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還看今朝 > 第八卷 第一百六十八節 攤上大事兒了
    劉丘富知道自己攤上大事兒了。

    怎么這么巧?

    遇上這樣一個閻王爺?

    說閻王爺似乎有點兒夸張了,一個市委組織部長似乎還斷不了人的生死,但是對于他們這些混仕途的人來說,這個市委組織部長還真的有斷人生死的權力啊,政治生命。

    劉丘富只覺得自己嘴里發苦,這是緊張到了極致之后的一種應激反應,他問過醫生,印象中只有幾年前在自己從鎮長升任黨高官是遭遇了一連串的檢舉被他知曉只有那一刻,才有了這種狀況,但是自己最終成功的熬過了這一關。

    現在自己又有了這種感覺,劉丘富知道自己麻煩大了。

    上一次過關,是徐書記還在當組織部長時,幫了自己一把,所以自己最終過關,但這一次呢?

    這才是最糟糕的。

    他們的車一直就停在那里,這幾個人,尤其是沙正陽就一直坐在車上看著自己幾個人的表演,這意味著徐書記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也被沙正陽看在眼里了。

    劉丘富當然清楚現在這段時間對徐書記對自己有多么關鍵,他對自己能不能當城關鎮黨委I書記順帶進入縣委常委已經不抱多少希望了,除非徐書記能出面想辦法幫自己擺平,可問題是徐書記自己這一次怕是也要遭遇麻煩了,而且這些麻煩似乎還是因為自己而起。

    如果不是因為自己攔車,手機被壓壞這一出,也許沙正陽就不會出面,可這種事情也值得他沙正陽出面?

    劉丘富想不明白,這個家伙太不按規矩出牌了。

    你要真看不慣,打個招呼,自己還敢說不按照你的意見辦?

    這個家伙就是存心里找茬兒的,這就是劉丘富的感覺。

    問題是現在怎么辦?需要不需要馬上向徐書記報告一下?劉丘富很清楚這事兒肯定沒那么簡單就完了,其后果會有多么嚴重,他無法預測,也不敢預測。

    一旦徐華龍的縣長夢因此破滅,他不敢相信徐華龍會如何著想,一旦認定這件事情是原因是因自己而起,那徐華龍會如何對自己?恐怕真的要把自己給活生生撕了。

    想到這里,劉丘富就不寒而栗。

    但恐怕也不至于走到這一步吧?劉丘富是知道徐華龍的能耐的,在市里邊人脈厚實,關系網很寬。

    沙正陽雖然是組織部長,很牛,和徐書記也不熟悉,但是總有人能和他沙正陽搭上線,他沙正陽也不是神仙,總有朋友親戚和熟人,只要有這個,就不怕。

    想到這里,劉丘富心里稍微踏實了一些,但他也知道即便如此,這件事情恐怕也會相當棘手,也為徐書記和自己平添了無限風險。

    這件事情如何向徐書記交代,也是個難事兒,想到這里,劉丘富越發痛恨自己怎么會突然鬼摸了頭了要去耀武揚威顯擺一下?

    *******

    克萊斯勒大捷龍疾馳在道路上,耽擱了這么久,估計回到市里邊都得要七點過了。

    坐在車上,微閉著眼,沙正陽心里很不舒服,但是卻又找不到合適的發泄窗口。

    像徐華龍和劉丘富這樣的干部,像今天這樣的現象,估計在漢都,甚至漢川都不鮮見,而且越是貧困落后的地方,這種自以為天最大老子第二的驕狂心態就更重,為人民服務喊得響,但實際上是嘴巴上形式上而已,很多干部還是管人者自居。

    哪怕是多年后,這種現象已經很大程度上被扼制住了,但是仍然時不時的還有各種奇葩人和奇葩行為冒出來,當然這也和那個時代進入了自媒體時代,監督更到位,曝光更多有很大關系。

    要改進漢都干部的工作作風,提升漢都干部素質,任重而道遠,甚至都不是自己能當一任組織部長能解決的問題,只能說自己當這一任組織部長,能夠及時意識到這個問題,可以有針對性的花大力氣來改善這一塊工作了。

    但是沙正陽也也不指望靠自己一己之力,或者花上幾年時間就能讓這樣一個多年沿襲遺留下的風氣就迅速得到改變,這不是漢都市乃至漢川省一個地方的問題,而是普遍性的問題。

    只不過在沿海地區隨著經濟發展外來投資增多,更加開放,相對要好一些,而在內陸地區更為突出一些罷了。

    現在漢都要做的就是要徹底改變這種局面,哪怕花再大的力氣也要去做這件事情。

    打造一個真正可以媲美深圳、蘇州、上海那樣的投資營商環境,不是靠發幾份文件,嘴巴喊兩嗓子,在電視和報紙上宣傳幾回就行的,這種根深蒂固的積弊要徹底根除,一要持之以恒的大力氣來解決,二需要時間,三需要更加開明的形態來推進改革開放,加快經濟建設。

    自己這么下來一趟都能碰上這種事情,你可以想象得到,這類特權思想和官本位心態在下邊有多么濃。

    車上幾個人的表情都不是很好看,特別是凌子峰。

    遇上這種事情,肯定誰心里都惴惴不安,沒有誰能預料到以后還會有什么余波冒出來。

    但根據凌子峰對沙正陽的了解,嗯,準確的是說他對沙正陽以前工作履歷的了解,這個人恐怕不會輕易罷休,而且這也能從對方的表現方式略窺一斑。

    一般的領導遇到這種事情,哪怕是內心再不滿意再不高興,都不會以這樣一種近乎于兒戲,甚至可以說是一種不太成熟的方式來處理。

    沙正陽能夠走到這樣高的位置,當過縣長,干過市委秘書長,現在又在組織部長位置上呆著,你要說他不成熟,不懂這里邊的人情世故,沒人會相信。

    這只能說明,沙正陽對這種情況的容忍度很低,所以對這件事卻極為不滿,甚至可以說極為憤怒,所以才會以這樣一種特立獨行的方式爆發出來,甚至可能就是要用這種方式來體現他的憤怒。

    所以凌子峰判斷,劉丘富基本沒戲了,別說相當縣委常委,估計就是他這個陽和鎮黨委I書記都懸了,這都再其次,關鍵在于徐華龍。

    徐華龍基本上是鐵板釘釘要當這個華陽縣長的,這如果因為今天的事情被撬掉了,那真的是會弄得沸反盈天的。

    華陽縣不比其他縣,號稱漢川第一縣,經濟實力連續十多年都是全省第一,當了這個華陽縣長,如果再能接任縣委I書記,那么漢都市領導的位置基本跑不掉,再不濟都能弄個副市長當一當,如果表現好一些,組織和領導認可度高一些,直接進市委常委都有可能,這不是沒有先例的。

    徐華龍很有能耐,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和沙正陽甚至都還有些相似之處,都是搞經濟工作出身,提拔速度也很快,現在也不過四十五,正值壯年,一旦踏上華陽縣長的位置,未來前途不可限量。

    而且他原來也有貴人扶持,黃誠和許晉九都對他青眼有加,哪怕是茅向東都對他有比較深的印象,這樣一個人物,若是和沙正陽碰撞起來,只怕真的就是驚天大對決了。

    沙正陽當然也意識得到這一點。

    華陽歷來出干部,原因很簡單,就是憑借這它優良的經濟表現。

    它的縣委I書記基本上都是升任了市領導。

    許晉九就是原來的老華陽縣委I書記,包永惠原來就是華陽縣的宣傳部長,調任驛城擔任縣委副書記,然后成長起來的,另外一名老資格的副市長鐸成山也是從華陽縣委I書記升任的,而且上一任的華陽縣委I書記廖凡英直接出任市委常委兼,后來調任巴原市委I書記。

    而且市里邊也有往華陽縣下掛干部鍛煉的習慣,比如郭業山,甚至連孫妍當初也是有意到華陽去掛職鍛煉的。

    可以縮華陽出來的干部在漢都市里邊是很有影響力的,甚至還隱隱有一種感覺,那就是華陽出來的干部都是能搞經濟工作的,當然這種情形在這兩年正在慢慢被高新區和經開區的表現所壓制。

    雖然這幾年華陽縣仍然是牢牢占據著漢川第一縣的位置,在漢都市里更是老大,但是不容否認,高新區和經開區的迅猛發展成功壓過了華陽的風頭,而華陽這幾年的發展速度也的確有些放緩,當然原因是多方面的,但其自身內部肯定也有問題。

    徐華龍和劉丘富這種要人脈有人脈,要能力也有,若是在日后的工作中因為今天的事情而起了嫌隙,只怕自己這個組織部長很多工作都不那么好開展了,這恐怕會是很多人告誡自己的,但是沙正陽卻不太在意。

    他在意的只是自己的意愿能不能實現。

    地球離了誰都要照樣轉,如果不借助這樣一個機會來殺一殺這股風氣,樹立一下威信,那自己這個組織部長才是不合格的,而漢都市下一步的工作也恰恰需要這樣一個典型范例來好好整肅一下風紀。

    當然,沙正陽也知道這只是自己現在的一個主觀想法,徐華龍這類人在漢都市里肯定也營造出了很厚實的人脈圈,自己縱然是組織部長只怕也不是那么輕易可以動的,所以這還要看下一步的發展,但無論如何,徐華龍和劉丘富都在沙正陽心目中已經被打了一個叉。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