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網游小說 > 無恥術士 > 第四十八章 上陣父子兵
    坦白的說,徐楠對這位“導師”的印象不太好,雖說這位在娛樂圈混那也是十年前的往事了,后來干脆銷聲匿跡,也沒給大眾添多少堵。

    但在徐楠的預想中,千芒社的前輩,應該是軍隊背景,一絲不茍的軍人吧?

    很顯然,他對千芒社的構架認知出現了偏差。

    千芒社的確有軍隊背景,但一開始,仍然是民間的草臺班子。普羅世界初步將目光投向地球的時候,地球便誕生了第一批職業者。

    這些人遠在徐楠他們之前覺醒。

    他們中的有些人甚至在機緣巧合下去過異界,最終都被千芒社收編了。

    當然,也有不識趣的,現在不是被軟禁,就是已經身首異處了。

    一開始的時候,上頭對這些事情的態度還是曖昧不清的,一直到軍隊的介入,開始大范圍對異界情況進行摸底之后,千芒社才算正式站穩腳跟。

    而在這個過程中,軍隊的職業者不斷涌入,在一定程度上稀釋了千芒社的民間人士的比例。

    但這不代表千芒社的所有職業者,都是敬業的軍人。

    事實上,千芒社暗中收編的很多職業者,都是來自其他行業的。

    比如,徐楠眼前這位,就有些特殊。

    張瓔珞隱約給徐楠提起過,術士這個職業,其實在千芒社內部,的確有些不受待見。

    依靠血脈覺醒,培養起來完全無跡可尋,而且風評很不好。

    是以,在千芒社內部,術士都是屬于被很多人孤立的一個小群體。

    吳三炮就是一個例子,否則不會一見面就吐槽了。

    他當然不會是無處傾訴,要找徐楠嗶嗶;徐楠很清楚,吳三炮多半是在給自己打預防針呢。

    千芒社內部,可能沒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好。

    不過無妨,不受人待見無所謂,其實徐楠反而不想太受人關注。他的性子也是如此,在組織里混一混,劃劃水,蠻好的。

    悶聲發大財才是他的風格。

    所以他關心的東西比較實際,張瓔珞和吳三炮相繼提到的訓練營,便是他最關心的東西。

    ……

    “訓練營的話,其實也沒什么,就是操練操練你們這些新手的地方。沒什么好介紹的,你到了地方就知道。”

    或許是上了年紀,吳三炮比徐楠想象中好說話的多:“這一次,我們招到的術士就三個,其余兩個都是軍方背景的二代子弟,就你一個政治面貌是群眾,所以就分配給我了。”

    “老實說,術士這個職業,我也覺得操蛋的很,我雖然比你早很多年獲得職業傳承,但摸索起來仍然一頭霧水。”

    “對了,你現在是3級?”

    徐楠點點頭。

    “你之前是怎么晉升的?”吳三炮好奇地問。

    徐楠有些尷尬。

    他總不能說,自己是做羞羞的事情才能晉升吧?

    “算了,看你一臉懵逼的表情我就知道你也是稀里糊涂的。”

    吳三炮開了一瓶酒,在徐楠示意自己不喝酒之后,也沒有勉強,自顧自喝起來:“我作為你現階段的導師,只能給你一點點秘訣。”

    徐楠洗耳恭聽。

    “刺激!”

    吳三炮在徐楠耳旁低語道。

    徐楠面露不解之色。

    “術士的血脈需要強烈的刺激,甭管是外界刺激還是內在刺激,都可能引發血脈的蛻變。”

    吳三炮侃侃而談:“最簡單的,舉個例子,強烈的感情沖突——再具體一些,失戀。你失戀過么?”

    徐楠搖頭,他還沒談過戀愛呢,活脫脫純情小處男一個。

    “很多術士初次覺醒血脈,都是遭遇了強烈的情感刺激,有的是親人去世,有的是初吻初戀或者初次做-愛,也有的人比較特別,需要劇烈的疼痛才能覺醒血脈……”

    “比如咱們部門里一個同事,明明早早繼承了血脈,但是怎么都沒辦法覺醒,后來我有一天拿鞭子抽了他幾下,他就突然覺醒了……”

    “每個人的覺醒方法不太一樣,但大致上都和刺激有關。當然,每個人的刺激點不一樣,需要自己摸索。”

    吳三炮聳聳肩:“我能說的就這些了。”

    徐楠若有所思。

    別看吳三炮說的不多,看似都是廢話,但對術士血脈的描述讓徐楠隱約觸及到了某些核心秘密。

    “當然,經過這些年的摸索,咱們部門也有一系列的速成覺醒流程了。”

    吳三炮繼續補充:“等你從訓練營里出來,我帶你去過一遍這個表,到底能覺醒幾級就看你天分了。”

    “術士就是這樣的,除了覺醒,也沒有其他修行方式了。”

    徐楠看了看那個表,還別說,上面分門別類的項目還挺多——

    【飆車、蹦迪、鞭笞、vr觀影、戀愛教學、性啟蒙、高溫炭烤、冰川挑戰……】

    花樣繁多,目不暇接。

    有些項目,徐楠看著都頭皮發麻。

    “放心,都是實驗過的,在安全和合法的范圍內執行。”吳三炮笑了笑:“上一個執行過這些流程的,現在已經是9級術士了。沒辦法,他們嫉妒咱們也不是沒有原因的。”

    “畢竟術士大概是唯一一個可以速成的職業了。”

    徐楠漸漸有些明白了。

    至少在千芒社內部,形成的一套術士培養體系,相對其他職業有些另類。一旦覺醒血脈,刺激有效的話,便可以速成,高速提高等級,形成即戰力。

    和其他職業循序漸進,完全不一樣。難怪術士容易受人排擠。

    但徐楠對此并不樂觀。

    羅恩術士血脈和其他術士血脈完全不一樣,突破羞恥心雖然也是某種程度上的刺激,但角度也忒刁鉆了些。

    兩人又在包廂里聊了一些千芒社的內部八卦。

    末了,徐楠才問道:“吳老師,我想問一下,部門里的大家都是怎么加點的呢?”

    吳三炮愕然道:“當然都是加魅力啊,其他屬性看你心情。”

    “畢竟能打能跳是一陣子的事情。”

    “而好看,是一輩子的事情啊!”

    徐楠額頭青筋微跳。

    “那技能方面呢?”他技能點屯了快有近兩百點,不知道如何下手。

    “按個人喜好吧。”吳三炮想了想:“術士不怎么吃技能,主要還是吃專長和法術。”

    好吧,徐楠徹底熄滅了從吳三炮這里問到合適加點方式的想法。

    也不是吳三炮不靠譜,實在是術士這個職業,太過特殊了。

    兩人又聊了會兒,吳三炮就開溜了,臨走還順手結了飯錢,這讓徐楠對這位導師的感觀好了不少。

    ……

    和吳三炮的聊天讓徐楠知道,因為術士實在太少,所謂面試,其實只是走走流程罷了。

    體檢也是,最重要的,還是三天后的訓練營。

    吳三炮雖然沒有透露訓練營的內容,但一直在強調,訓練營的成績對新人來說很重要。

    特別是在千芒社即將走上臺前的這個節骨眼上。

    訓練營之后,新人們將會被打散重編,盡管他們仍然按照各職業劃分部門,但一般會根據普羅世界的職業平衡進行分組。

    而無論在什么時候,分到一個好的小組是最重要的。這意味著資源和機遇。

    千芒社的管理不可能太嚴,但也不會過于松散。

    徐楠如果想要做點事情的話,就必須在訓練營中脫穎而出。

    可惜徐楠并不想成為眾人焦點。

    按照他的想法,干脆訓練營就劃劃水算了,回頭弄個賦閑的活兒,在千芒社內部當個邊緣人也挺好。

    畢竟他的實力提升,還是要依靠自己!

    返回地下城之后。

    徐楠檢查了一下機械小鬼的制作進度,還算滿意。

    派出去的矮魔們將附近的礦藏畫成圖紙,給徐楠過目;而大惡魔伊諾雅的大部隊遲遲沒有動靜,讓徐楠不由懷疑他們是不是完全迷了路。

    呂軍毅和施方霖還在和溫馨扯皮,徐楠詢問是否需要幫助被謝絕之后,便有些無聊起來。

    他想了想,貌似是時候二刷失樂園了!

    他現在等級已經來到了三級,完全可以挑戰失樂園的一些有難度的副本了。

    說不定這一次,還能獲得一枚血脈果實呢!

    當然,羅芒老先生的就算了。

    徐楠覺得自己并不適合近戰來著,無論是孤睪術士,還是削腎客,都是他無法接受的。

    他打開三級法術列表,挑著學了幾個——

    【人類定身術、火球術、隱形法球、飛行術】

    四個法術就消耗了他八點羞恥積分,著實讓他有些心疼。

    然后他穿上一身精良的魔法裝備,孤身再入失樂園!

    【失樂園第二層開啟中!】

    【正在檢測血脈強度,自動篩選副本中!】

    【坐標確認,傳送完畢!】

    徐楠是第二次來失樂園了,熟悉的合成聲再次響起:“歡迎來到失樂園第二層,這里是埋骨荒村,請盡情探索吧,年輕的術士!”

    【檢測到您身上附著咒法:血脈勾連;是否召喚血脈勾連者?】

    失樂園中心罕見地發來這樣的消息。

    徐楠微微一怔:“血脈勾連,什么玩意兒?”

    “召喚試試?”

    下一秒,一個穿著大紅褲衩、蒙著黑眼罩的猥瑣年輕人,就出現在他面前。

    “子君,嘿嘿嘿,我來啦。今兒好不容易湊齊了開房的錢,咱們一定要盡興!”

    宋小城的魔爪眼看就要抓向徐楠的胸口。

    徐楠無情地扯掉了他的眼罩:“醒醒、醒醒!”

    “我操!這是哪兒?!”

    宋小城一臉懵逼。

    徐楠冷笑道:“說罷,血脈勾連是什么東西?”

    不遠處,一只僵尸蹦蹦跳跳地過來了。

    宋小城尖叫著撲到了徐楠懷里:“這是什么鬼地方!?”

    徐楠一把推開他。

    “這是異界戰場啊,看到那些尸骨沒有,都是戰死的人。我就是來清理亡靈的。”

    徐楠不緊不慢地道:“我琢磨著,不能讓你白喊這么多聲爹。所以就把你叫過來了。”

    “那句俗話怎么說來著!”

    “上陣父子兵嘛!”

    【活動積分+2000,來自宋小城】

    【活動積分+600,來自齊子君】

    ……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