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我有一張沾沾卡 > 第七七五章 無需解釋 五圣合一(第二更)

“唐銳,你是不是應該給我們一個解釋!”玄孺龍看著自己眼前越來越多的身影,聲音中帶著一絲鄭重的朝著唐銳問道。

在玄孺龍看來,現在的唐銳不但要給他一個解釋,更要給他們一個合理的交代。

十個名額,怎么就出現了十多個成為巨頭的人物?

而且在這些成為巨頭的人物中,大多都是萬劍圣地的強者,這讓他們一時間難以接受。

不但玄孺龍,天羅圣地之主等人,都用一種凝重的目光看著唐銳。

在他們看來,此時此刻的唐銳,也要給他們一個交代。

唐銳看著這些走出的萬劍圣地強者,知道這個時候已經隱藏不住了。

實際上,在這些人成為巨頭之后,唐銳就覺得自己已經不用隱藏什么。

所以他一臉無辜的笑著道:“解釋什么?”

“你……”玄孺龍此時真的想要咆哮,但是最終他還是將這種想法壓了下去。

之所以如此,是因為他清楚,此時此刻的他,根本就沒有咆哮的資格。

如果他在這個時候對唐銳進行咆哮,那簡直就是自取其辱!

“唐銳,明明只有十個名額的九天星斗化生池,為什么會出現十二個?不,現在應該是十三個強者!”天羅圣地之主沉聲的問道。

和萬劍圣地關系最好的,是天羅圣地,但是這并不代表著天羅圣地什么都要和萬劍圣地站在一起。

他們兩家之間,同樣存在著一些競爭。

唐銳看著天羅圣地之主,輕輕一笑道:“那元帝之子說了謊,他手中的九天星斗化生池不是一個,而是陰陽兩個。”

“他當時想要給我一個買命,而后自己再用一個,結果他自己算計的雖然好,但是我當時對他已經有了殺心。”

“所以,這兩個九天星斗化生池,就能夠培養出二十個巨頭級別的存在。”

玄孺龍看著又一個從九天星斗化生池中走出來的萬劍圣地的巨頭,整個人都覺得非常不好了。

他知道從此之后,萬劍圣地就是名副其實的玄天第一,他們神府圣地只能老老實實的處在第二的位置。

如果萬劍圣地的巨頭級別強者少一點,他們還有競爭的可能,但是現在,這種可能性,已經是半點都沒有了!

“唐銳,你不覺得這樣做,會讓我們這些盟友心寒嗎?”最終,始源圣地之主開了口。

在始源圣地之主看來,唐銳這種做法,就是對他們這個聯盟最大的背叛。

太宇圣地之主,暗之天子等人,都用一種氣急敗壞的目光看著唐銳。

他們雖然不說話,但是實際上的意思,卻是和始源圣地之主一模一樣的。

唐銳看著一副氣憤不已模樣的始源圣地之主,淡漠的道:“這九天星斗化生池是我奪來的,它就是我的。”

“別說我分給你們了一些名額,其實就算我把這些名額全部都占了,你們又能夠怎么樣?”

這句話從唐銳口中說出的時候,幾位圣地之主的臉色,都變得無比的難看。

但是他們神色雖然難看,卻也知道自己這個時候,真的是無話可說。

正如唐銳所說,他就算什么也不給,這些圣地之主,也沒有任何的辦法。

畢竟唐銳不欠他們什么!

更何況以唐銳的武力,特別是那毀滅一劍的威力,他們真的是沒有膽量和唐銳硬拼。

“哈哈哈哈!”一陣帶著尷尬的笑聲中,就聽太宇圣地之主道:“一下子培養出二十個巨頭,這對我們整個玄天來說,也是好事。”

“毀滅劍主,剛剛始源圣地之主之所以如此的激動,原因就是因為他覺得,在這玄天最危險的時候,應該將這種機會給最強者。”

“畢竟,只有最強者,才能夠在成為巨頭后,發揮更大的作用。”

這是一個臺階,一個太宇圣地之主給始源圣地之主鋪好的臺階。

始源圣地之主旋即心領神會,他知道這太宇圣地之主的善意,而且他也知道,一旦用這個臺階下來,他的名聲可能會掃地。

但是在這種時候,他也顧不得許多了。

畢竟,現在萬劍圣地的大勢已成,他始源圣地就算反對,也沒有太大的意義。

“太宇圣地之主說得對,我著急的就是這個。”始源圣地之主沉聲的道:“你們萬劍圣地的幾個不滅,修為有點弱。”

“他們成為了巨頭,也是弱巨頭,這實在是有損我們的力量啊!”

玄孺龍看到始源圣地之主如此說,心中更加的不舒服。他一向狂傲慣了,什么時候吃過這樣的虧?

就在他準備發泄一下自己的不滿時,他身邊那位剛剛成為巨頭的存在,已經重重的朝著他的手臂拍了一下。

不等玄孺龍開口,那剛剛晉級的巨頭就笑著道:“不管怎么說,這一次都是我等天大的機緣。”

“而我等之所以有今日,還要多謝毀滅劍主。”

唐銳擺手道:“不用謝,我們玄天中人在這上古復蘇,太古復蘇之際,就應該相互扶持。”

二十個巨頭很快就出現在了虛空中,他們的出現,可以說讓玄天五大圣地的頂級戰力,一下子提升了足足一倍。

面對這一倍力量的提升,萬劍圣地自然是欣喜無比,但是其他四大圣地,卻是各種滋味在心頭。

至于暗之天子等人,則沒有想那么多,可是他們看向唐銳的神色,卻充斥著畏懼之意。

等暗之天子等人告辭離去之后,天羅圣地之主輕聲的朝著唐銳問道:“那偷襲之人找到了嗎?”

唐銳搖了搖頭!

那劃破虛空的長矛,讓唐銳感到無比的難受。雖然最終長矛沒有破壞青陽劍使等人的晉級,可是長矛帶來的兇險,讓唐銳現在還心有余悸。

在面對玄孺龍等人質問的時候,唐銳的心中一直都在涌動著一個念頭,那就是究竟是什么人,突然之間就朝著自己出了手。

對于這出手,唐銳第一個想到的是原始之主,但是從那長矛之中散逸出來的天地至理力量,唐銳覺得不是原始之主。

而且就在青陽劍使等人晉級成功的時候,原始之主更是發來消息,告訴唐銳這次的偷襲,和他沒有任何的關系。

不是原始之主做的,又該是誰做的呢?

“我不知道是誰做的,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來人和我們是敵非友!”唐銳說到這里,聲音中閃動著一絲鄭重的道:“所以我們以后,一定要小心。”

天羅圣地之主等人點頭,如果說唐銳對那偷襲之人多的是怨怒的話,那么他們更多的是恐懼。

那種破空而來的長矛,他們每一個人都沒有把握接得住。

伴隨著玄孺龍等人的離去,萬劍圣地恢復了平靜。當然,這種平靜是相對的。

因為青陽劍使等人的晉級,實力大漲的萬劍圣地,可以說處在極度的振奮之中。

那些因為不太理會宗門事務,而錯失這種大好機遇的不滅強者,都在想法設法的提升自己對宗門的貢獻度,以求下一次有自己的機會。

至于那些沒有成就不滅的弟子,則都處在一片歡騰之中。

“毀滅劍主,我有個想法想要和你談談。”就在唐銳準備去閉關,從而消化六個億神級獸晶所帶來的能量時,青陽劍使找上了門來。

對于青陽劍使,不,應該說現在已經是青陽劍主,唐銳一直都保持著一種尊重。

“青陽劍主你有什么事情,盡管說出來。”唐銳笑吟吟的說道。

青陽劍主一直都主持整個萬劍圣地的事務,可以說是整個萬劍圣地的大管家,他聽唐銳如此說,就沉聲的道:“毀滅劍主,這一次我的實力雖然提升到了巨頭,但是我心中的危機感,卻更加的強烈了。”

唐銳沒有吭聲,但是卻輕輕的點了點頭。

青陽劍主的感覺很準確,在那不知名的長矛橫空之后,唐銳就覺得自己的壓力在增大。

從上古到太古,不知道隱藏著多少自己不知道的存在!

這些存在每一個都擁有著不可小覷的力量,而當這些存在都涌現出來的時候,玄天還不知道變成什么模樣。

“我們的實力,雖然看上去提升了不少,但是實際上比之上古和太古的強者,差的還是太多。”

青陽劍使鄭重無比的道:“也正是因為這力量的差距,我覺得我們越是應該將咱們的力量,匯聚在一起。”

“以往,五大圣地中雖然一直都是以神府圣地最強,但是它卻沒有對其他四大圣地形成壓倒性的優勢,再加上沒有什么危機,才形成了五大圣地共存。”

“可是現在這種時候,我覺得我們玄天,應該組成一個大的實力,來應對上古太古的復蘇。”

唐銳并沒有正面回應青陽劍主的意見,而是沉聲的道:“你覺得這計劃成功的可能性有多大?”

“我覺得只要毀滅劍主您登高一呼,天羅圣地、太宇圣地不會反對,至于始源圣地嗎,最終他們也會同意。”青陽劍主的眼眸中帶著一絲自信的道:“至于神府圣地,開始的時候它可能會反對,但是到了最后,它一定會贊同。”

唐銳心中念頭涌動,半刻鐘之后道:“你這個主意不錯,我覺得可以。”

“那我這就去找天羅圣地之主商議。”青陽劍主看到唐銳同意自己的意見,頓時興奮的說道。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