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七零律政俏佳人 > 第388章 福氣什么時候到我懷里來

放了寒假,周念念去醫院照顧了齊佳妍兩天,醫生再次檢查之后,宣布齊佳妍可以出院了。

周念念讓周常安將齊佳妍送到了曹海云那里。

她本來想邀請齊佳妍來家里住,但齊佳妍不愿意,說看見周常安就頭疼,而且她的行李早就送到曹海云那里了。

曹海云在學校后面的街上租了一間房子,打算在外面的街上再租個小門面賣吃食。

齊佳妍去了正好給她幫忙。

周念念放假了,關平還給她布置了一堆書要讀,沒有事的時候,她就將自己前世記的一些衣服款式畫下來。

她只會最簡單的素描,但畫衣服樣式卻足夠了。

快到過年了,服裝店一開業,店里的款式新潮好看,價格也是大家能接受的范圍,一下子就吸引了許多顧客。

服裝店忙的一塌糊涂,周念念經常跑去陸擎風的服裝店幫忙。

她將自己畫好的圖紙拿給陸擎風,“你可以先寄兩張給廣城那邊的工廠看看,然后再和他們談合作。”

陸擎風安靜的將一疊紙翻完,雙眼晶亮的看著周念念,“這些全都是你畫的?”

周念念點頭。

陸擎風一把抱住她,狠狠的親了她一口,“我的念念真是太聰明了。”

李成宇恰好從里間抱著一堆衣服出來,看到這一幕,忍不住哀嚎:“能不能不要總在我面前這樣啊,真是飽漢不知餓漢饑啊。”

周念念被他這句形容說的有些囧。

陸擎風又甩了一包衣服在李成宇懷里,“你不會閉著眼睛啊,想做個飽漢,就趕緊讓你們家那位回來啊。”

李成宇將衣服放在地上,拆開開始掛起來,聞言撇撇嘴,“寒假一個月呢,這才過了幾天啊,回來還早呢。”

周念念幫著他拆衣服,聽他說起岳小夢,便問道:“你沒給小夢寫信嗎?”

李成宇拿著衣服的手頓了頓,然后大大咧咧的說:“寫信多麻煩啊,我連作業都不想寫,還寫信,那就不是我的風格。”

“你可以打電話啊。”

李成宇聳聳肩,“你可拉倒吧,我聽小夢說他們村里只有一部電話還在村委,我打了還得讓村委的人去叫她,想想都麻煩。”

周念念白了他一眼,沒好氣的將手里的衣服丟到了他腦袋上,“你嫌麻煩就別處對象,別談戀愛啊。”

“哪個女孩子受到心上人的信或者電話不高興啊?你真是一顆朽木。”

李成宇將頭上的衣服扯下來,不滿的咕噥:“你們女孩子就是麻煩,你怎么和陸哥一樣暴力了,一定是被陸哥傳染了。”

晚上陸擎風和周念念沒有回家吃,服裝店那條街上新開了家羊肉湯店,兩個人去喝羊湯。

大冷天,吃個羊肉病,喝一碗熱乎乎的羊肉湯,簡直就是人生一大享受。

周念念瞇著眼小口小口的喝著湯。

陸擎風見她心滿意足的模樣,忍不住搖頭笑:“一碗羊肉湯就讓你滿足成這樣,你可真好養活。”

周念念得意的點點頭,“那是,你能娶到我這么好養活的人,是你的福氣,要懂得珍惜啊。”

陸擎風眼眸一深,握住周念念放在桌子上的手,“這不還沒娶到呢嗎?什么時候能讓福氣快點到我懷里來?”

“就是啊,什么時候結婚啊?快點結婚吧,我等的黃花菜都涼了。”阿靚突然間出現在桌子旁邊,喊了一嗓子。

周念念驚得差點沒打翻手邊的羊湯。

“你從哪里冒出來的?”周念念沒好氣的瞪了一眼阿靚,“最近總見你神出鬼沒的,干什么呢?”

最近她經常都見不到阿靚,有時候早上起來看到她在窗臺上趴著,晚上回來又不見了蹤影。

阿靚神情有些蔫蔫的,“晚上回去再說,我比較好奇你們什么時候結婚啊?”

周念念無奈的瞪了它一眼,“我也不知道,要不你去問問我爸?”

“你爸又聽不懂我說話。”阿靚沮喪的耷拉下了腦袋。

陸擎風看著她和阿靚小聲的說著話,抬了抬下巴指著阿靚,“它嘰里咕嚕說什么呢?”

“催我們倆快點結婚。”周念念隨口道。

陸擎風雙眼倏然就亮了,甚至還伸手梳理了一下阿靚的羽毛,“第一次覺得你長的可真好看,不僅好看,還有見識。”

周念念:“......”

不就是催了一次婚嗎?用的著這么吹捧阿靚嗎?

阿靚顯然也有些受不住這一串吹捧,抖了下身子,看神經病似的睨了一眼陸擎風,“念念,我先回家等你哦。”

說完,噌一下飛走了。

陸擎風雖然不知道阿靚說了什么,但看它神情也知道自己被嫌棄了,聳聳肩看向周念念,“我是說真的,要不你試探一下周叔的意思唄。”

“我爸意思很明確啊,我二哥結了婚,白玉卿結了婚,我就可以結了,誰讓我是家里最小的呢。”周念念笑嘻嘻的喝完了碗里的湯。

陸擎風有些沮喪。

吃完飯回去的路上,連說話的興致都不高了。

周念念想起李成宇說的話,問陸擎風:“你覺不覺得李成宇和小夢之間好像有些不對勁,成宇他.....”

周念念思索了一下該用什么形容詞來描述,“嗯,他們之間好像沒有那種熱戀的感覺啊,不,確切的說,應該是成宇沒有。”

她和岳小夢住一個宿舍,岳小夢提起李成宇的時候,會臉紅羞澀,眼中會有一抹甜蜜。

而李成宇提起小夢的時候,似乎過于平靜,少了兩分甜蜜。

“李成宇是怎么回事啊?”

陸擎風蹙了蹙眉頭,“念念,感情是兩個人的事情,我們做朋友的可以關心,但不能插手,你覺得呢?”

周念念抿了抿嘴唇,悶悶的點頭,“我只是怕小夢受傷。”

他們自小和李成宇一起長大,了解李成宇的性格,他看起來開朗活潑,但性格就像一個沒長大的孩子一樣。

陸擎風揉了揉她的頭發,“我會找時間和成宇聊聊的,很晚了,快回去睡吧。”

說罷又幽幽的加了一句:“什么時候才能不用送你回家睡?而是我們一起回家睡。”

他的話音重重的咬在了睡字上,周念念被他話里傳遞出來的意思囧了一把,臉不由自主的熱了。

這么下去,陸擎風就快成一枚怨夫了。

她瞪了陸擎風一眼,開門進去了。

家里人都已經睡下了,她徑直進了自己的房間,看到在窗臺上趴著的阿靚,“為什么催我結婚啊?”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