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網游小說 > 無恥術士 > 第二百一十九章 伊甸園島鏈
    徐楠很為難。

    人有三急,他總不能讓蘇茜憋著,看她的神情,估摸著也憋久了,難受的很。

    雖說是幼年神明模板,但還未真正地出塵脫俗,生物體的必要機能和需求還是有的。

    他埋頭苦思了半天,居然越想越迷糊,反而想到了另外一個深奧的問題:

    貌似這是蘇茜第一次在自己面前提解手相關的事宜,那么寶箱三寶在寶箱里,是怎么解決問題的呢?

    難不成寶箱里還有廁所不成?

    但這個問題他也不好向蘇茜提出來,畢竟人小姑娘的臉已經紅的跟蘋果似的了。

    徐楠咳嗽一聲,試探道:“我們找個安全的地方……我轉過頭去,你不能超過我十步的距離,明白嗎?”

    蘇茜不解地問:“為什么要那么近?”

    徐楠大義凜然道:“因為我擔心你的安全呀!”

    蘇茜感動的一塌糊涂,盡管很害羞,還是點頭同意了。

    兩人在神廟外找了一個亂石堆磨蹭了半天才解決問題,整個過程徐楠都挺提心吊膽的,萬一超出了十步,自己沖進黑暗洞窟可就虧了一大半了。

    畢竟走到現在,他還沒有得到關于欣兒的任何線索。他已經有些懷疑那道湛藍色的光輝和聲音的來歷了。

    解決完蘇茜的生理問題,兩人才順利進入神廟之中。

    相比于其他神廟,蘭妮思的神廟看起來平易近人許多,沒有嚇唬人的守衛,也沒有恐怖猙獰的符號或者圖騰,有的只是一些素樸的浮雕和石繪。

    徐楠大致上掃了一眼,發現這里的建筑風格和自己血脈知識里任何一代的神明都不符合。

    果然,術士還是廢柴,一旦遇到超出血脈上限的東西便只能傻眼。

    好在他身邊還跟著一個明顯是知道一些內情的幼年神明的。

    蘇茜心事重重地快步前進,徐楠便趁機套她的話,換之前,蘇茜估計還不太樂意回答;但貌似徐楠勇于闖入黑暗洞窟、并且對自己寸步不離的舉動成功刷到了小蘿莉的好感度,蘇茜最終道出了自己知道的一些內容:

    原來,所謂的蘭妮思,便是蘇茜口中的“真神”,或者“神上之神”。這個名頭委實有些太大了——要知道,蘇茜的前世提亞馬斯雖說是邪神,但也是正兒八經的圖騰神。

    她的來歷非常古老,幾乎可以追溯到普羅世界的雛形時代。

    蘭妮思的身份,呼之欲出。

    “這片島鏈本不該出現在這里的。我是在沉睡中,感應到了蘭妮思的呼喚,這才驚醒過來。”

    “我很震驚,也很害怕,一切都不一樣了。要知道,無論在怎樣灰暗混亂的年代,伊甸園島鏈都沒有離開過原初之地……”

    在蘇茜稚嫩的話語聲中,徐楠漸漸意識到了這片島鏈的不同凡俗之處。

    這片取代日本島出現在太平洋海面上的群島,在普羅世界是來頭非常大的神明禁忌之地。

    它的名字叫做伊甸園島鏈。

    據說,伊甸園島鏈一直懸掛在天界神國之上的原初之地,這片島鏈里蘊藏著神上之神沉寂的秘密。

    以普羅諸神為代表的法則神們,曾經屢次試圖探索伊甸園島鏈,但每次嘗試,都會引發恐怖的事情,甚至有不少神明因此而隕落!

    久而久之,哪怕是強大的普羅諸神都不敢輕易靠近這片禁忌之地了。

    但盡管如此,關于伊甸園島鏈的傳說卻是愈演愈烈。

    現在,這片本該遠離常人視野的島鏈神秘出現在了地球上。這其中一定隱藏著什么秘密。

    這是蘇茜不安的根源。

    “普羅眾神一定不會放棄這次機會的,如果他們知道了這件事情,恐怕會有很多蝗蟲一樣的生物奮不顧身地沖過來。”

    “他們渴求此地的秘密已經很久很久了。”

    “失去了原初之地神秘力量的保護,哪怕是蘭妮思的神廟神力仍在,恐怕也禁不起那些神仆和貪婪的冒險者的攫取……”

    蘇茜帶領著徐楠在神廟里穿梭著,走過開闊的前廳,最終,他們停留在了一個黑暗的甬道前。

    這里有腳步的痕跡,但奇怪的是,之前他們看到了一群人的身影,但此地卻只有一對腳印。

    徐楠上前查看了一下,雖說他沒有游俠的相關檢索知識,但還是能初步判斷出,這腳印看上去是個成年男子。

    腳印偏大,體重也不低的樣子。

    “這是無盡隧道……蘭妮思神廟標志性的小把戲。”蘇茜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情緒更加低落。

    “我們進去吧,這條隧道到底要就多久,每個人因人而異,其實還是要看蘭妮思的神意。”

    她抬腳想要往里面走,卻被徐楠一把拉住了。

    “怎么了,守護者大人?”

    蘇茜詫異地看著徐楠。

    此時的守護者大人看上去有些不妙,他面色很難看,雙腿加緊,身體微微顫抖,完全沒有了平時英俊帥氣的氣質……

    難道是被神廟中殘留的詛咒影響到了?

    蘇茜一著急,便想要用神術檢查徐楠的身體,不料徐楠卻尷尬地扭捏道:

    “蘇茜,我想……”

    “守護者大人,不要多說,我感覺到了,空氣中確實有一些殘留詛咒的味道,都是我太過大意,我這就替你驅邪!”

    “讓我來幫你吧,我很擅長的!”

    蘇茜揮著小手湊上前去,徐楠后退半步,咳嗽一聲:

    “我想尿尿……”

    蘇茜的動作僵在了半空,而后她整個人差點化成影子往隧道里跑掉!

    幸好徐楠早就有心理準備,一手活化魔力繩熟練無比地丟了出去,套住了蘇茜的小蠻腰,保證了兩個人的距離沒有超出十步!

    “守護者大人,我錯了,我說錯了,我不擅長……”

    蘇茜誠惶誠恐地看著自己腰上的繩索,心中浮現出一些邪惡恐怖的念頭。

    徐楠安慰道:“放心吧,我就是擔心你的安全而已,你不必想太多,我找個角落方便一下,你跟著我就行。”

    蘇茜仿佛陷入了巨大的心里掙扎,末了,她咬牙道:“好吧……”

    半分鐘后,徐楠滿足地牽著小蘿莉從黑暗里走出來,蘇茜的潮紅的臉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退下去。

    為了防止一失足成千古恨,徐楠決定將活化魔力繩一直掛在蘇茜的腰上,對此,小蘿莉早就采取了默認的態度,徐楠很滿意。

    這樣就能確保萬無一失了。

    很快,他將拿到另外一個強大的天賦,盡管這個天賦看著有點邪惡就是了!

    徐楠牽著蘇茜走到了無盡隧道里。

    這條隧道據說蘊含著時空的奧義,可惜徐楠還沒琢磨出味道來,就已經做到了盡頭。

    隧道的盡頭,是一個禱告室。

    禱告室里,放著一個被咬過一口的新鮮蘋果,從痕跡上來看,這里剛剛被人使用過!

    “可惡,是個神廟掠奪者!”

    蘇茜快速過去,使用神術獲得了少許信息。

    “看來他們已經對蘭妮思的神廟下手了,居然提前找到了神廟掠奪者替他們效命,這可不常見。”

    蘇茜滿臉不解。

    在她心中,假想敵基本上都是天界神國的神明,這幫人平時和神廟掠奪者這種職業可謂是死敵,遇上了絕不會輕饒,畢竟鬼知道這幫人是不是會在自己死后挖自己的老墳啊!

    提前消滅了才是正道。

    但從現在的痕跡來看,明明有一名神廟掠奪者先他們一步進入了蘭妮思的神廟,而且從他的手法來看,他應該是慣犯了。

    難道是普羅世界的人提前預知了伊甸園島鏈的出現,特意招募到了足夠熟練的神廟掠奪者?

    徐楠其實也蠻疑惑的,如果不是之前看到的腳印,他甚至會以為自己會遇到秦樂樂,畢竟神廟掠奪者這個職業太稀有了。

    “我們現在要怎么做?這個神廟看起來并沒有什么特殊之處。”

    “老實說,進入黑暗洞窟之前,我也感知到了一些奇異的事情。”

    徐楠簡單地提了一下湛藍色的光輝,當然,他沒有提欣兒的事情,畢竟吃醋這種事情,是每個女性生物都挺擅長的。自己是在刷蘇茜的好感度,絕對不能提其他人。

    蘇茜沉思片刻道:“高感知的人,察覺到一些異象也是很正常的。”

    “其實蘭妮思的神廟本身沒有太重要的東西,就是供我們玩耍或者禱告的。最關鍵就是眼前這個禱告室。通過特定的禱告詞,我們可以進入蘭妮思為我們準備的秘境世界……”

    “那里就是我們傳說中的……伊甸園。”

    “守護者大人,我們來放置祭品吧!您負責來吟唱禱告詞就好。”

    徐楠了解了一些規則,這個蘭妮思看著挺好說話的,之前那個神廟掠奪者都只放了一個被咬過的蘋果就進入秘境世界了。

    自己這邊帶著個幼年神明,她也不會收太貴的門票的吧?

    他沉思片刻,在蘇茜驚訝的目光中,拿出了兩份過期的黃梨罐頭,放在了蘋果旁。

    “神上之神蘭妮思殿下,請指引迷途羔羊的路徑吧!”

    徐楠表面上的姿態還是做到了極點,看上去比最虔誠的信徒還有信仰……

    然而下一秒,湛藍色的光芒充斥著禱告室。

    隨之響起的,還有一個熟悉的聲音:

    “滾,不指!”

    ……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