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都市絕品狂尊 > 第0409章 另一批人
    “锃锃”兩聲,兩個人手中同時出現了一件靈器。
    姜巖手中是一件上品靈器木系寶劍,那可是出自長興山的靈器,也是當年他參加仙門大比的時候的獎品。
    而夏震庭手中的兵器,卻是一把大錘。
    “它竟然在你的手中?”姜巖看到夏震庭手中的兵器時,忍不住喊道。
    姜巖這一聲大喊,直接將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到了夏震庭的手中。
    “集亡錘?!”全場年齡最大的寧忠澤也忍不住喊出了這大錘的名字。
    不錯,此時夏震庭的手中拿著的,正是當初趙巖從夏震業的手中“繳獲”來的集亡錘。
    “集亡錘?”其人也都好奇的重復了一句。
    很顯然,并不是所有人都認識這個夏家的傳家之寶。
    “這集亡錘是夏家的傳家之寶,傳說當初的夏后啟,就是憑借著這把集亡錘打敗了伯益,取得了華夏的統治權。”
    “但是自那以后,整個夏家就再也沒有人能夠拿得起這柄大錘了。”
    “原因無他,就是因為這天地環境的不斷衰敗,已經沒有人能夠達到夏王當年的境界。”
    “不過,這夏震庭不過是金丹巔峰的境界,他是如何拿得動這集亡錘的呢?”
    寧忠澤說完這句話,轉過頭來,將目光落在了趙巖的身上。
    其他人當然也想到了,如果說金丹巔峰的夏震庭,能夠拿得起這只有化神境界才能夠拿得起的集亡錘話,那么只可能和這位趙先生有關系。
    從趙巖以往的表現來看,似乎任何奇奇怪怪的事情發生在他的身上都不能稱之為奇怪了。
    而他們不知道的是,夏震庭之所以能都拿的起這集亡錘,不僅僅是和趙巖有關系,還與七郎山的那名元嬰境界的老頭凌子楷有著莫大的關系。
    凌子楷是一個煉器大師的身份,恐怕連林良天都不知道吧?
    凌子楷雖然是煉器大師,但是他的煉器水平還遠遠達不到煉制寶器的程度。
    不過,他可以在趙巖的指導之下對寶器進行煉化。
    寶器的煉化可以給寶器附加一些屬性,而這集亡錘在被凌子楷煉化之后竟然附加了一項特殊的屬性,那就是降低了佩戴集亡錘境界的屬性。
    也就是說,就是金丹境界的修士也可以使用集亡錘。
    這個結果讓趙巖非常的滿意。
    當時趙巖就想到了,讓夏震庭帶著這集亡錘跟著自己前來參加仙門大比,那樣的話,無論在仙門大比的現場遇到任何的突發狀況,都能夠迎刃而解了。
    這簡直就是一個超級外掛,當別人還是小蝌蚪的時候,夏震庭就已經擁有了一個成年青蛙的舌頭。
    這該有多嚇人呢!
    而趙巖對于其他人看著自己的好奇的目光,卻只是一笑置之。
    他當然不可能告訴他們,這集亡錘曾今被一個元境界的人煉化過,凌子楷可是他的一個重要底牌,可不能輕易的暴露。
    “哈哈哈哈!”這時候,場下的姜巖,看著夏震庭手中的集亡錘大笑著說道:“幸虧夏震英走的早,要是他此刻在場的話,應該會將鼻子也給氣歪了吧?”
    “堂堂夏家的傳家之寶集亡錘,竟然被一個家族的棄子拿在手中,這不得不說是一個極大的諷刺。”
    “就是不知道,以你金丹巔峰的境界,到底能不能發揮出這集亡錘的威力?”
    夏震庭聽了姜巖的話之后,也沒有任何特別的表現,只是簡單的回應了一句說道:“你試試不就知道了?”
    “好,本座今天就要看一看,拿著集亡錘的夏震庭,是否還能展現出當年的風采。”姜巖說著,已經操起他那碧綠色的寶劍,朝著夏震庭就奔襲而來。
    而夏震庭則是手執集亡錘,一臉鄭重的在那里等著姜巖的到來。
    看到這一幕,所有人的表情都非常的怪異,因為他們發現好像七郎山來的人都有一個共同的特征,那就是在戰斗的時候,總是那般的自信。
    在別人努力的要攻擊他們的時候,而他們卻都是站在原地等待著別人的攻擊。
    之前的曲勝男就是這樣,此刻的夏震庭還是這樣。
    但是,他們接下來就發現了夏震庭和曲勝男的不同之處。
    因為在姜巖的寶劍要朝著夏震庭的腦袋劈下來的時候,夏震庭卻并沒有躲開。
    而是選擇舉起集亡錘和對方硬抗。
    之前的曲勝男在面對對手強力攻擊的時候,卻每一次都是選擇躲開的。
    “叮當”
    “咔嚓”
    兩件兵器接觸的一剎那,發出了兩個完全不同的聲音。
    即便沒有看清楚發生了什么,但是僅憑著聲音,人們也能夠猜得到,姜巖的寶劍,廢了。
    “青林!”姜巖大吼一聲,那聲音里有憤怒,也有悲傷。
    他立即停止了攻擊,伸手撿起已經斷成兩截的青林寶劍,臉上盡是悲傷。
    這可是陪伴了他一百多年的靈器,也是他當年獲得仙門大比第一名的榮譽代表。
    此刻卻被集亡錘給一擊折斷。
    “自己腦子有坑,還在這里哭天搶地的,毫不知羞!”又是祝霖鷹的聲音。
    “師兄,為什么你說這個姜巖的腦子有坑啊?”站在祝霖鷹身邊的祝青燕不解的問道。
    祝青燕這一問,周圍的人也馬上來了興趣,紛紛看向祝霖鷹,想要聽他的解釋。
    祝霖鷹好像非常有興趣解釋這件事一樣,只見他大馬金戈的往面前的桌子上一坐,然后指著場中的下姜巖說道:“他,一個活了近兩百歲的老家伙,明明知道夏震庭前輩手里的集亡錘是寶器,還要用自己的靈器去硬碰,你們說,這腦子是不是有坑?”
    “哎……告訴你們,腦殘這個病很嚴重,只能小心防御,是無法痊愈的,并且……”說道這里,祝霖鷹還看向另一個方向的姜華說道:“還會遺傳哦?”
    “你……”那邊的姜華本來還在為之前的事情發呆,但是他一聽到祝霖鷹這話,突然就醒了過來,他朝著祝霖鷹露出憤怒的表情,好像要將祝霖鷹吃掉一般。
    而祝霖鷹絲毫不帶和他客氣的說道:“你給我收斂一點,現在可不是大比,要是再打起來,我可不會再認輸了!”
    一聽這話,周圍的人都有些想笑。
    他們想到了之前祝霖鷹在占據絕對優勢的前提下認輸的場景,當時獲得“勝利”的姜華,別提有多不堪了。
    姜華被祝霖鷹一陣揶揄,也不能說出個一二三來,最終也只能負氣閉嘴,將目光看向場中他的太爺爺姜巖。
    而此時的姜巖早已經從地上站起來,他將青林寶劍的兩截收了起來,轉身再次看向夏震庭,一臉冷漠的說道:“就是不使用武器,本座一樣不懼你!”
    其實此刻場中的所有人幾乎都已經能夠猜到此戰的結局了,但是他們卻不明白,這個姜巖緣何還在這里堅持。
    難道他在拖時間?他還有什么底牌沒有拿出來嗎?
    而聽到他這幾句話的趙巖卻是嗤然一笑說道:“要是你想拖時間,大可以坐下來慢慢等,你的人應該還沒那么快趕過來!”
    什么意思?
    趙巖的這句話,讓現場的所有人都摸不著頭腦。
    “趙先生這句話是什么意思?難道姜巖真的還有底牌?”
    “就是呀,他們姜家的那些金丹不都在現場了嗎?那些筑基強者也都來的差不多了吧?”
    “也不好說,有的時候,為了達到目的,有些人可是不惜出賣利益來換取別人的支持的。”
    “你的意思是說,這個姜巖很可能請了外援?”
    “那還用說嗎?姜家和姬家的強者數量幾乎不相上下,即便姜家的武技和術法對姬家有所克制,但是也不能占據絕對的優勢。”
    “你們也都看到了,姬家好像是站在趙先生這一邊的!”
    “也對,如果在加上夏震庭和姜桓的話,姜巖的勝算還真不怎么高!”
    趙巖的這句話不僅是觀眾們好奇,坐在趙巖身邊的楚修,也好奇的問道:“趙先生這是什么意思?”
    趙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然后看著場中用不解的目光看著自己的姜巖笑著首說道:“你是不是好奇,為什么本尊會知道這些?”
    姜巖聽了趙巖的話,卻是并沒有回答,但是他疑惑的眼神卻是沒有變。
    看到將姜巖的神情,趙巖也不在等待他的回答,接著說道:“其實,昨日進入小世界的人,除了姜桓他們之外,還有另外一批人。”
    “不過,和姜巖他們不同的是,這批人的目標不是元洲小世界,而是本尊!”
    聽了趙巖的話,現場所有人都不僅大吃一驚。
    就連楚修,夏震庭,甚至是曲勝男都非常的震驚。
    因為在此之前趙巖根本就沒有向他們透露過。
    而聽到趙巖這句話的姜巖,此刻卻是滿臉的驚異。
    他此刻的神情就好像是告訴大家,趙巖又猜對了!
    “這……到底是……趙先生,怎么回事?”楚修都已經語無論次了。
    竟然還有一批人,而且這些人還是針對趙巖的,這是怎么回事,他怎么也想不通。
    趙巖能夠參加此次大比,是他們長興山的意思,很少有別的勢力知道。
    即便仙門九洲有些知道的,那些知道這件事的人,也不可能針對趙巖呢?
    “這件事,本尊還不得不感謝姜桓他們!”趙巖接著之前的話說道:“昨天姜桓去我的處所接我的時候,我的房頂之上也出現了一些人。”
    “當時本尊以為那些人也是姜桓的人,于是便沒有在乎,不過,昨天有很多事情本尊想不通,于是便走上房頂去查看,在那里本尊發現了一種非常奇怪的氣息。”
    說道這里,趙巖發現周圍的人都瞪大了眼睛,撐起耳朵在聽自己說話,心中不禁嗤笑了一聲。
    然后他繼續說道:“那種氣息既不是姜家的,也不是姬家的,更加不是他們的。”
    “也正是因為如此,本尊將這件事和城主聯系在了一起,雖然有些說不通,但是暫時就是這樣聯系的。”
    “而今日在現場,本尊卻定了城主黎剛只不過是魂殿的使者,他身上更多的是靈魂的氣息。”
    “而昨天晚上出現在房頂的那些人,他們的氣息卻和靈魂不沾邊。”
    “不是姜家人,也不是姬家人,更加不是黎剛的人,那么只可能有另外一種可能,那就是,那些人呢的目的不在于元洲。”
    “那么這些人來到我的房頂,目的為何呢?”
    “于是本尊想到了提前離開的夏震業,他為何那么急于離開呢?在仙門大比中有這種先例嗎?”
    “看著大家的表情本尊就明白,肯定沒有過。”
    “那么,這就很好解釋了,那些人是夏震業的人,夏震業并沒有離開小世界,而是被人藏了起來。”
    “說直白一些吧,那些人就是被姜士崇的繼承人藏起來的!”
    “至于他的目的是什么,不用本尊在解釋了吧?”
    聽完趙巖解釋,楚修還是有些不明白,于是繼續問道:“夏家人要針對你,這點不奇怪,可是,在你們重新回到天元城之后,他們為什么不繼續行動呢?”
    “哈哈,因為姜士崇已經在他們之前起事,盡管最后失敗了,但是我們所有人不得不承認,昨天都沒有睡好吧?”
    “因為我們心有余悸,整個晚上都在警惕著再發生些什么,那些人考慮到不能順利拿下本尊,所以才會選擇藏起來,后面再找機會。”
    但是,這似乎還是不能滿足楚修的好奇心,他還準備問什么。
    不過趙巖沒有等待他問就直接說道:“因為,他們沒有想到出現了姜華這個奇葩,讓姜巖提前冒了出來。”
    “所以,那些人趕過來還需要一些時間。”
    說完這些,趙巖一臉期待的看向姜巖問道:“怎么樣姜家二長老,本尊猜得可有那里不全面的?”
    此刻的姜巖已經對趙巖無語了。
    他沒有想到趙巖竟然能夠將這些細節都考慮進去,最終他的猜測居然毫無偏差?
    “趙北辰?你到底是什么人?為何你什么都能夠猜得出來?”
    “我在想,如果昨天家主不起事的話,你是否已經被那些人給捉了去了?”姜巖好奇的問道。
    “這個問題不難證明,等著他們來了之后,你就能得到答案了!”趙巖始終保持這一張笑臉說道。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