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還看今朝 > 第四卷 第一百三十五節 “巡視”,朱門
    桑塔納拉著二人緩緩地沿著駛過復興大道東西段的交匯處,沙正陽和丁希慎的目光里的味道各不相同。

    沙正陽的目光里是明澈而冷靜的,而丁希慎則是略帶迷惘的感慨。

    剛才他們一起去快速“巡視”了一遍市經開區,感受越發深刻了。

    雀巢工業園的規模初成,而遙遙相對的卡夫食品工業園正在奮力追趕,看樣子頂多再有三個月,這座規模和投資都不輸于雀巢食品產業園的大型工業園也要落成。

    這都在其次。

    丁希慎看到的是圍繞著雀巢食品工業園和卡夫食品工業園兩大園區周邊遍地開花的食品企業。

    臺資旺旺食品和徐福記是其中的佼佼者,還有一大批企業沿著那條橫路——啟航路分布開來。

    這讓丁希慎真有點兒徹夜難眠的感覺。

    市經開區那邊真的是在經歷著日新月異的變化,反差如此之大,不能不讓人感到心焦。

    丁希慎還看到了還在不斷擴建二期的華眾電子,這據說是宛州市委市政府最看重的一個項目,一期投資雖然不及雀巢和卡夫,但是其重要性卻絲毫不亞于雀巢和卡夫,這代表著宛州市委市政府的主導產業發展方向。

    華眾電子的一期從今年一月就動工興建,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只用了四個月時間不到就建成了標準廠房,然后就開始搬遷入生產線。

    幾乎沒有間隙就又啟動了二期建設,這是MPEG解碼芯片生產基地。

    “縣長,聽說華眾電子計劃今年就要實現銷售收入2億?他們怎么實現?”對于這一個目標,丁希慎簡直覺得無法想象。

    “老丁,華眾電子承接了原來聯想公司的萬門程控交換機所有項目資源,實際上是漢海高科的一個生產企業,程控交換機你知道么?那個市場太大了,2個億根本不算什么,明年實現10億也很正常。”沙正陽平靜的道。

    這不是虛言。

    實際上從1992年開始,中國電信設備市場就開始進入了一個高速發展的階段市場,整個市場容量急速擴張,但是局用交換機基本上被愛立信、A&TT和NEC等國外巨頭所占領。

    據說1993年這幾家國外企業就從中國大陸電信設備市場實現銷售收入100個億以上,這都是真金白銀被國外巨頭們撈走。

    這種在國外已經屬于成熟到已經沒有多少創新的技術設備卻能在中國大陸賣出天價,其利潤率有多高一般人也都無法想象。

    正因為如此,北聯想和南華為才都一頭扎了進來,開始了他們程控交換機研發歷程,而且幾乎是都在同一時間段,即1993年下半年,兩家都拿出了各自的產品。

    但這個時候華為技術顯然還無法和有著中科院和極其豐厚資源的聯想叫板。

    華為雖然在義烏開局,但是問題卻層出不窮,但是華為卻憑著他們不計成本的售后服務,硬生生打出一片天下。

    而相比之下,原本在廊坊開局相當美好,卻因為內部機制和路線之爭,呈現出一個詭異的高開低走之勢,硬生生被華為破局反超。

    如果不是沙正陽果斷出手成立漢海高科來接納了即將被聯想掃地出門的這幫“余孽”,聯想的這萬門程控交換機技術早就束之高閣,最終不知所終了。

    正因為漢海高科把中科院、復旦微電子這幾家都拉了進來,加上東方紅、華峰、高升幾家的資金支持,將整個程控交換機技術全部轉讓給了漢海高科的生產基地——華眾電子。

    這也是當初沙正陽給漢海高科提出的唯一要求,那就是總部和研發基地都可以放在滬江,但制造基地要放在宛州。

    即便是這樣華為利用聯想94年前期的混亂局面已經成功的打開了市場,光是去年華為在程控交換機市場就已經取得了8個億的銷售收入,和陷入停頓階段的聯想已經拉開了距離。

    當然當下國內企業最主要的敵人仍然是A&TT、愛立信這些國外巨頭,從今年開始聯想在程控交換機方面的技術和資源全數交給了華眾電子,所以華眾電子也開始大舉進入了國內交換機市場。

    按照他們的預計,光是程控交換機市場,今年華眾電子就有望實現2.5億甚至3億,明年要爭取實現10個億,要和華為徹底聯手對付國外那些巨頭們,在未來幾年里將市場徹底掌握在國內企業手中。

    之所以華眾電子對外宣稱2億也是擔心這個目標聽起來太過駭人,不愿意被太多的目光關注,所以才稍稍壓了一壓。

    “這樣好的項目,落戶哪里不一樣?為什么要落戶到宛州?”對這一點丁希慎也覺得很不可理解。

    宛州市經開區和真陽縣經開區相比的確強很多,但是你要和滬江、蘇州、青島、寧波這些城市比,就簡直不值一提了。

    這樣好的項目,你宛州何德何能能把人來引到宛州經開區來?就算是你市高官市長出面也一樣不行。

    因為這涉及到如此大的銷售收入以及潛在稅收和GDP,哪怕是蘇州、寧波這樣的城市,一樣會趨之若鶩,市高官市長一樣可以為之出面搖旗吶喊。

    “不要小看我們宛州嘛。”沙正陽淡淡的道:“宛州電子電器產業基礎還是有的,真陽經開區我看了,不也就有十多家和電子電器相關的企業么?”

    “沙縣長,真人面前不說假話,的確有十來家企業和電子電器相關,但是總的來說技術水平低,科技含量少,缺乏競爭力,只能靠價廉來競爭,所以我對此一直很憂慮。”

    丁希慎嘆了一口氣。

    “實際上袁書記對這個情況也一樣心知肚明,否則怎么會這么心急火燎的要想讓你來把經開區工作抓起來,再拖下去,只怕真陽經開區的這些情形就要被外界看穿了,到時候淪為笑柄,那恐怕很多人都要下不了臺了。”

    丁希慎把情況和盤托出,倒是讓沙正陽略微吃了一下驚。

    不過對這個情況他早就有了解,實際上你也不可能對真陽縣經開區要求太高,搞企業不是光靠嘴巴皮子翻就能把人家忽悠來的,你的要讓投資商來你這里投資建廠之后有利可圖,這是最基本的要求。

    “老丁,不要氣餒,只要有就是好事,就怕一點兒底子都沒有,那要活生生的新近發展,那才是高難。”沙正陽很坦然的道:“我已經有了一些想法,甚至也有一部分項目在接洽,但關鍵就是要把縣經開區重新規劃,盡快建設,尤其是和市經開區毗鄰的區域,更是要馬上動起來。”

    “你有想法了?呃,還有項目?!”丁希慎覺得這兩年里,自己聽到最美妙的話就是沙正陽的這句話,有項目了!

    這兩年里真陽縣經開區也不是一個項目都沒有,但是不容否認的是項目質量都不是很好,而且規模都偏小。

    投資大多在100萬到300萬之間,超過300萬的就干脆沒有。

    而且即便是這類阿貓阿狗,也都不是那么容易拉到手。

    “淡定,老丁,淡定,好歹你也是咱們真陽縣的縣委副書記,還是咱們這么大一個真陽縣經濟技術開發區的黨工委I書記,得有點兒矜持吧?”

    見丁希慎的表情激動,沙正陽也估摸著這市經開區的成功的確給了他極大的壓力和刺激,今天驟然聽到這個消息,就有些失態了。

    “矜持?我真特么想說矜持值幾個錢了!”

    丁希慎很難得的失態一回,既然失態了,語言上也就沒有那么多顧忌了,干脆想說啥就說啥。

    再說了沙正陽現在和他也算是困在一條繩上的螞蚱,二人沒有任何利益沖突,所以有些話也可以敞開說。

    今天驟然聽到了沙正陽帶來這樣一個消息,他終于有些忍耐不住了。

    “至于么?”沙正陽啼笑皆非。

    “太至于了,你這是飽漢不知餓漢饑,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市經開區吃香的,喝辣的,何曾想過我們縣經開區還在這邊餓得眼冒金星呢!”

    丁希慎毫不客氣的懟回去。

    “站著說話不腰疼,縣長,你在這真陽多呆兩天就知道縣里和市里的差別有多大了!”

    “放心,我在這真陽不是要呆兩天,而是要呆幾年,有的機會來體會縣里和市里的差別,沒準兒我還能體會到縣里勝過市里的滋味。”沙正陽悠然中帶著強烈的自信。

    “呵呵,縣長,看你這么自信,我心里也踏實了不少啊。”丁希慎點了點頭,“別說那么多虛的,說實在的,你說的那兩個項目是哪一類的,投資規模有多大?”

    沙正陽真被對方給弄服了,這簡直是迫不及待啊。

    “老丁,就算是現在人家愿意來,我也不敢要啊,我們這邊的基礎設施根本還未完善和配套,你剛才也看到了,就這么一線之隔,察覺如此大,我們必須要把這些短板迅速彌補起來我才敢邀請人家來啊。”沙正陽正色道。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