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我的霉神男友 > 第194章:我不干
婚就這么定了。
雖然,當天晚上,徐金元他們不太情愿,說太過倉促,沒有請七大姑八大姨來做見證,但是實際上,算是同意了的意思。
柳媚兒他們,自然想著趁熱打鐵,不愿意拖太久。
你說需要挑個好日子,風風光光的開著車子過來定,那這個月的每一天,都是好日子。
你說孩子們靈魂還沒換回來,親戚們瞧出端倪不好,那下周六就挺好,他們倆的身體也換回來了,時間又剛好周休,大家都不忙。
你說需要時間跟親戚們解釋,沒關系,我們可以幫你解釋的。
總之,就是徐金元怎么推脫,他們就怎么對應,跟狗皮膏藥一般,扒都扒不下來。
最后,徐金元夫婦,只能同意了。
要是再不同意,只怕這三個人,能把他們磨到第二天早上。
晚上十一點多,柳煦他們才心滿意足的出了門。
“我有點后悔了!”
徐文若走不動路了,整個人混混沌沌的。
不是有一點,是真的后悔,江嘟嘟他們一家,這么努力的樣子,作為旁觀者,她很有些為自己擔心。
總覺得,他們這么熱情的背后,會不會有什么陰謀啊!
“那不行——”
四個人立馬回頭,堅決不給她后悔的機會。
好不容易把你父母給擺平了,你可不能就這么放棄我們家的嘟嘟。
“媳婦——”
江嘟嘟撅著嘴,咱們之前可是說好了,一生一世一雙人,相親相愛不分離,你咋能剛出門就不想要我了呢?
“閨女,這談婚論嫁是這樣的,男方家是需要有這樣的厚臉皮精神的!”
柳煦還是個泡泡龍,走在路上,吹著泡泡的他,尤其的拉風,要不是夜色深沉,路上行人不多,他這么一大坨,一定是最大的亮點,引來眾人的圍觀。
“是不是我們剛才說錯了話,讓你不舒服了?”
柳媚兒體貼的問著,難道是剛在她家,吃相太難看了,讓她心里頭生了悔意?
“我就心疼我爸媽,不想這么快就訂婚了!”
剛才在家里,自己的父母,全程處于被動,說什么都是被壓制的命運,自己想要幫忙,卻又被江嘟嘟跟徐文文拽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只能扒在門縫里看。
可憐天下父母心,徐文若越想越不對勁,越想越覺得對不起他們。
二十年的養育之恩,還沒有突然冒出的男朋友重要嗎?
一想到父母無奈的表情,徐文若就走不動了,愧疚跟心疼,壓的她喘不過氣來。
“我都還沒有畢業,訂婚什么的,是不是太快了?”
自己是不是應該堅持到畢業上班以后,再去考慮訂婚結婚?
“不快,這哪兒跟哪兒,以前人們結婚的時候,才十五六歲呢!”
江咕咕趕緊擺手,想要搶先解釋一波,卻因為回答太過沒用,被柳媚兒用腳踢了臉。
“你說的那都是什么時候的老黃歷了?現在是21世紀,21世紀知道嗎?”
真是豬腦子,不會講話就不要講話,萬一說錯了,把剛拐到手的兒媳婦給嚇跑了,那可怎么辦?
“文若,舅舅來之前是不是跟你談過心的啊?”
柳煦的龍爪子,牽住了徐文若的手,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著她,認真又深沉。
“但凡你有一絲不喜歡嘟嘟,不愿意跟他白頭到老,我們今天,是絕對不會違逆你的意思,跑到你家來提親的,你說對不對?”
徐文若被他說的一愣一愣的,仔細一想,好像是這么個意思。
來之前,柳煦確實是找她談了,關于自己父母對江嘟嘟的態度,如果自己真的認定他了,那就干脆一點,一不做二不休,提親得了。
“我當時為什么就同意了?”
思來想去,最后的問題,只能出在自己的身上。徐文若哭喪著臉,今天晚上,自己的爸媽,也沒有想象中的那么嚇人啊!
自己當時是鬼迷心竅了,怎么就同意了提親這個鬼畜的決定呢?
“我知道,今天晚上,你看到自己父母,很是心疼對不對?”
柳煦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著:
“你這樣子是正常的,說明你是個孝順的孩子!”
“正常嗎?”
徐文若摸了摸鼻子,你們不覺得我反復無常,沒有主見嗎?
“絕對正常,沒心沒肺的開心,那才是有問題呢!”
柳煦肯定的點了點頭。
作為女兒,從你有了喜歡的人,準備跟他白頭到老的時候,你的心底,就已經有了對父母的虧欠跟愧疚,同時,還有著對未知前途的迷茫跟擔心。
古往今來,婚嫁都是如此。
女兒長到談婚論嫁的時候,就要尋覓夫婿,訂婚成親,離開自己成長的地方,去夫婿身邊,一起成家立業。
身后是自己的父母,以及從小到大的熟悉環境,前途是迷霧里的慌忙,茫然不知所措。
作為父母,都是擔心孩子以后的日子,前途是個抓不住,也說不明的東西,這個時候,想要安心,就會有各種各樣的要求。
女方會希望男方有房有車有存款,甚至是婚前給彩禮,結婚后,帶回去的嫁妝跟彩禮,都要存在新娘這邊,婆家不可以輕易挪用。
滿足的條件越多,父母也就越放心,在出嫁的時候,也能夠越心安一些。
“當然,這樣的擔心,你也會有,你也能感受到他們的擔心!”
徐文若這樣的情緒,完全就是對未來的迷茫,裝上了父母的擔憂,最后一起在她心底矛盾盛開。
“你憑心而論,嘟嘟對你好不好?”
徐文若看了看江嘟嘟,低下了頭,他對她挺好的。
“舅舅對你好不好?”
徐文若點點頭,挺好的,替我籌謀劃策,排憂解難,從來都沒有說過她的不是。
“叔叔阿姨對你好不好?”
江咕咕跟柳媚兒,柳煦還不敢直接說公公婆婆,怕刺激到她脆弱敏感的神經。
“都挺好的!”
人心是可以通過眼睛表現出來的,徐文若能夠感受到他們的喜歡跟疼愛。
“那你還擔心什么?”
柳煦問道,是怕江嘟嘟對你不好,還是未來你嫁過來以后,我們會欺負你?
“沒有擔心那些,就是覺得,對不起我爸媽?”
說來說去,歸根結底,還是覺得愧對父母。
“這個你放心,以后你跟嘟嘟結了婚,他就是你爸媽的半個兒子,你要是覺得虧欠,往后就讓嘟嘟跟你一起,好好在這人間,孝敬他們到百年!”
柳煦安慰著她,閨女總是要出嫁的,父母擔心你,也是愛你的表現,你心底有愧,說明你是個好孩子。
你放心,我們神仙,不會要求這個那個,讓你們夫妻倆為難,只要你們過得好,我們就開心。
“往后,父母有的是機會孝敬,但是丈夫,可是可遇不可求的!”
這句話是重點,說完這句話以后,柳煦就給江嘟嘟使了一個眼色,示意他到徐文若身邊來。
等到江嘟嘟拉住徐文若的手,柳煦他們三個長輩,這才退場,屁顛屁顛的跑遠了。
“對不起!”
“對不起!”
兩個人異口同聲。
“我不該這么不堅定的!”
經過柳煦的一番勸解之后,徐文若是真的釋懷了,沒有再糾結著放棄跟推遲今晚的努力。
“是我的問題,沒有給你足夠的安全感!”
江嘟嘟忙搖頭,媳婦,別說了,都是我的問題。
但凡我能夠讓你堅定不移的選定,也就不會有這一絲的動搖跟后悔了。
“我還不夠好,我知道的!”
他還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沒有,你挺好的,是我,我性格如此,沒什么主見!”
想到自己的這個缺點,徐文若就發愁,以后可怎么是好?
“媳婦很好的,不能說媳婦的壞話!”
就是媳婦自己,也不能夠這么說自己。
“哪兒有的事兒,人都是有缺點的!”
徐文若心頭一暖,抿嘴露出了一絲微笑。
“不管不管,我媳婦就是十全十美,誰都不許說她的不是!”
江嘟嘟卡著腰,一臉的認真嚴肅。
“我自己都不能說嗎?”
徐文若嘟嘴問著。
“不能,會打擊到我媳婦的自信心的!”
江嘟嘟搖頭,態度很堅定:
“反正在我面前,任何人都不能說她的不是!”
別人他是管不住,但是有一點,不能在他面前說。
“誰敢詆毀我媳婦,我就讓他倒霉,八輩子的那種!”
江嘟嘟是很認真的,我可是個霉神,六界聽了都犯愁的那種。
“那你呢,我跟你在一起,要是你的屬性回來了,我倒霉了怎么辦?”
徐文若問了一個恰到好處,江嘟嘟沒有辦法回答的問題。
“怎么不回答了啊?”
突然地沉默,讓原本舒緩的氣氛,又緊張起來。
徐文若似乎是意識到了什么,愣愣的看著他,
對啊,他的霉神屬性,在去年的時候,沒少讓自己吃虧呢!
“媳婦,我有個辦法!”
思來想去,似乎也就只有這么一個辦法了。
“什么辦法?”
徐文若的右眼皮子跳了起來,總有預感,他的回答會很奇葩。
“要不我們不換回來了吧!”
“啥?”
徐文若愣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他說的不換回來,是指的什么。
“不行,不行,堅決不行!”
許文若立馬把頭搖的跟撥浪鼓一樣,我不要做霉神,你都不做,為啥要給我做,不干不干,我也不想當男的,還是讓我回自己的身體吧!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