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劍破拂曉 > 0318 太監穿舊衣 城頭女帝泣
新登基的女帝親自帶兵前往激戰的呼葉山,消息不脛而走,麻京郡全郡百姓盡知。麻瑞雪在百姓心中地位攀升,遠遠超過了老皇帝麻豐碩。
至于消息如何走漏,自然是朝廷官員們的陰謀陽謀。知情人看破不說破,不知情人看不破也無法說破。
金色蟒袍的女帝游視麻京郡,親**問災難中受累的百姓。
從國庫支出銀兩,房屋倒塌的出錢重新建造。糧倉被燒毀的,朝廷出錢重新補齊。
先是勇敢身先士卒,后是關心百辛事無巨細。麻瑞雪的聲望一度拔到頂點,直追開疆擴土的麻壽國太祖。
皇宮一戰禁衛軍損失殆盡,守城軍所剩十不存三。其他駐軍原水解不了近火,而清理呼葉山又迫在眉睫。
幸好有麻瑞雪積攢下來的人氣,登高一呼后,麻京郡百姓紛紛出力。
不過麻瑞雪的確心系百姓,不以國事為重而是以百姓為先。
清理呼葉山的勞役要經過嚴格篩查,家中有老有三子且均滿十六歲,方可有一子參與呼葉山清理。
家中無老有妻有兒,不可前往呼葉山。家中無老無妻兒,孑然一身者可前往呼葉山。
理由很簡單,麻京郡受災嚴重。不能為了朝廷兒舍棄自身小家,必須每家每戶中留有足夠的勞作力。
此舉即是造福百姓,又得百姓民心。一舉兩得,暫時看削弱了呼葉山的勞動力。長久看,穩固了麻壽國的凝聚力。
即便滿足以上條件,書生文人也不可參與其中,退伍老兵不可參與其中。
一文一武國之棟梁缺一不可,文人要安心在家讀書做學問。
為兵為將著,即使退伍也是為麻壽國鎮守過一時。不能老有所累老有所苦,無需前往呼葉山。
一文一武雙管齊下,兩方皆重不相輕。仕子心向朝廷,軍武心守國家。仁政得人心,麻瑞雪面面俱到。
最為百姓茶余飯后的談資,是這位新登基的女皇帝所住住之處,也就是麻壽國的皇宮沒有禁衛軍看守。
麻瑞雪放言,行的正坐的端,不怕有人來刺殺。
大膽行徑再令百姓高看一眼,認為這位皇帝當真是不做虧心事。
其實麻瑞雪的確沒做虧心事,不過沒有禁衛軍一說,實屬無奈。
皇宮和呼葉山一役,禁衛軍死傷殆盡。一時半會沒得人選,其他軍營調動需要時間。
何況新登基的皇帝,而且是麻壽國有史以來唯一的一位女皇帝。軍方自然有將領反對,撥掉軍武事宜更是有意拖延。
現如今的皇宮內,只有一百左右的輔龍會成員幫忙看守。還有一位劍道宗師和不二道士。
這倆人的境界在麻壽國數一數二,一般的雞鳴狗盜之輩前來有所圖謀。討不到什么好處,無非是自投羅網。
照顧麻瑞雪起居的是一位新入宮的小太監,身上總是掛著別人穿過的宮服。
朝廷有分發嶄新的宦官服,這位小太監不舍得穿。整整齊齊的疊放起來,說是等身上的穿破了不能穿了,在換上新的。
小太監照顧人的能力委實不咋地,簡單的洗臉水不是涼了就是熱了。冷熱適中的時候,幾乎少的可憐。
正常是一日三餐,小太監估計是從小經常挨餓,視吃飯為人生第一大事。硬生生被他給鼓搗出一日六餐。
麻瑞雪也不生氣,適時的教小太監該怎么做。到不是為了將自己服侍更舒適,而是要小太監學會照顧自己。
皇宮內的大公公小公公多不勝數,皇帝的起居等,沒有小太監照顧也有其他太監掙著搶著做。
而麻瑞雪只遷就一位小太監,每天把他帶在身邊。本不想讓小太監辛勞,奈何不懂照顧人的小太監卻勤快異常。從早到晚很少有閑暇的時候,總是能找出一些工作。
皇帝麻瑞雪被小太監折磨的不輕,硬生生從每日三餐改為六餐。女子愛美喜瘦,麻瑞雪也不例外。
吃多了會胖,還得捏著鼻子每日六頓。無奈下只得少吃多餐,享受嬰兒級別的待遇。
小太監是皇帝身邊的紅人,官位等階不高,宮內大大小小的宦官卻對其敬若神明。
每天都會有人送來各種奇珍異寶,以及私藏的字畫古玩。
小太監對這些不屑一顧,名言只喜歡穿過的舊宮服。
投其所好且不用浪費,舊宮服源源不斷的送入小太監府邸。
更有甚者,為了討好小太監,拿嶄新的宮服花高價做舊。
小太監不知道這里的各種門道,舊宮服也不值多少銀兩。算不得中飽私囊,故而坦然接受。
至此小太監每年分發的嶄新宮服,全部整整齊齊的疊放在一起。
久而久之,穿舊宮服成了一種習慣,也成了一種喜好。
麻瑞雪成提過,給小太監改一個名字。甚至可以賜國姓“麻”。
小太監每次都笑著拒絕,理由也很簡單。苦日子走過來的,雖然現在不愁吃不愁穿,但是不想忘記過去的窮苦日子。
留著這個名字,時常能想起以前吃過的苦。才會始終勤勞的侍奉皇帝陛下。
小太監沒讀過書,說不出不能忘本,堅守本心等大道理。
一席平淡話語,放在皇帝麻瑞雪眼中,卻是與眾不同。是真話,是實話,就夠了。
皇宮的小太監一般都叫小喜子、小春子。老一點的太監則都尊稱喜公公、春公公。
唯獨這位小太監,自從女帝登基后就一直用他服侍。沒人能取代他的位置,哪怕是風燭殘年,身體不能自理。仍然要每天跟隨皇帝的身邊,但不再是他照顧皇帝,而是皇帝命令其他公公照顧他。
這位小太監也有一個至始至終不變的名字,和其他公公截然不同。在別人眼里是笑柄,在他眼里是驕傲。
小太監名為小乞丐,自進宮以后,私下里見年歲稍長者,只稱兄長不稱哥。他的心理,大哥哥只有兩人,一個姓刑,一個姓蒲。
皇宮一役,姜延陵和不二道人功勞甚大。諸事完畢后論功行賞,姜延陵被封為麻壽國禁衛軍統領。
然而劍道宗師婉拒,稱習慣了自由自在的江湖生活,過不慣高墻深院的規矩日子。還是放他回去做姜家家主吧,一把年紀沒什么宏源,多出去游山玩水走動走動挺好。
麻瑞雪不強求,敕封姜家為麻壽國可與王家并列的貴族。家中土地和經商全部免稅,也可舉族搬遷至麻京郡。有皇室照拂,做事更加順風順水。
賜姜延陵一柄麻闕寶劍,上可殺昏君下可斬佞臣。即使她麻瑞雪昏庸無道,也可拿持劍削掉自己的項上頭顱。
如遇為禍地方魚肉百姓的貪官臟官,可持劍先斬后奏。王公貴族亦是如此,不分貴賤不分權柄高低。
麻瑞雪又敕封不二道人為麻壽國國師,預料之中的被婉拒。理由同樣簡單,不二道人,要對得起這個名字和自己說過的話。
只想有一座道觀,最好是自己一人的道觀。
麻瑞雪答應幫其建造一座道觀,但不是不二道人一人的道觀。落座在麻京郡,為麻壽國第一大道觀,道門也成為麻壽國的國教。
還有一人,當日趁麻瑞雪昏迷。見神仙姐姐除掉大妖,一切落下帷幕后悄然離去。原禁衛軍統領赫連城,和他的徒弟張青。
麻瑞雪想封賞卻找不到人,赫連城早已帶著徒弟和妻子遠走高飛。此人所做麻瑞雪很是理解,畢竟是把刀架在了麻豐碩脖子上。
現在馬豐碩是太上皇,整日看到禁衛軍里有一個要殺自己的統領,還不得日不能食夜不能寐。
赫連城自然也有他自己的想法,伴君如伴虎。今日可以加官進爵,明日翻臉便可拿出此事做文章。與其留在皇宮內整日惶惶不安,不如做個游俠兒逍遙自在。
至于以前的太子殿下,麻瑞雪格外開恩。貶為庶民發配邊疆,永不可回京。
安撫體恤皇宮一役陣亡將領,銀錢土地官位等,麻瑞雪盡量的給予最大的滿足。
姜延陵和不二道人不喜這些繁瑣事務,幾乎是同一時間請辭離去。剛剛走出皇宮大門,同時長呼一口氣放松至極。
又異口同聲:“還是逍遙自在好。”
姜延陵搭住同患過難的道士肩膀,說道:“找地方喝兩杯,我請客。”
“那敢情好了,既然姜大家主掏銀子,一定要找城內最貴的酒樓。”不二道人笑著應答,不望狠狠的痛宰一把。
姜延陵無所謂,隨意道:“地方你選,我不會像你那么小氣。給刑真術士的符文書籍,卻不給圖紙樣本。你讓刑真那小子單會畫符文,不會設計零件,如何能打造出稱心如意的甲胄來。”
不二道人一臉委屈,拿出一尊巴掌大小人甬立在掌心,尷尬道:“我哪有什么圖紙密集,就會這么一個人甬的零件構造。還是師門傳下的,給了刑真逆了師門的意思,我還跟著丟人現眼。”
姜延陵隨著其心意繼續說:“所幸當做忘記此事,來個只字不提。”
“哈哈哈”二人會心大笑之后,勾肩搭背漸行漸遠。江湖里來江湖里去,后面的高墻深院和他們不再有瓜葛。
卻說做上了太上皇的麻豐碩,居然發現清閑下來心情好了,身體隨之越發健康。比服用長生不老藥時,還要硬朗的多。
更是不計前嫌,大擺宴席宴請刑真、蒲公齡和小狗崽兒。
為了親近,幾人共坐一桌,沒有像皇宮里往常的單桌單食。
麻豐碩破天荒的親自起身,為刑真等人倒酒。堂堂的太上皇,這種待遇簡直逆天。
刑真等人極力勸阻,卻架不住老人的固執脾氣。
放下皇帝架子,滿臉的殷勤。
刑真試探著問:“太上皇,您老人家有話要說吧?”
“沒有,只是為了歡聚一下,幾位年輕人別多想。”麻豐碩隨意搪塞。
而后更是不遺余力的勸酒,逼迫的刑真和蒲公齡沒吃上幾口菜。
麻豐碩出奇的好客,拿出了皇宮珍藏百年的火靈釀。地地道道的神修靈釀,皇宮外絕無第二家。
命人給刑真的葫蘆倒滿不說,拿出十壇子要刑真等人走的時候一并帶上。
三巡過后見刑真和蒲公齡以及小狗崽兒,都有醉意精神恍惚。
突然開口問:“刑公子,你看我女兒瑞雪怎么樣?”
“別管她皇帝的身份,男大當婚女大當嫁,你未婚她未嫁,正好是天作之合。”
刑真將計就計,狠狠灌了一大碗火靈釀,而后一頭栽倒不省人事。
次日,行者、蒲公齡和小狗崽兒,偷偷溜出皇宮,一路向南。
皇宮城墻上,一軍武打扮的女子,望著三人鬼鬼祟祟的樣子。
羗爾一笑后,憂傷浮現:“終究還是走了,不是一路人不能強求。”
說話時,掌管一方山河的女帝眼眶濕潤。
“陛下,該上早朝了。”同是軍武打扮的小太監,出言提醒……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