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逆轉重生1990 > 938【大逆轉】下

香港,康氏集團---

總裁辦公室內,康永仁端坐在老板椅上,一只手拿著指甲刀小心翼翼地修剪著指甲。

“大哥,不好了!不說香港十大地產商,聽說連澳門何賭王都來香港了!”細佬康永廉急沖沖闖進來。

咔嚓!

康永仁手一抖,指甲剪飛出去。

“看你慌慌張張像什么樣子!”康永仁抬起頭,乜斜了弟弟一眼。

康永廉有些懼怕地看了一眼大哥,咳嗽一聲,站在他面前,像小學生說:“我也是心急咩!眼看那些大耳魚都浮出水面,看起來想要與我們搶奪宋氏資產。”

“是你的,誰也搶不走;不是你的,再急也沒有用!”說話間,康永仁將手中指甲剪丟到辦公桌上,然后轉過老板椅看著弟弟,雙手十指交叉放在桌子上,沉著冷靜道:“那些大鱷早盯上了宋氏集團,不會讓我們獨吞的。”

“那怎么辦?”

“怎么辦?當然是丟骨頭喂飽他們---反正宋氏資產那么多,我們康家也不可能全吞進肚里!”

康永廉有些不服氣,攢勁拳頭:“便宜他們了!”

康永仁嘴角一翹,譏笑道:“傻佬,你想學那宋志超與全港大佬作對?如果不想的話就同煲同撈啦!”

康永廉,不再作聲。

康永仁目光看向墻壁上懸掛著的鐘表---鐘表滴答作響,指針即將指向九點鐘。

“好了,時間也差不多了---知道么,我現在突然想起了海明威。”

康永廉:“……”

不知道哥哥是什么意思。

康永仁起身笑道:“因為我最鐘意他寫的那部《喪鐘為誰而鳴》!”

……

香港,傅氏集團---

作為宋志超好友,傅家俊在辦公室里來回踱著腳步。

如今的傅家俊已經不再是曾經那個浪蕩子,相反,與林嘉琪結婚之后的他成熟許多。

尤其現在他孩子即將出生,對于這個以前不怎么顧家的男人來說,責任感變得越來越強烈。

不過現在傅家俊操心的卻不是老婆林嘉琪肚子里的孩子,而是自己死黨宋志超的“死活”。

傅家俊不明白宋志超為什么會拒絕他給予的支援和幫助,難道說,他傅家俊是那種薄情寡義的人?

不管怎么說,事情發生到現在這種地步,傅家俊知道自己做什么都晚了,只能暗中祈求蒼天保佑---保佑宋志超能夠度過這一關。

“阿超,你可一定要撐住啊!”傅家俊攢勁拳頭,暗暗鼓勵道。

窗外,烏云密布。

……

上午九點鐘,香港港督府---

天氣變的越來越壞,烏云已經壓在了整個港督府頭頂,可就是不下雨,也不刮風。

港督府廣場上,稀稀落落地擺放著幾排座椅。

正前方是擺出來做樣子的“新聞發言臺”。

眼看時間已到,在港督府安排的主持人簡單講了幾句港督府新聞發言人正式出場。

周圍那些媒體記者全都緊張起來,長槍短炮地對準了這位發言人。

發言人是一名鬼佬,名字叫亨特利,也是末代港督彭頂康從大英帝國帶來的心腹跟班,原先在英國保守黨擔任地區黨派發言人,也算小有名氣。

此刻亨特利看了一眼下面,拿出了手中的通報文件。

下面,幾百雙眼睛全都齊刷刷地盯著他。

電視前---

康永仁,康永廉,李超人,何賭王,傅家俊,劉鸞雄等人也在緊緊盯著電視屏幕。

收音機前---

李照基,包大亨,周大佬,以及林萬年,林百新等人,都在不同的場合收聽著廣播節目。

站在新聞發言臺前,鬼佬亨特利咳嗽了一聲,然后姿態做作地松了一下自己的藍色領帶。

在他身后,好像起風了,旗桿上的米字旗終于有了動靜。

亨特利拿著演講稿,發表通報說:“鑒于港英政府對赤柱監獄現實情況考慮,最終決定---”

鬼佬亨特利故意停頓了一下,拿碧綠的眼睛掃視了一下場下眾人。

場下眾人被吊足胃口,目光更加迫切。

亨特利感到滿足地重新看向手中稿子,說道:“最終決定---準備擴建赤柱監獄!”

現場很安靜。

大家似乎對這個結果已經有了免疫。

畢竟之前都有傳說監獄要擴建,并且赤柱地區土地價格狂跌。

如今結果正式出爐,與大家猜測的一模一樣。

對這樣的結果,那些媒體記者雖然沒有太多反應,可是電視機前以及收音機前的那些大佬大亨以及地產大鱷們,卻差點狂呼起來。

地產大佬李超人激動萬分。

地產大亨李照基緊張不已。

香港十大地產商中的周鄭郭包等人,高興得擦拳磨掌。

準備收割盛宴的康永仁,康永廉兄弟更是亢奮至極。

唯有宋志超的那些商界朋友---傅家俊,劉鸞雄等人則神情黯然,哀嘆不已。

對于曾經看著宋志超在香港一步步成長起來的傅云亨和林萬年來說,這個橫空出世的天之驕子,這次恐怕真的要折戟沉沙,一敗涂地了。

……

香港港督府,新聞發布現場---

在發布完“香港赤柱監獄即將正式擴建”消息之后,作為港督府新聞發言人的亨特利并沒有馬上離開。

天上落下了幾滴雨滴,淅淅瀝瀝的。

烏云中夾雜著閃電,隱約聽到“噼里啪啦”聲。

抬頭看了看該死的天氣,鬼佬亨特利對著新聞發布臺商的麥克風繼續說道:“除此之外,我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宣布---哦,上帝呀,好吧,這樣美妙的消息還是讓我們今天的主人公上來為大家宣布!”

臺下眾人:“……”

一臉疑惑,不明白這個亨特利在搞什么鬼。

難道說還有比這還重要的消息?

宣布這個消息的神秘人又是誰?

此刻,不管是現場,還是電視機前,收音機前的觀眾無不充滿了好奇。

噼里啪啦!

天空中拽出一道閃電,劈在眾人頭頂,但覺地動山搖。

臺下眾人無不驚悚,看了看天空懷疑是不是要下雨了。

額,暴風雨真到來了嗎?

就在眾人抬頭仰望烏云的時候,一個白衣賽雪的男子步伐沉穩,姿態挺拔地從場外走到了發言臺前。

駐足,舉目四顧。

嘩然!

現場眾人集體嘩然!

連帶電視前和收音機前的大佬們,也全都愕然!

因為眼前站在發言臺前的那人赫然就是宋志超!

“他怎么來了?”

“他要做什么?”

“難道他還想扭轉局勢?”

眾人議論紛紛,對于這個快要垮掉的香港年輕大亨充滿了疑惑,諷刺,還有幸災樂禍。

是的!

對于很多人來說,宋志超這個從大陸來香港創業的年輕人,簡直就是他們心里的一根刺。

為什么他能成功,自己卻這么失敗?

為什么他年紀輕輕就成了天之驕子,自己卻一事無成,還要為生計奔波?

他一個大陸人,憑什么?

他一個后生仔,憑什么?

嫉妒---是惡之根源,尤其在宋志超遇難之后,眾人那鉆心的嫉妒心理就更加顯露出來。

宋志超站在臺上,目光炯炯。

他的眼睛銳利無比,似乎能夠看穿所有人心思。

有些意志不堅定的觀眾,目光忍不住縮了縮,或者直接躲避過去。

宋志超掃視一周后,這才發言道:“首先,我要感謝港督府給我這個上臺機會,其次,我想要宣布兩件事情---”

宋志超稍微停頓了一下,然后看著滿場觀眾,笑著說:“第一件事情,我們宋氏企業不久前收購的康氏建設公司,未來將會承包香港赤柱監獄的擴建工程!”

眾人:“……”

什么意思?

宋氏不是快要倒閉了嗎?政府怎么還讓他們承包工程?

“最后一件事情,我們香港宋氏集團即將拿出1300萬英尺土地,與美國迪士尼公司合作,在香港島承建迪士尼樂園!”

轟地一聲,全場都炸開了。

什么意思?

宋氏集團要建迪士尼樂園?

地點還選在了香港島!

電視機前---

包括李超人在內的無數地產大鱷無不目瞪口呆---

“不可能!絕不可能!”

宋志超好友傅家俊和劉鸞雄等人則是驚愕莫名---

“怎么會這樣?”

自以為擊敗宋志超正在沾沾自喜的康永仁更是對著電視機一口老血噴出!

“大哥,你怎么了?大哥!”康永廉攙扶著搖搖欲墜的大佬康永仁。

康永仁伸出手,顫顫巍巍地指著電視機,“他在胡說對不對?他在胡說!”

“咳咳咳!香港怎么可能建迪士尼樂園?就算要建又怎么會在香港島?咳咳咳!”劇烈咳嗽。

的確!

按照前世軌跡,香港建造迪士尼樂園是在1999年,并且地點也不是在香港島,而是在大嶼山。

但是宋志超改變了這一切。

因為他手中有土地!

因為他手中有建設公司!

因為港英政府迫切想要在回歸前搞點政績,順便大撈一筆!

又因為美國迪士尼早已看中香港這片繁榮之地,想要過來搵錢,所以一切就水到渠成!

此刻---

面對鏡頭,面對臺下無數觀眾---

宋志超沖著鏡頭微微一笑,眼睛發光,仿佛在對某人說,又仿佛在對全香港人說:“對于這個消息---你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噗嗤”一聲!

電視機前---

康永仁再一口鮮血噴在了銀幕上。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