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史上最強煉氣士 > 第一百三十七章 真面目
廣宇寒看到這一幕更是汗毛倒豎,眼中滿是絕望,“求求你,放過我的妻兒,他們是無辜的,你放過他們,我甘愿成為你們的食物……”
‘小矮子’面色猙獰,他狠厲道:“現在求饒,晚了。”
他并沒有夸大其詞,當光罩把山海部落徹底籠罩起來的時候,所有人透過微弱的光線能夠看到一頭頭漆黑如墨的怪物從四面八方的地面鉆了出來。
他們的身體沒有統一的樣子,就好像是人用橡皮泥和墨水混合隨便捏出來的形狀。
他們那長滿黑色獠牙的嘴里發出了瘆人的凄厲嘶叫聲,就好像居住在陰暗潮濕洞穴內的蝙蝠,只聽其聲都讓人頭皮發炸。
小狐更是死死的抱住陸揚風的胳膊,生怕他會離自己而去,每每有危險來臨,她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陸揚風。
“果然是深淵惡靈,數量還真是不少!”陸揚風看著四周呼嘯而來的怪物,他并沒有絲毫驚慌,這個世界能讓他驚慌的事情實在是太少。
真氣籠罩四周,一道圓形的罡罩將所有人籠罩其中,這些深淵惡靈就如沒有意識的僵尸瘋狂的撕咬撲來,卻根本無法穿透罡罩半分。
此時此刻,陸揚風的意識已經來到了氣海之中。
氣海深處,昊日虎正興奮的吸收著四面八方的無形力量,他要把自己變得更強,雖然不知道這里是什么地方,但他只要知道這里能讓他恢復力量,能讓他變強就夠了。
“昊日虎,看來你打算常住我這了啊?”陸揚風淡淡道。
“怎么?你要趕我出去?!”昊日虎面色一變道。
說實話,他現在還真有些害怕陸揚風會把他扔出去,這種寶藏地帶還等待著他的深入發掘,就這么離開他心有不甘啊。
陸揚風說道:“你想常住這里自然是可以的,不過你也得能做點什么讓我滿意的事吧,交易是公平的,我讓你享受到了這里的好處,我的好處呢?”
昊日虎的神色緩和了些,只要不直接趕他出去,這對他來說就夠了。
“你想讓我做什么?”昊日虎問。
“沒事兒幫我解解惑,幫我著一些問題的答案就夠了。”陸揚風說道。
“你想問什么?”昊日虎再問。
陸揚風這次沒說話,他將氣海空間輕輕撕開了一條裂縫,透過裂縫,昊日虎立刻看到了山海部落里發生的一切,當然,這次事件的主角,深淵惡靈也不會被他忽略。
只不過當他看到這些深淵惡靈的時候再也無法保持平靜,他目露驚恐道:“惡靈,這些深淵惡靈,他們……他們破開了封印……”
陸揚風問道:“這究竟是什么東西?”
昊日虎說道:“不知道,沒人知道這些惡魔是什么,只知道他們啃食任何種族,甚至連自己人都吃,沒得吃了他們就會吃大陸、吃星辰、吃萬物……”
陸揚風有些不甘心的問道:“是誰封印了他們?”
昊日虎說道:“初代天道吧,他以通天之力將這些惡魔封印了起來,他們怎么會重見天日,趕快阻止,不然這個世界就完了。”
陸揚風有些不以為意,“有這么夸張嗎?”
昊日虎驚怒道:“你不信?據說初代天道有九十九具分身,為封印這些惡魔,他的分身最后僅剩三具,傳言也正是因為他無比虛弱的時候鴻鈞才有可趁之機將其擊殺代替了初代天道。”
聽到此話,陸揚風的目光也凝重起來。
如果連天道如此費力都才僅僅是將其封印,他自認雖然實力還不弱,但和天道相比他不覺得自己有太大的勝算,起碼在時間還有空間上的造詣他幾乎是一竅不通。
“難道殺不死他們?”陸揚風再問。
“殺不死的,你在這里殺了一頭惡魔,這些惡魔又會在黑暗深淵重新出現,他們就好像是無限循環的怪物,連天道之力也無法抹殺,只能封印。”昊日虎說道。
“這樣啊……”
陸揚風若有所思,他的意識退出來到了外界,看著四周這些猶如濃墨的不規則惡靈,他不禁也是有些膽寒起來。
“死不了,能讓你們先安靜一下也是好的。”
陸揚風說著忽然騰空,體內的真氣如霧一般擴散,這些霧氣擴散之地就如同進入了極寒冷凍之地,天地萬物都被這些霧氣凍在原地,那些深淵惡靈也不能例外。
將整個山海部落用冰凍固定之后,陸揚風行走在山海部落之中,他把所有深淵惡靈全部聚集在了一起,然后反手直接將他們一掌拍的粉碎。
解決了這些深淵惡靈之后,陸揚風總算是稍稍舒了口氣,不過看著頭頂上的黑色光罩還在,他便繼續騰空。
近距離來到黑色光罩跟前,陸揚風抬頭一拳轟了上去,只聽通的一聲滔天巨響,黑色光罩好似玻璃一般朝四周碎裂炸開,整個山海部落這才再度恢復了清明。
“將山海部落和外界徹底隔絕起來才動手,再加上深淵惡靈沒有直接大面積肆掠,這說明他們是有顧忌的,至少不敢明目張膽的行動。”陸揚風慢慢下沉重新回到廣宇寒身前,他嘴里不斷喃喃自語。
如果真如昊日虎所說,這些深淵惡靈根本不會有任何顧忌才是,但現在他們明顯不敢將自己的行蹤讓天下人知道,這是為什么呢?
‘小矮子’還活著,看到這一幕他幾乎完全僵硬在了原地,怎么有人會有如此通天徹地的手段,這些深淵惡靈在他手上簡直還弱的可憐呢。
“你究竟是什么人。”‘小矮子’嘶吼道。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們不是被封印起來了嗎,你們是怎么跑出來的?”陸揚風問道。
“我們惡靈一族終有一天會占領整個世界,憑你一個人你以為能改變什么?”
‘小矮子’根本沒有回答陸揚風的問題,他說完之后突然自爆身軀,但陸揚風早有準備,他不給這‘小矮子’自爆的機會,真氣涌動之間將其動作定格在原地。
他也終于知道這些深淵惡靈毫無顧忌的原因所在了,外面隨便死,他們還是會從黑暗深淵中重新誕生,這就讓他們沒有了任何的后顧之憂。
但這一次陸揚風不會再給他機會,氣海內的力量將其包裹,而后將這小矮子一把拉進了氣海之中。
昊日虎依舊沉浸在吸收氣海的力量之中,陸揚風帶著一個人冷不伶仃的闖進來再度駭了他一跳,不過這是人家的地盤,再加上陸揚風這個家伙太過恐怖,所以昊日虎選擇了乖乖閉嘴。
可是當他看到小矮子的時候,昊日虎還是忍不住露出了一絲驚容,“這……這是被深淵惡靈附體了,你把他弄進來做什么?”
陸揚風說道:“你看看能不能從他嘴里套出點什么秘密出來,關于深淵惡靈的。”
昊日虎說道:“你瘋了,你真要和這些惡靈作對,連天道都拿他們沒辦法你不知道嗎?”
陸揚風微微一笑說道:“在這里,我就是天道。”
他說完從氣海消失,雖然這無盡的黑暗深空之中還有一股力量是和他排斥的,不過這并不能影響他對這里的主宰地位。
山海部落的危機隨著陸揚風的到來而解除,但整個長生族有多少個部落現在正遭受著和山海部落甚至和海神部落一樣的命運呢。
誰都不知道,就算陸揚風知道也解決不了根本問題,他連這些深淵惡靈來自哪里,又是如何突破封印都不知道,怎么解決。
況且現在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兩位族長,沒什么事情我就先走了。”
“多謝陸師祖鼎力相助,這里我們自己就能處理了,現在圣女更需要您,我們把部落的事情處理完了隨后趕到。”成四海說道。
“行,那我們就在月神堂見。”陸揚風說完帶著小狐騰空繼續朝北方呼嘯而去。
柳青兒的事情有了一個大概的了解,他也知道了這個女孩現在的處境,陸揚風自然也是迫切的想見到她了解一下具體情況。
“呼……總算是走了……”見到陸揚風和小狐消失在了視線之中,廣宇寒長舒一口氣,眼中盡是劫后余生的目光。
“什么意思,你這么盼著陸師祖離開?”成四海面色一變說道。
“不然你以為,他不走,我的計劃怎么繼續下去啊。”廣宇寒的目光充滿了森然,剛剛那種祈求、可憐乃至卑微的姿態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一刻的他終于露出了自己的黑面獠牙,他看著成四海充滿了貪婪,就好像盜墓者看到了滿室的金銀珠寶一樣。
與此同時,地面上那些被陸揚風擊殺的深淵惡靈竟突然如詐尸般站了起來,他們漸漸的靠攏將成四海圍在了中央。
“你……你不是廣宇寒?你也是深淵……惡靈?!”成四海艱難的說出了這幾個字。
“不,我就是廣宇寒,如果我是深淵惡靈,陸揚風早就發現我了。”廣宇寒說道。
“那你……”
“我雖然沒被深淵惡靈附體,但我的心已系在了深淵惡靈的那一邊,我將為深淵惡靈提供他們所需要的食物。”廣宇寒說道。
“你……你……”
成四海不可置信的指著廣宇寒,好似自己是第一次見到這個人一樣。
這也不怪他目不識人,誰能想到廣宇寒竟出賣了長生族,他竟把自己的族人賣給了深淵惡靈。
“這么說,那兩個祭司……他們根本就是你安排的對不對?!”成四海目光陡然猙獰。
“說的一點也沒錯,雖然慢了點,但卻是最妥善最保險的辦法,源源不斷的食物被送到主子跟前而你們卻毫無察覺,只可惜……”
廣宇寒的眼中充滿了痛恨,痛恨中又帶著些許畏懼,他吸了口氣,道,“只可惜陸揚風這個混蛋居然來了,害得我差點被發現,好在我偽裝的一氣呵成沒被發現。”
成四海怒吼道:“廣宇寒,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嗎,那些都是你的族人,我們長生族本來就繁衍困難,你居然還把族人提供給深淵惡靈當食物,你是瘋了不成?”
廣宇寒冷笑一聲道:“那關我什么事,我只要自己活著,只要我身邊的人能活著就夠了,至于族人,那都是屁,你試試顛倒過來,那些族人會不會把我當成食物賣給那些深淵惡靈,都是一樣的。”
“你……”
成四海氣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他能說什么,每個人有每個人的價值觀和人生觀,他為了自己和身邊的人能活下來做這種事,站在他這個角度好像也并沒有什么錯,但從整個長生族來看……
“那你現在想怎么樣?”成四海問道。
“不怎么樣,好歹交情一場,我給你個機會,和我合作,我保你身邊那幾個人的安全,前提是你得定時定點提供足夠的長生族人給我。”廣宇寒說道。
“不可能。”成四海堅定道。
“那就沒辦法了,不但你活不了,整個海神部落的人都活不了,我會讓深淵惡靈奪走你的身體去海神部落發號施令,那是什么后果你也能想到的。”廣宇寒淡淡道。
“你這個混蛋,我殺了你。”成四海說著便要動手,但數道身影一步前來將他擋在了身前,只要成四海稍有異動必會身首分家。
“我再給你最后一個機會,做不做。”廣宇寒厲聲道。
“你……你這個惡魔,你簡直不是人……”話雖說的兇狠,可成四海已經猶豫了,正如廣宇寒剛剛所說,他害怕死亡,他也害怕身邊的親人死亡,所以……
成四海思考猶豫,廣宇寒并沒有打擾,片刻過后,成四海說道:“好,我做。”
廣宇寒卻是一聲大笑道:“現在你看看,我們是不是一樣的人,其實我們都一樣,只是沒把你逼到那個份上。”
廣宇寒再度一聲大笑,兩個被深淵惡靈附體的長生族將一顆藥丸強行塞進了成四海的嘴里。
于是廣宇寒的笑聲更重,重到傳遍四面八方,傳到了山海部落之外……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