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網游小說 > 無恥術士 > 第三十五章 你知道羅恩的含義嗎?
    “不愧是儒勒大法師,單單是稱號就這么多而且這么高大上!”

    聽到這里,艾瑪露出了贊嘆的神色。大概在面對斯蒂芬桑的前輩法師的時候,這個瘋女人才會表現的正常一點。

    徐楠只是呵呵一笑:

    “或許還要再加一個。”

    “什么?”艾瑪詫異道。

    “高丸毀滅者。”徐楠在心里默默補充,當然,在現實里,他只是搖頭示意繼續聽下去。

    至于旁邊的蘇珊第N次露出了欲言又止的表情,已經被徐楠習慣性地忽略了。

    記錄水晶里的聲音娓娓道來,果然如果徐楠的預料那樣,儒勒大法師將事情的來龍去脈敘述了一遍——

    很多年前,自稱是在奧術方面已經登峰造極天下無敵的儒勒大法師終于厭倦了搜尋杳無音信的奧術帝國的工作,開始將更多熱情投入到了星界游歷當中。

    他認為自己的弟子安蘇麗已經足夠勝任紅風車的管理工作,便急匆匆地將事務交接了一下,自己一個人跑到星界去環游多元宇宙去了。

    說白了就是偷懶,想當甩手掌柜。

    而在游歷的多年之中,他遇到了一件足以改變他后半生的事情。

    在經過某個幾乎被徹底摧毀的宇宙的時候,儒勒偶然遭遇了一只形單影只的星靈。

    可憐兮兮的星靈告訴儒勒,它的世界被一個邪惡的魔王所威脅,如今已經危在旦夕;從星靈口中了解到,那是一個次級位面,同時也是一個魔法工業高度發達的文明,疑似和曾經的奧術帝國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

    于是乎,前半輩子都興致勃勃地研究奧術帝國的儒勒毅然決然地在那名星靈的帶領下,進入了那個破碎的世界。

    一切如同那名星靈描述的那樣:邪惡的魔王正在滅世,其實力強大無比,然而又剛好比斯蒂芬桑首席法師差了一截。

    雖然儒勒對這個世界的魔法文明的起源略顯失望:原來這里并非奧術帝國的殖民地,而是由于過量的綠寶石強行催生了興盛的魔法工業;這里的生靈大部分也由侏儒和地精構成,并非更擅長魔法的精靈和人類。

    但是他還是頗有正義感地出手了。

    事情的發展仿佛一部蕩氣回腸的史詩。

    在星靈的幫助下,儒勒戰勝了大魔王,并用一記神級法術將其打的灰飛煙滅。

    而他本身,自然而然地成為了那個世界的大英雄。

    儒勒在那個世界待了十多年,然后才離開。

    就在他離開的前一天,星靈找到他,贈與了他一只外表奇巧的酒葫蘆,據說這代表了這個世界生靈的一點小小心意。

    儒勒沒有多想,他收下了酒葫蘆,欣然返回了普羅世界。

    之后的一段時間,他一反常態,在斯蒂芬桑閉門不出,就連最疼愛的弟子安蘇麗,也往往要三五個月才能見到老師一面。

    漸漸的,斯蒂芬桑有不好的流言出現,很多人試圖尋找儒勒澄清一切,但都吃了閉門羹。

    而他自己,則是進入了一段渾渾噩噩的時期。

    這也是為什么,在年長的斯蒂芬桑居民之中,前任首席有“乖張的儒勒”的說法。

    在斯蒂芬桑人眼中,儒勒變了。

    他從一個堅定的咸黨,開始漸漸地傾向于甜膩膩的味道。

    他從一個清廉正直的法師,變得摳門而貪婪,甚至干出了試圖匿名在秘銀堡注冊騙修筑法師塔補貼的事情……

    他從戒酒委員會的副會長,變成了嗜酒如命的家伙,哪怕是安蘇麗也無法阻止他喝酒——在一次勸誡的過程中,安蘇麗大膽直言儒勒的異狀,卻被儒勒大法師以驅逐術放逐。

    據說那是安蘇麗第一次離開斯蒂芬桑,而也正是在這段日子里,她邂逅了一個來自失樂園的憨厚年輕的術士。這些都是后話不提。

    總而言之,儒勒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而這些,都被他的老友,貧窮之神皮埃爾看在眼里——如果你活得像儒勒大法師那么年長,偶爾有幾個后來居上的法則神朋友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貧窮之神察覺到了儒勒的異狀,并給予了警告,儒勒終于驚醒,發現了這一切的始作俑者——那就是那個外形奇異的酒葫蘆!

    事實上,那根本不是什么酒葫蘆,而是上古七神之一的柒血之神巴納姆的頭顱!

    這一切都是柒血之神的陰謀。

    儒勒“拯救”的那個世界,其實在很多年前就已經被毀滅——過量的綠寶石催生出了繁榮的魔法文明,但侏儒和地精們卻沒有足夠的智慧去駕馭這股力量。

    而被放逐到時空亂流中的柒血之神憑借著僅存的靈智和神力,成功腐蝕了那個世界,從最渺小的小地精,到最強大的機械泰坦戰士,哪怕星靈本身,都遭到了柒血之神的蠱惑和控制。

    一切都是安排好的劇本。

    柒血之神征服了這個次級魔法文明,并試圖用它做誘餌,勾引一些人上當——可惜大部分在星界游歷的強者都很小心,巴納姆一直沒有找到好的機會,直到他遇到了儒勒。

    他巧妙地安排好了劇情,從魔王到酒葫蘆,每一個環節都無懈可擊。

    他需要返回主物質界接受拜血教徒們的信仰之力,同時借助儒勒的身體攫取更多重生的資本。他的計劃成功了很大一部分,但在最后的關頭,遇到了一些阻礙。

    事實上,如果沒有貧窮之神,儒勒或許還要一百年左右才能發現柒血之神的潛伏;更大的可能是他直接被柒血之神所侵蝕,斯蒂芬桑的首席變成了上古七神的爪牙,怎么想都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而更有趣的是,關于柒血之神是怎么用一個殘存的頭顱成功控制整個次級魔法文明的,儒勒居然也有去調查。

    調查結果顯示,臥薪嘗膽的柒血之神巴納姆花了足足五百年的時間觀察地精和侏儒們的習性,結合魔法文明的特性,他用自己的腦液,制造出了一種劣質的酒精飲品,以此來迷惑、控制意志薄弱的生靈們的心志。

    然后他又花了五百年的時間,培養了一批賣酒的信徒。

    第三個五百年,他才將自己的計劃得以執行。

    又過了五百年,他才遇到了儒勒。

    可以說是非常勵志而艱辛的創業過程了。

    而聽完了儒勒大法師的描述,徐楠也不由心生感慨:

    “怎么上古七神都是這么可憐兮兮的?”

    “之前那個埃莫蘭的信徒,天天在傳銷窩混著……”

    “現在這個巴納姆,堂堂柒血之神,居然要靠小弟賣假酒維持生活……”

    真是聞者心酸聽者落淚啊!

    ……

    巴納姆的假酒賣的很好,所以他成功地掌控了綠寶石文明;他的計劃也天衣無縫,他潛伏在儒勒的身體里,干了不少壞事;然而皮埃爾的出現,敲響了柒血之神的喪鐘。

    作為一名法則神,雖然本體在天界神國,但在物質界也有很大的影響力的。

    在皮埃爾的幫助下,儒勒短暫地恢復了清明。

    他開始著手對付身體里的怪物。

    具體怎么對付的,記錄水晶里沒有描述,反正不太可能是很輕松的事情就是了。

    總而言之,儒勒和皮埃爾,花費了很大的力量,將柒血之神從他身體里取出來,并且將拜納姆的頭顱拆解成了七份,分別封印在七座法師塔之中。

    徐楠現在所在的,就是其中一座,如果記錄水晶沒有出錯的話,這里封印的是頭顱中的外顱骨,雖然不是最危險的,但也有相當的邪性!

    “……這是足以改變我一生的事情。

    和柒血之神斗爭的日子里,我干了很多蠢事,但萬幸其中的絕大部分都沒有造成無法饒恕的惡果。

    唯一讓我愧疚至今的,是一名年輕的失樂園術士。他曾經慕名來野火城拜訪我,彼時我的思想和身體受到了柒血之神的控制,給予了他錯誤的指導。

    而很多年以后我才知道,那個年輕的術士因為我的指導受到了很大的傷害,雖然陰差陽錯地另有成就,但我們之間的芥蒂始終無法消除,為此,我失去了我最疼愛的徒弟的信任……”

    說到這里,儒勒的聲音變得有些滄桑起來。

    艾瑪的表情也從鄭重變成了錯愕,她看向徐楠,似乎漸漸意識到了某個流言的真實性。

    徐楠只是聳聳肩。

    關于儒勒坑羅芒的事情,到底是他故意為之,還是真的被柒血之神所控制,大概就只有儒勒自己知道了。羅芒對此很少提及,徐楠也不敢去作死詢問。

    他在意的,是儒勒是否留下對抗柒血之神的辦法!

    就算沒有,至少先解決外面那頭畸變體再說吧!

    然而儒勒大法師似乎認定了能找到他的法師塔的必定是非同尋常之人,居然只字不提怎么加固柒血之神的封印,也沒提到畸變體,只是發表了一些人生感慨,告誡后人在游離星界的時候千萬不要隨便往主物質界帶東西之外,聲音便戛然而止。

    “這就完了?”

    徐楠一臉懵逼地看著蘇珊手里的水晶球。

    艾瑪也是露出了尷尬的神色。或許以她對儒勒的了解,應該是早就猜到了這位的尿性。

    “感情外面那頭畸變體,還有低下那枚外顱骨,要我們自己解決?”

    徐楠覺得不可思議。

    就好比小學生入學考試要考高數內容一樣。

    按照小說套路,儒勒不應該留下點什么神器卷軸之類的東西,讓后人拿著加固經驗,順便拿弱化了的柒血之神或者畸變體刷一波經驗等級的嗎?

    就在這個時候,蘇珊再次露出了欲言又止的神情。

    這會兒水晶球里沒聲音了,徐楠自然揮了揮手,示意她開口。

    事實上,他估摸著傳送粉的時間也差不多了,再不讓蘇珊開口她就得憋著回去了。

    “徐楠先生,我升級了!”

    蘇珊興沖沖地說道。

    徐楠微微一愣,旋即點頭:“這很正常,我早就說過這對你來說也是一次機遇。”

    貧窮之神留下的東西整合符合蘇珊的特質,估計她身上已經有了一層持續一定時間的貧窮光環,完全符合她越窮越強的設定!

    蘇珊感動無比:“原來您都了如指掌,不愧是徐楠大佬!”

    “剛剛每次升級的時候,我都想和您說……”

    徐楠微微一笑:“都是小事……”

    “等等!?”

    “每次升級?”

    他露出了遲疑之色。

    蘇珊興奮地點頭:“對啊,剛剛失樂園系統提示我,我身上已經疊加了好幾層貧窮領域的光環了!每次出現都有升級呢,我之前一直想和您說來著……”

    徐楠忽然覺得無法呼吸了。

    這么說起來,之前蘇珊至少露出了五六次欲言又止的表情,那豈不是說……

    “我已經十五級了!”

    蘇珊驕傲地挺起了胸膛。

    徐楠差點沒心肌梗塞暈過去。

    嫉妒啊……

    憑什么啊!

    還沒等徐楠一口氣緩過來,蘇珊再次丟下了重磅炸彈:

    “對了,剛剛貧窮之神給我發來了邀請,希望我能成為他的選民……”

    “徐楠大佬有什么建議嗎?”

    徐楠面無表情:

    “我沒有建議,只有意見!”

    蘇珊露出了困惑的神色。

    很顯然,指望九點智力的她能理解這話,怕是有些不現實。

    剛好就在這個時候,艾瑪插嘴說:

    “答應他。”

    徐楠想了想,也點了點頭。

    儒勒的水晶球里沒有提到如何封印柒血之神以及對付畸變體的事情,要么是這么大法師極端不負責任,要么,這事兒另有安排。

    結合設置在這里的木箱不難看出,這事兒搞不好就是貧窮之神在負責了。

    不然這個選民邀請也不會這么及時地發送過來。

    畢竟上古七神的對頭不僅僅是主物質界的普通人,也包括了天界神國的法則神們。

    蘇珊猶豫了一下:

    “這樣不太好吧。”

    “我聽說咱們失樂園和天界神國立場不太一致,如果我成為了貧窮之神的選民,以后……”

    艾瑪撇撇嘴:

    “不要怕,就算你成了天界神國的人,只要認清自己的二五仔本質就沒問題。”

    徐楠深以為然地點點頭。

    信仰這種東西是可以胡搞的,但血脈是變不了的。

    蘇珊還是有些遲疑:

    “可是我這么做,會不會對失樂園的聲譽有影響?”

    艾瑪露出了驚詫的神色:

    “你是不是對失樂園的聲譽,有什么誤會……”

    “你知道羅恩這個詞,在艾法莉亞文明里的含義嗎?”

    徐楠和蘇珊同時露出了好奇的神色。

    艾瑪聳聳肩:

    “在艾法莉亞最古老的語言里,羅恩意味著【無限】。”

    “其實我一直覺得是他們的考古工作出了問題,少翻譯了一個字。”

    “真正的意思應該是……【無下限】。”

    ……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