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校花的全能教師 > 第215章 真感情,偽感情
    見了張雨桐詫異的表情,曹正軒趕忙說道:“如果你沒事,陪我一起去。”

    “不不,我就在這里等你。”張雨桐的臉微微有點紅。是有點尬啊。

    “那行。”

    曹正軒起身離去。洪美桂努力緊跟其后。因為步伐加快,洪美桂美屯的韻律感陡然加大,看的好幾個老師直吞口水。

    張雨桐心里說不出是什么滋味,只得拿出手機來擺弄,但她很清楚一點,曹正軒絕不是去做什么壞事。可是,人的心理就是這么微妙,明明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但心里還是不舒服,相信的只是自己的眼睛。

    曹正軒和洪美桂走到學校停車區,上了車,兩個人一個坐駕駛座,一個坐副駕駛座,曹正軒特意把玻璃降下三分之一。

    “你應該是選擇填補六十萬的資金缺口吧?”曹正軒開門見山地道。

    “我是有這個想法,只是曹總能原諒我的行為嗎?有一點我要解釋,瘟神他找人去找你是他個人的行為,跟我無關。我只為我那個晚上的錯誤行為負責。”洪美桂快語速地道。

    曹正軒聳了聳肩,“這不是原諒不原諒的問題。我很好奇的是,如果那個晚上我沒有控制住,現在會是什么情況?”

    曹正軒挑釁般地側身看著洪美桂。

    “不會有什么情況,因為沒有這個如果。因為曹總控制住了!本來我不理解,今天見了張警官,我能理解了。”

    “哈哈哈,洪財務好口才好思維,”曹正軒笑道,“那就不說如果了。還是那句話,不是什么原諒不原諒的問題。每個人都有犯錯的時候。但我想提醒的是,我曹正軒同一件事情只原諒一次。”

    “我懂了。其實等于曹總原諒了我。非常感謝曹總還給我一個機會,那我就說出我的選擇。我愿意填補資金缺口,因為我不想離開濟生,畢竟我是同濟生一同成長起來的。”

    曹正軒點頭:“是啊,你和兩個店長,都是濟生元老級的人物,和濟生有著深厚的感情,這也就是我那個晚上給你兩個選擇的原因。還有一點,看過晶森所有的賬目,我了解到你的業務能力很強。濟生的發展離不開你。”

    “謝謝曹總夸獎。不過,一次性拿出六十萬我真的很困難,”洪美桂做出為難的樣子,“這錢……我是該花的花了,也貼補了一些父母的花銷,還丟了一部分到我那房子的貸款上去。”

    “你就直接說你現在可以拿出多少?”

    “三十五萬。”

    “剩下的怎么辦?”曹正軒直直地盯著洪美桂的臉。

    “我……我會想辦法籌。請曹總給我時間。”因為曹正軒這么直直地盯著她,洪美桂有點慌亂,瞟了一眼曹正軒便收回眼光。

    “二十五萬你再到哪里籌?這樣吧,你分期償還,就像還分期貸款一樣,能借的借一部分,我給你三年時間。”

    “謝謝,謝謝曹總。”洪美桂表現得非常感動。

    “把感謝化為工作上的動力吧。那才是對濟生最好的回報。我們下車吧,否則我女朋友坐不住了。”

    ……

    送走了洪美桂,曹正軒帶張雨桐去醫院看望孫大偉和劉天生。

    車上。

    “你怎么就不問洪財務找我什么事情?她的美艷可是把辦公室里的老師都雷倒了的。”曹正軒低速行進。陽江一中到新人民醫院騎電動車才幾分鐘的事,開車兩三分鐘就到,為了說事,曹正軒方才這么做。

    “但你沒看見你的洪財務見到我時怔住的樣子嗎?”張雨桐反問道,只是臉上還有一點冷霜。

    “哈哈哈,做警官的也不實誠,明明心里咯噔了一下,特別是聽說我帶她去車上說事的時候。”

    “去。難不成你帶她去車上車震?”

    “咔,你也知道車震?要不……”曹正軒“邪惡”地看著張雨桐。

    “你說出來你就死定了。”張雨桐恨恨地。

    “哎,看來這一輩子要想有這種體驗是不可能了。”

    “你……”張雨桐轉而露出了笑容。

    車速再慢,也就那么點路程,還是很快就到了。兩個人走樓道上外科,曹正軒幾次拉張雨桐的手,都被張雨桐甩開了。張雨桐要注意形象,曹正軒就沒轍。

    孫大偉大腿上的傷基本控制住了,劉天生肩膀上的刀口還是有很重的炎癥,所以他的體溫還時不時會上彈,好在都沒有上過38°,在可控范圍內。

    曹正軒當心的是劉天生的心理。

    孫大偉找了個借口把曹正軒叫到樓道上。曹正軒扶著孫大偉走到樓道的盡頭。這是醫院的南端,可以借助窗戶看見醫院過去的水田和水田過去的山丘。水田里的稻子已經成熟了,稻穗沉甸甸的。再過十幾天,就是收割的季節了。

    “正軒你們來了,天生還說幾句話;你不在,他成天到晚都是悶著臉,要不就是蒙著被單睡覺。我真有點怕他拐不回來。”孫大偉道。

    “要有一個過程,”曹正軒嘆氣道,“二哥對付芹的感情太深了。”

    “主要是一點防備都沒有,雖然我們暗示過他,有一次我都說的非常直了。”

    “是啊。這種事情受傷的那一方總是被蒙在鼓里的。我好幾個大學同學的父母都是離婚的,聽他們說起來你簡直都不會相信,比如男的會把女的帶回來吃飯,或者女的把男的帶到宴席上陪自己的老公喝酒之后還一起打牌,可對他們的關系竟然還不知情。”

    “哎,這就是人間的悲喜劇總是能不斷上演新劇情的原因。正軒你還沒有接觸婚姻,所以不太關注這方面的事情。其實這樣的悲喜劇是很多的。”

    “但我相信世間還是真感情多于偽感情。你看,離婚的家庭不是很少數的一部分嗎?”

    “但不離婚不代表兩個人就是真感情。很多家庭貌合神離,夫妻之間已經沒有了真感情。”

    “這種情況也存在,可我還是堅定,就算剔除這一部分,有真感情的家庭還是占絕大多數的。就像大哥和大嫂,就不存在什么威脅,對不?”

    “那當然了。我和水芬的感情那是經受得住任何考驗的,壓根兒不會去打所謂的愛情保衛戰。”

    “這個我和雨桐都看出來了。剛剛雨桐還悄悄地跟我說,嫂子的眼里只有你。”

    “就沒看出我的眼里只有嫂子?”孫大偉反問道。

    “沒有。我們兩個都沒有看出來。”曹正軒故意道。

    “哈哈,你們倆是故意損我。”孫大偉開心道。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