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網游小說 > 無恥術士 > 第三十七章 哇,真的有登云艦哎!
    啪!

    響亮的巴掌聲在屋子里響起,施三小姐揉了揉發腫的手掌,不動聲色道:“清醒了沒?”

    呂軍毅揉了揉微紅的臉,瞪著眼看著施方霖:“你這個死人妖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我剛剛還和凡妮莎公主卿卿我我來著……”

    “我靠!怎么這么多人圍觀!徐楠同志,你來解釋一下。”

    徐楠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現在的呂軍毅,跟大熊貓也沒什么區別了,明明睡了這么久,卻一臉縱-欲過度的樣子。鬼知道他做什么春夢,能把自己搞成這個樣子。

    “還奧術帝國的公主,還登云艦呢。”

    “知不知道,哪怕在普羅世界,奧術帝國也被放逐了幾千年了?”

    “你要是能遇到奧術帝國的公主,怕也是上千歲的老奶奶。”

    徐楠冷笑道:“既然你醒了,有些事情就不得不說清楚。”

    “獸醫執業資格是怎么回事?”

    “你們幾位女士先回避一下,接下來的場面可能非常血腥暴力,少兒不宜。”

    秦樂樂吐了吐舌頭,不由分說拉著顧曉萌跑出去了。

    兩人跑到外面,大眼瞪小眼。

    “還我內褲!”顧曉萌弱弱地抗議道。

    “戀愛與少女之神是什么神?”秦樂樂盯著她:“都戀愛了,還能是少女嗎?”

    顧曉萌瞪大了眼睛:“為什么不能?戀愛和少女沖突嗎?”

    秦樂樂一臉羞澀:“當然沖突啦!比如現在,我和徐楠戀愛了,我就不是少女了……我已經是女人了。”

    顧曉萌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

    一旁悠悠走過一只叼著竹子的大熊貓:“別聽她的,她還是個黃毛丫頭。”

    秦樂樂氣急敗壞道:“你出來干什么!”

    阿湯挺了挺胸,奇怪地道:

    “我也是女士啊!”

    ……

    “所以現在的情況是,顧曉萌反而纏上你了?戀愛與少女之神?聽著就很廢柴啊。”

    小屋子里,剩下三個死黨之后,終于可以正經嚴肅地討論一些問題。

    呂軍毅喝了一口水,有些百思不得其解:“問題是那個神看上你哪一點了?要你做她的選民?”

    徐楠摸了摸臉:“可能是每一點吧。”

    施方霖冷笑道:“徐楠,你變了。比以前不要臉多了。”

    下一秒,他看著呂軍毅:“聽說讓你幫忙做個手術,就能變成職業者?”

    呂軍毅想了想:“好像是這么回事。”

    施方霖:“那我要當法師。”

    呂軍毅怒道:“這東西又不是我能控制的。”

    “那你現在有力氣動手術嗎?”施方霖殷切地看著他。

    呂軍毅勉強抬了抬手:“過兩天吧,不知道為什么,身體虛得很。”

    “咱沒事兒也別動什么大手術吧,回頭就給你切個闌尾就得了。”

    徐楠冷笑道:“三小姐,你確定要讓這個獸醫給你切闌尾嗎?”

    呂軍毅反駁道:“獸醫怎么了?我手術經驗豐富著呢,論切闌尾,我真的不比誰差!在國外實習的時候,我給一個牧場的馬和騾子切了闌尾呢!”

    徐楠和施方霖的嘴角微微抽搐,如果不是看在呂軍毅一副大病初愈的樣子,恐怕拳頭早就下去了!

    考慮良久,施方霖終于決定道:“那就動個小手術吧。”

    呂軍毅得意地笑了。

    施方霖道:

    “剪指甲算外科手術嗎?”

    他伸出十只青蔥玉指,修長的指甲美如畫,真誠地看著呂軍毅。

    ……

    一頓插科打諢。

    三人聚在一起,把已知的消息共享了一下。三小姐是徐楠喊過來幫忙設計地下城的,目前還不是職業者,所以聽得多,說的少。

    徐楠知道的東西是最多的,但能說的很有限。

    于是就剩下了滔滔不絕的呂軍毅。

    從他口中,徐楠有些驚訝地知道了,小呂同志的職業,居然還真的和奧術帝國有關。

    【工業法師】。

    一個在普羅世界非常陌生的詞匯,只有在奧術帝國最巔峰的時候,對法師流派劃分最細微的年代,才有的職業。

    相對于其他法師,工業法師專精于工業級產品的制作與維護,比煉金術士高明了不知道多少層次。

    他們掌握的法術,也是專門用在這方面的。

    比如登云艦上的殲星炮。其中一半是消耗登云艦自身的能源,另外一半,則由熟練的高等級工業法師來提供法術支持。

    但工業法師的培養對資源的要求極高,目前呂軍毅掌握的法術也寥寥無幾,而且消耗非常巨大,每施展一個法術,他大概就幾天不能施法了。

    “總的來說,就是搬磚的。”三小姐對呂軍毅的職業進行了高度而精準的評價。

    “如果咱們有一艘登云艦,倒還能讓你發揮一下余熱。現在,還是想著我能繼承什么職業吧!”施方霖在旁人面前是高冷面癱,唯獨在呂軍毅面前,表情總是很豐富。

    徐楠曾一度懷疑自己這兩個好友是奇奇怪怪的關系,后來才發現……

    他們可能真的是那種關系!

    “登云艦……登云艦……”說到這個詞,呂軍毅整個人仿佛著魔了一般,抓著頭發,痛苦地說:“有什么很重要的東西,被我忘記了。”

    施方霖眉頭一皺,按住他的手:“你先冷靜下來……”

    呂軍毅突然跳起來,大吼道:“對了,我記得夢里,凡妮莎公主和我說過,她要許我一艘登云艦當聘禮的!”

    徐楠被呂軍毅秀的頭皮發麻,忍不住狂揉太陽穴:

    “你也知道那是在夢里!”

    突然間,大地顫抖起來。

    外面傳來秦樂樂大呼小叫的聲音,還有矮魔們驚恐的哀嚎聲!

    “怎么了?”

    徐楠一馬當先沖了出去。

    但見矮魔們的自建房營地處,一塊奇異而巨大的金屬正在拔地而起,似乎有什么東西,正在緩緩地破土而出!

    它的速度并不快,但最神奇的是,雖然大地顫抖,但這么巨大的東西在地里行進,造成的破壞并不巨大。

    一開始引發的矮魔們的騷亂,也只是因為這塊金屬地突然出現而已!

    徐楠命令矮魔們撤離。

    一行人盯著那塊金屬不斷從未知處生長出來,末了,一個有些熟悉的徽章出現在金屬上。

    【落日余暉】。

    這是奧術帝國的標記!

    伴隨著那塊金屬的不斷破土而出,眾人看的不約而同地張大了嘴巴。

    一節造型奇異的艦身,就這么出現在了徐楠的地下城上!

    看樣子,還有大半部分,埋在地下!

    “哇,真的有登云艦哎!”

    秦樂樂拍手叫好。

    剛剛被施方霖從屋子里扶出來的呂軍毅,一聽到這話,提起褲子拔腿就跑。可惜沒跑幾步就虛弱無力地摔在地上了。

    就在這個時候,啪的一聲,艦身側翼,門開了。

    一股蕭索而古老的氣息,撲面而來。

    “滴滴滴!”

    “檢測已抵達目的地,自動導航關閉。”

    “系統檢測中……檢測失敗……”

    “【流火】已與帝國失聯4982年……”

    干澀的機械聲,從登云艦里發出來,門雖然開了,但是徐楠卻沒有看到任何一個人出現。

    他大著膽子靠過去。

    “檢測到盟友血脈,是否獲取登云艦【流火】的臨時權限?”

    淡紅色的光輝集中在徐楠身上,徐楠心中一動:“盟友血脈?我的血脈和奧術帝國是盟友嗎?”

    機械聲回答:“奧術帝國自創立之初,便和失樂園簽訂了攻守同盟協議。”

    徐楠面色一喜。

    誰知道下一秒,機械聲平淡無奇地說:“然而在過去數千年里,失樂園不斷抄襲奧術帝國的作品,帝國高層對此非常不滿;在最終一戰中,本該出兵的失樂園選擇了袖手旁觀,導致奧術帝國永久被神明們放逐……”

    “停停停!”徐楠可不是來聽它數落羅恩術士的黑歷史的!

    盡管他也覺得,這些黑歷史很符合羅恩術士們的風格就是了。

    “你們現在究竟是什么情況?為什么你會出現在這里?”

    徐楠問道。

    “未知。流火已抵達目的地,請相關人士接手登云艦。”機械聲回答。

    “原來是沒有人的啊。”呂軍毅大喜過望:“我就說,凡妮莎公主許我一艘登云艦啊,應該就是它了!”

    “我來接手登云艦!”

    他急匆匆地跑過去,結果被一陣電療給轟了出來!

    “不符合接手條件!”機械聲冷若冰霜。

    徐楠試著自己上,卻發現被允許通過了。

    他獲取了這艘登云艦的臨時控制權限。

    奧術帝國的人還是仗義啊,失樂園的人都這么坑了,他們設計出來的登云艦,居然還允許盟友登船?

    徐楠心中感慨。

    秦樂樂跑過來:“徐楠徐楠,我要見識見識傳說中的殲星炮!我聽說奧術帝國最頂峰的時候,曾用殲星炮轟掉過幾個神明的天界神國!”

    機械聲自動回答:“殲星炮已被摧毀,武器系統徹底癱瘓;動力系統癱瘓;導航系統癱瘓;飛行系統癱瘓……”

    徐楠大喊一聲:“停!”

    “你就說說還有什么系統是能用的吧。”

    機械聲沉默了很久,才回答道:

    “……中央空調系統。”

    ……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