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大魔王嬌養指南 > 第382章 查因
    就在這時,千歲神色一動,取出詭面巢母蛛,放在耳邊細聽了一會兒,才對燕三郎道:“曲云河那里遇上麻煩了。他返回香水堂,發現那里已經被官兵查抄。”

    分頭行動之前,她給了曲云河一只詭面巢子蛛當作單向通訊器用。謝家屯離娑羅城只有區區幾里,還在子母蛛的通訊范圍之內。不過她讓母蛛放低了聲量,否則外頭到處都是巡邏的哨兵。

    燕三郎面色一動:“女東家被抓了么?”他不在乎香水堂到底是什么成份,被抓了多少人——走進香水堂時,他就知道這地方在衛境并不是個合法組織——但自己三人需要特許令來通行衛境,他不希望女東家被抓,否則兩邊任務都完不成。

    “還不清楚,但看官兵將那里圍得水泄不通,連附近的鋪面也在嚴查,應是沒有。”千歲低聲道,“曲云河在街邊多站了一會兒觀望,身后就被人綴上了。”

    燕三郎嘴角微勾:“他故意的吧?”

    “嗯。”曲云河也是個老油條,知道找不著線索的情況下,最好的辦法就是讓線索自己來找他。“先前有不少人見到我們進出香水堂。我們是生面孔,曲云河又在那里重新出現,很容易被人盯上。”

    燕三郎也道:“暗中監視香水堂的人,留意到他了。”

    “他說,追蹤他的人不似官兵。”曲云河這點眼力還是有的,“他趕在宵禁前出了城,往這里來了。不過路上有人堵截,他打算束手就擒。”

    燕三郎下意識抬頭,今晚是個大晴天,繁星漫空,連風兒都很溫柔。“走,去迎他。”他和千歲蹲在這里,暫時也沒想到什么好辦法,不如先去解決特許令的問題。

    不管有多少麻煩,總歸是一件一件解決。

    不過這里的情報亦很珍貴,不能輕易放棄。千歲想了想,取出一只詭面巢子蛛,對著它低低說了兩句,而后在它后背上輕拍三下,再將它放到最外頭的樹枝上。

    千歲嘟起紅唇輕輕一吹,就有一股子沒來由的風兒掠過,將這小蜘蛛卷了出去。

    它輕若無物,在空中飄飄蕩蕩,隨風前行。不過它尾部其實牽著一根絲線控制風向和速度,以保證它最終不會飛過頭,而是慢悠悠落到了謝家屯里。

    它落在一間草房子上,又順著長草溜下來,往主帳靠近。

    它沒有趨向最光明處,而是潛在帳口。

    恰好這時有人走進,它也就趁勢從卷簾縫隙里鉆了進去,落到距離韓昭最近的一名親兵后背上,悄悄伏進后襟。

    直到它平安著陸,千歲才對燕三郎道:“走吧。”

    燕三郎看著她,目光奇異。

    “怎么?”她下意識撫了撫自己臉蛋,嗯,很嫩很滑呀,“我臉上有花兒?”

    “我想不明白。”

    “你那么笨,能想明白什么?”千歲沒好氣,“說吧,我幫你參謀。”

    “你連小世界里的蟲子都討厭,為什么不怕詭面巢蛛?”講道理,詭面巢蛛的模樣比昆蟲要獰惡不知多少倍,并且渾身還長滿剛毛,千歲卻可以對它的丑惡視而不見,把玩于掌心。

    可是竹蟲肥肥白白,和詭面巢蛛相比不知道可愛多少倍,為什么千歲就避之惟恐不及?

    這問題已經盤旋在他心頭很久了,終于不吐不快。

    千歲瞪他一眼,以“你真笨”的口吻告訴他:“因為詭面巢蛛是我養大的啊。你會害怕自己養大的東西嗎?”

    “……”好像很有道理的樣子。

    當下兩人躡手躡腳退出了謝家屯外圍,牽馬又走了半里路,燕三郎這才翻身上馬,專揀小路往娑羅城方向而去。

    ¥¥¥¥¥

    謝家屯。

    鎮北侯韓昭沒有征用民居,只讓衛兵搭了個主帳。前線吃緊,他只是撥點時間來檢查這里的進度。

    聽完楊校尉,也即是下午應付村老的那名軍官關于謝家屯軍鎮修造進度的匯報之后,韓昭再度強調:“最遲明日午后,旗樓就要開始搭建。謝家屯和前線大營互成犄角之勢,又可守望娑羅城,早日建好,早日呼應。攸人最近異動頻繁,恐怕也盯住這里,你要做好準備。”

    楊校尉應下了,隨即告退。

    韓昭坐下閉目,掩去了眼中疲色。他率部眾從北境趕到這里,天長路遠,奔波了一個多月。結果東南前線的情況比他料想的更糟,軍心渙散,后勤混亂無力。他才到四天就和攸人硬碰硬打了兩仗,一場未分勝負,一場大獲全勝,終于挽回一點士氣。

    他是帶兵打仗的行家里手,前線和后勤都能安排得明明白白。可是事兒千頭萬緒,都要他來做決定,哪怕韓昭是鐵打的身子骨,這會兒也覺出了疲憊。

    在這里自然不可能倒頭大睡,韓昭抓緊間隙閉目養神。

    邊上的心腹不敢打擾,侯爺這幾天太累了,亟需休養。

    帳里安安靜靜,只有外頭兵員雜亂的腳步聲。

    約莫是一刻鐘之后,有人靠近,在帳外停下。

    親衛還在猶豫是不是喚醒韓昭,他已經睜開了眼:“外頭何人?”

    “徐大夫來了。”親衛輕聲道,“就是給錢將軍驗尸的大夫。”

    “請。”

    徐大夫年過五旬,身型微胖,被人連夜從幾十里外請過來。外頭天寒地凍、呵氣成冰,他一走進溫暖的帳中,忍不住連打兩個噴嚏。

    那聲音格外響亮。

    親兵:“……”

    徐大夫反應過來,也惴惴然上來見禮。

    韓昭仿佛沒聽見那響亮兩聲,沖他點了點頭:“勞煩徐大夫將檢驗結果再述一遍,細節不可遺漏。”

    徐大夫趕緊應了聲“是”。錢將軍暴斃軍中,地方官嚇得兩股戰戰,深知其中必有蹊蹺,不敢只請仵作,還把城中最好的大夫也一并找去驗尸。

    韓昭事先看過報告,現在只想聽細節。

    “我趕到時,錢將軍已經去世三個時辰,尸首卻還沒有僵硬,皮膚泛紅但柔軟,尤其面紅如血,脖筋鼓脹。他保持蜷縮姿態,兩手緊握。”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