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網游小說 > 無恥術士 > 第五十一章 我只是個武僧啊
    黑夜。

    馬蹄聲在開闊的野火城中央大街上作響,早已入睡的居民們被這聲音驚醒,最多也是咒罵幾句,轉個身裹緊身上的被子,繼續沉沉入睡。

    這是慕冬節的前夕,也是整座野火城最不設防的時候。

    徐楠坐在馬車上,默默傾聽著黑暗中的聲音,車前的燈火偶爾照到他臉上,只見不少陰影。

    而坐在對面的巴內斯,顯然心情不錯,他甚至取出一只高腳杯,正在細細品味著一杯美酒。

    那味道似曾相識,和艾琳身上散發的差不多。

    “看上去你的心情不太好。”

    巴內斯意有所指地看著徐楠,從容笑道:“我可沒聽說城主大人有按時睡覺的習慣。”

    這句話倒是赤-裸-裸的點出了這位塞巴隆家族內最有權勢之人對徐楠不遺余力的監視,到了這個時候,他也沒有避諱這一點。

    “這不是去劇院的路。”

    徐楠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我們要去哪兒?”

    “雙月廣場。”巴內斯沒有半點隱瞞的意思,或許到了這個時候,他認為一切盡在掌握之中。

    雖然在品嘗美酒,但他的眼神卻很清醒,沒有半點迷醉之色:

    “彩排當然要在晚會舉行的地點,難道不是么?”

    徐楠附和般點了點頭,忽而道:

    “城防衛隊呢?”

    “我記得野火城執行的是半宵禁制度,為什么這一圈跑下來,連一支巡邏隊的身影都沒看到?”

    巴內斯聳了聳肩:“最近城外和班陀港的國王大道上常有山賊出沒,我派他們出城剿匪去了。”

    “城主大人不必擔心野火城自身的安全,因為我已經派了其他人負責接手野火城的城防工作。”

    說話間,馬車駛過一條開闊的小巷子,徐楠在里面看到了幾個黑漆漆的人影。

    雖然只有一眼,但徐楠還是看清了那些人的長相。

    他們穿著典型的學院派法師的長袍,戴著尖尖的帽子,表情嚴肅,但看起來卻有一種不知道如何描述的滑稽。他們手里提著木桶和刷子,如果在地球上,徐楠搞不好就會認為他們是一群非主流涂鴉少年,但是擱野火城,他們的身份已經呼之欲出了。

    “黑旗巫師學派……”徐楠心底默默念出了那個組織的名字。

    這個結果并不出乎預料。

    他早就知道這個巫師學派和鬼母森林里的那個家伙有所勾結,他們消失了之后,在塞巴隆家族的勢力掩護下,潛入野火城,也并非艱難的事情。

    畢竟,自從巴內斯鏟除了黑水幫、又在家族內部排除異己之后,在野火城完全是一手遮天的節奏。

    限于徐楠的學術水平,他不知道這些巫師在畫什么鬼,但一定不是慕冬節快樂之類的祝福語了。

    “超過三百人的巫師組織,實力不明,但至少都是二階往上……”

    “超過兩百人的塞巴隆自家的衛隊,實力很強,完全完全聽從巴內斯指揮……”

    “再加上隨時可能降臨的幕后黑手以及其他因素……這特么完全是個百人本啊!”

    徐楠心中暗暗吐槽。

    他有點自責。

    這幾天,他被艾琳的事情拖住了,遲遲無法下決定,同時也被轉移了注意力,竟然絲毫沒有考慮到慕冬節晚會可能只是一個幌子。

    對方這么做,只是為了麻痹自己……或者城內其他潛在的反對勢力的視線。

    今夜,才是幕后黑手真正動手的時候。

    只不過徐楠最關心的問題還是——為什么是今天?又或者說,為什么是這陣子?

    要知道,塞隆酒由來已久。

    在這幾百年的時間里,幕后黑手在吃干飯嗎?又或者,它已經虛弱到了那種境地,需要數百年的時間來恢復,從而謀劃今夜的變故?

    徐楠想不透,畢竟信息不足,不過他也只是錯愕和吃驚,沒有任何懼怕的意思。

    沒辦法,背后有靠山,底氣就是足。

    只要大腿抱的好,再浪幾波也不怕!

    他看著巴內斯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內心深處反而一陣替小巴感到悲哀。

    “就讓我看看,你到底是什么妖魔鬼怪吧!”

    馬車抵達了雙月廣場,徐楠主動下車。

    第一眼,他就看到了廣場中央的那個女孩。

    依然是美妙無比的長腿。

    只是這一夜的她,看上去額外的驚艷美麗。

    似乎是感受到了徐楠驚嘆的目光。

    艾琳徐徐回頭,甜甜一笑。

    “我想到最完美的結局了。”

    她眨了眨眼睛,眼底盡是滿足。

    在她身后,十幾個穿著舞臺劇演員衣服的影子宛如木偶一般站立著,低垂著眼瞼,一聲不吭。

    徐楠默默跟著巴內斯入席,事實上,在他到來之前,觀眾席上已經坐了不少人。

    這些人都是野火城最有頭有臉的首領們。

    只是這一刻,他們的表情都很惶恐,似乎是意識到了什么,卻又不敢出聲反抗,只能狠狠地雙手合十,似乎在祈求祖先庇佑。

    “開始吧。”

    開口的人不是艾琳,也不是巴內斯,而是一個穿著斗篷的巫師。

    他的身后插著八根細細的黑旗,乍一看像唱京劇的,不過徐楠知道,這是黑旗巫師的標志之一。

    “真是沒創意啊……跟丐幫八袋長老似的一個設定,背后插得棋子越多等級就越高……”

    “要是以后等級通貨膨脹了,豈不是要變成刺猬了?”

    徐楠內心深處忍不住吐槽了一句,然后施施然一屁股坐了下去。

    他準備看戲了。

    他其實也蠻好奇,那個能令艾琳感到滿意的結局,究竟是什么。

    畢竟在地球上,他也看了不少小說,其中以網文居多,大部分小說都特么是爛尾,少有善終;其中又以一個叫深藍椰子汁的家伙最為可惡……可見能寫出一個令作者自身滿意的大結局,其實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

    然而臺上的演員們并沒有動。

    四周圍齊刷刷地出現了一個個影子,這些影子端著一杯杯酒,來到了眾人身前。

    “這是什么意思?”

    一個冰原人武士忍不住皺眉頭了:“巴內斯先生,我只答應了過來看艾琳小姐的舞臺劇,可并沒有答應要喝你們家族出產的塞隆酒……”

    巴內斯輕輕笑了笑:

    “舞臺劇是要看的。”

    “酒,也是一定要喝的。”

    氣氛變得有些凝滯起來。

    雙月廣場附近,越來越多的黑影涌現。

    冰原人們雖然頭腦簡單,但并不是弱智;今夜詭異的氣氛早就讓他們心生懷疑,到了現在這種情況,還弄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么是不可能的。

    大家都知道這酒怕是有問題,但礙于巴內斯的權勢,又不好真正的拒絕。

    就在氣氛僵持的時候,臺上忽然傳來音樂聲和演員的對白聲。

    歌舞劇開始了。

    “喝下去。”黑旗巫師陰森森地說道:“這些酒,必須全部都被喝光……”

    他的話音未落,就看到一個人兔起鶻落,搶過侍者們手中的酒杯,開始瘋狂往嘴巴里灌酒!

    那速度,快得令人發指,甚至連給他們反應的空間都沒有!

    一直到徐楠喝到第十一杯,他才被那名黑旗巫師憤怒地阻止:

    “每一個人都得喝!”

    “你喝的太多了!”

    徐楠微微一笑:“沒覺得啊,你不是說這里的酒必須被喝光嗎?”

    “他們不愿意喝,都讓給我,你看他們愿意不?”

    說罷,他看向其他人。

    冰原人們居然還在發呆,他們看著徐楠,遲疑道:“城主大人,您……”

    徐楠心頭暗罵蠢貨。

    這種戲法對徐楠來說簡直是小意思好不好,那些消失掉的塞隆酒,只不過是丟進了他的次元口袋而已。

    冰原人們居然還以為自己會出事,在替他們擋刀……這腦回路也太清奇了吧?

    我就這么長得像那種舍己為人的人嗎?

    嗯,從顏值上來說,貌似的確如此。

    徐楠還想繼續喝,卻被巴內斯一把按住。

    他的力氣驚人的大。

    他的語氣很平靜:“城主大人,您喝多了。”

    “我建議你坐下來,先看看艾琳小姐偉大的創作。”

    “至于其他人,塞隆酒是遲早要喝的。原因,我一會兒自然會說明。”

    “這是我們野火城走向偉大復興的第一步,只有我們齊心協力,才能做到這一點,明白嗎?”

    最后一句,他卻是對著那些冰原人們說的。

    他的眼神非常凌厲,有些冰原人們似乎屈服了,顫顫巍巍地伸向了酒杯。

    “罷了,看看你們的樣子!真是令人掃興!先看彩排吧。”

    巴內斯稍顯煩躁地說:“我很期待艾琳小姐的故事結局。”

    “這些酒,等你們看完了舞臺劇再喝,也是一樣的。”

    其余人這才松了口氣。那名黑旗巫師似乎有些不滿,但沒有直說,反而一直盯著徐楠看。

    徐楠完全無視了他的眼神,他自顧自盯著舞臺上的另外一個地方猛看。

    同時,默默估算著時間。

    “之前認定了慕冬節晚會才是儀式的開始……”

    “受限于不穩定的傳送門的性質,我和伊芙琳約好了今晚才是傳送的時間……”

    “至于地點……”

    他有點蛋疼地看著舞臺上的一個角落,在那里,掛著著一塊不算突兀的幕布。

    ……

    時間一分一秒流逝。

    沒多久,舞臺劇進入了高潮。

    一個女演員捂住了胸口,剛好指著那塊幕布的方向,歇斯底里地哀嚎道:

    “我能感覺到你的存在……你就在那里,折磨著我!”

    “你這邪惡的存在,一直在注視著我們,注視著我們每一個人……”

    “你,究竟是誰?”

    下一秒,在眾人屏息注視之下,幕布后面,走出來一個光頭。

    他摸摸腦袋,有些愕然道:

    “我只是個武僧啊。”

    徐楠瞬間捂臉。

    ……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