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網游小說 > 無恥術士 > 第一百四十九章 通古斯的詛咒
    仿佛一場大夢驚醒,伊芙琳眼里寫著太多太多的茫然和迷惑。

    她的身體似乎在悄然之間發生了改變,她的心底產生了一絲明悟,卻又帶來了更多的困擾。

    不過好在她的意識仍然清醒,知道事宜輕重緩急。

    “謝謝你。”她低聲說了一句。她這是在感謝徐楠替她打掩護。剛剛伊芙琳的狀態著實很古怪,這對一個領地的領主來說,其實是有些不妥的。

    徐楠搖搖頭,表示無須在意。

    臺上,米倫的傾訴已經來到了最重點的部分。

    而在這之前,他否定了奴裔和血裔的說法,只是說在某個一時間段里,阿特薩姆家族內部分裂成了兩派。

    其中一派因為執著于某個計劃,而變得激進瘋狂,變得非常危險!

    那個時候,城堡里人心惶惶,雙方爭執不休,甚至出現了打架斗毆的事件。

    但奇怪的是,似乎沒有人能意識到這一點,沒有人站出來結束這個局面。

    而那個計劃聽起來有些瘋狂:那就是通過喚醒已經隕落的霜巨人,從而復活先祖阿特薩姆!

    這一派被稱為“復活派”。

    他們認為自己是霜巨人血脈的最純正繼承者,而像阿特薩姆這樣的半神英雄,就這么死去對北大陸而言是最大的損失。

    他們似乎是得到了某樣東西,從而找到了指向霜巨人隕落之地的線索。

    如果能復活霜巨人,那么作為對應領域的阿特薩姆應該也有了復活的契機。在家族的典籍之中,阿特薩姆的確是霜巨人的孩子,所以才有那么勇猛的實力。

    這個計劃聽起來沒什么問題,但執行的人,卻是一群凡人。

    他們或許是英雄的后裔,但他們本身仍然是凡胎肉體。那個時候,阿特薩姆家族已經瀕臨沒落,家族里最高的職業者,大概還是個十幾級的戰士。

    至于施法者,阿特薩姆家族向來不以誕生智者出名。

    很顯然,在執行復活儀式、獻祭典禮這些事情方面,施法者是非常有必要的。

    于是復活派們找到了一個強大的法師,懇求他幫忙復活霜巨人。

    那個法師答應了,他住進了城堡里,并開始了自己的一系列實驗。

    然而對于不認可復活派的計劃的保守派們來說。

    噩夢開始了。

    ……

    “我雖然未曾經歷過那段被老人們稱為噩夢期的年代,但也能從祖父和父親口中聽聞到當年的可怕情形……”

    “城堡里每天都在死人,下水道里的污水是紅色的,下雨天墻壁發潮的時候,甚至會長出紅色的青苔,大量的禿鷲從西方飛過來,他們趕走了烏鴉,占據了塔尖……”

    “有人失蹤了,有人發瘋了,半夜里時常傳來怪異的笑聲;而復活派們對此視若無睹,他們瘋了,他們只是想要一心復活霜巨人和阿特薩姆。”

    米倫的聲音很平靜,但在徐楠的法術加持之下,越是平靜的敘述,在這種場合傾訴出來,卻越顯得詭異森冷。

    在場眾人仿佛能親身感受到當時壓抑的場景似的。

    “終于有一天,保守派忍不住了。我的先祖們,他們提出了異議,他們認識到光靠一群凡人去復活神明是不可思議的事情,更何況逝者已矣,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使命,強行復活先祖的意義到底在哪里,仍然是一個未知的謎團……”

    “呵呵,一開始,他們還試圖和復活派們講道理,但后面,他們發現復活派的眾人已經徹底陷入了極端狂熱的狀態。他們開始不聽任何道理,并且對那個法師言聽計從。”

    “我的祖先們在倉庫和酒窖里發現大量的無辜者的尸體。他們爆發了。”

    “然后就是一場戰斗。在那場戰斗中,阿特薩姆家族死傷慘重,整個城堡里都彌漫著令人恐懼的血腥味。戰斗的過程,我并不了解,我只知道保守派最終慘勝了。”

    “他們放逐了復活派。”

    “他們試圖殺了那個妖言惑眾的法師,卻發現了一個更駭人的秘密。”

    米倫咽了一口唾沫,看著小茉莉,嘴角掛著嘲弄:“那個所謂的能復活霜巨人和阿特薩姆的法師,其實是一個魔鬼。”

    “那個魔鬼,我不能提他的名字,但他確實是存在的。他在暗中蠱惑了阿特薩姆的族人,大部分復活派的成員都中了他的法術,靈魂歸宿都被送往了九重煉獄!他的目的不得而知,但他對于保守派的眾人打斷了他的計劃顯得非常惱怒。”

    “最終,他也被放逐回了地獄,但付出的代價是慘重的。”

    說到這里,米倫顫顫巍巍地捋起袖子,在手肘下方,出現了大片大片的鮮紅色。

    “他給剩余的阿特薩姆家族留下了一個詛咒。”

    “身負詛咒之人,再強大,也會伴隨著歲月的流逝而虛弱下去。從一開始就注定了,沒有人可以改變。”

    “從那以后,阿特薩姆家族就再也沒有出現過偉大的戰士。”

    米倫的聲音微微一頓:“我的故事講完了。”

    “我其實真的很好奇,奎爾拉斯先生究竟是從哪里聽到的血裔和奴裔的故事,呵呵,血裔?竟然把那群試圖復活死去的神的人稱為血裔……而我們,竟然稱為了謀反作亂的奴裔的后代?”

    奎爾拉斯皺眉,似乎事情超出了他的預料。

    還沒等他開口,小茉莉有些生氣地站出來了:

    “你說謊,事情不是這樣的!”

    “而且復活偉大的霜巨人先祖有錯嗎?復活阿特薩姆有錯嗎?那是我們的神,那是我們的英雄!”

    “那是我們的信仰!”

    臺下的庫特林人也不由自主地跟著點頭。

    雖然米倫的說法令他們有些動搖、同情了,但一想到霜巨人或者阿特薩姆如果可以復活,似乎也是一件激動人心的事情。

    而保守派的態度則是有些令人玩味了。

    身為后代,不想著復活祖先,是不是有些不太對勁?

    “有錯!”米倫的聲音陡然提高了一個八度:“而且錯的離譜,錯的可笑!”

    小茉莉怔怔地站在那里,她張張嘴吧,想要反駁米倫,然而卻沒有了機會。

    “我們只是一群凡人,是,我們是英雄的后裔,但我們沒有繼承他的神性,我們缺乏力量和智慧。”

    “在力所能及的情況下,先祖的復活當然是好事,但是這并不意味著就可以鋌而走險。”

    “更何況,你們信仰的,真的是我的先祖嗎?”

    “你們信仰的,是阿特薩姆這個人,還僅僅是這個符號呢?”

    米倫有些歇斯底里地大聲道:“你們憑什么覺得,霜巨人或者阿特薩姆復活,冰風領就會變得更好呢?”

    這話多少有些大逆不道了,但在場眾人沒有人反駁他。

    因為徐楠的禁言術還沒結束。

    小茉莉則是傻傻地陷入了沉思。

    噴完之后的米倫顯然感覺很良好。

    “你們對真相一無所知。”

    “卻還喜歡指指點點。”

    “不覺得可笑嗎?”

    他咳嗽了兩聲。

    奎爾拉斯看著米倫:“我能知道你口中那個魔鬼的名字嗎?”

    米倫呵呵一笑。

    他沒有第一時間回復奎爾拉斯,而是看向了天上。

    “謝謝您,給了我開口的機會。”

    他看著徐楠說。

    徐楠輕輕頷首,忽然間,超靈視界之中,他看到了大量的淡橙色的要素正在飛快地往自己的身體里聚集!

    那是——【感激】要素!

    原本他還沒想好第三種要素選擇哪種,但米倫少爺身上的意外大豐收替他解決了這個問題。

    超靈視界之中,感激要素累積的快的嚇人。

    幾乎是短短幾個呼吸間。

    【超靈感激:1階MAX】

    “成了。”

    徐楠有點不敢置信。

    ……

    “我不能說那個魔鬼的名字,說出來之后,我可能會死,那個女孩,也會有很多麻煩。”

    米倫輕聲道:“說起來您還沒回答我呢,您的那個故事,是從哪里聽來的?”

    奎爾拉斯皺了皺眉:“我會去證實的。”

    “事情和我想的確實有些不太一樣……”

    “證實??”米倫譏笑道:“然后呢?再來一次公眾注視下的對峙嗎?”

    “得了吧,奎爾拉斯先生,說出你的來意。”

    “你想要扶持那個小女孩坐上阿特薩姆家族家主的位置,難道不是為了【時之鼓】而來的嗎?”

    在聽到時之鼓三個字的時候,徐楠明顯注意到,奎爾拉斯的精神狀態發生了劇烈的波動。

    超靈視界之下,哪怕是強大的神術師也無法掩蓋全部的情緒波動。

    “果然,他是另有圖謀。”

    徐楠想著。

    “時之鼓的確對我很重要。”

    奎爾拉斯坦然道。

    “那就給你吧。”

    米倫忽然怪笑一聲,直接不顧身邊老人的阻攔,從上衣口袋里取出了一只精致的懷表來!

    他就這么把懷表往小茉莉那邊一扔。

    后者有些驚訝,旋即愣愣地抓住了那只懷表。

    “我累了。讓這個小女孩當什么家主也無所謂。”

    “你們這些人,其實真的挺奇怪的,難道你們活著不是因為自己的意志,而是那些虛無縹緲的神明啊、先祖啊、英雄之類的玩意兒嗎?”

    “對了,奎爾拉斯先生。你不是想知道那個魔鬼的名字嗎?”

    說到這里,米倫忽然怪笑起來:

    “我改主意了。”

    “它的名字叫,通古斯。”

    那一瞬間。

    怪異的呼嘯聲仿佛從千萬個世界之外襲來。

    恐怖的寒意沖天而起,連帶著整座冰風領的山脈都顫抖了起來!

    廣場上的人們驚駭地發現。

    不知從何時起,一只眼白部分鑲刻著大量蚯蚓狀文字的碩大眼球,就這么突兀地出現在了橡樹廣場的高空之上。

    俯瞰眾生。

    ……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