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侯府小啞女 > 第133章 一手糧,一手錢


    仲書韻給三皇子蕭成義寫信,安慰他,鼓勵他。

    她托大哥仲書豪轉交信件。

    仲書豪盯著她,“妹妹,你不會是對三皇子殿下有想法吧!”

    仲書韻輕咬薄唇,低著頭,小聲說道:“對他有想法,難道不好嗎?”

    仲書豪蹙眉,“好什么好!最近一年,宮里鬧得烏煙瘴氣,賈淑妃之前那么風光,結果說死就死,你難道沒看見嗎?你要是嫁給他,豈能有好日子過。你聽我的話,嫁人千萬別嫁皇子,不會有好下場。”

    “哥哥休要胡說!三皇子殿下不是那樣的人。”

    “那你告訴我,他是什么樣的人?”

    “哥哥,你真的很煩!你到底要不要替我轉交信件?”

    仲書豪一臉沒脾氣的樣子,“好吧,好吧,我替你轉交信件。不過,你想要嫁給三皇子殿下,必須要過母親那一關。”

    “就你廢話多。我又沒說要嫁給三皇子殿下。”

    嘿!

    姑娘家就是口是心非。

    自家妹妹也不例外。

    仲書豪耍了個心眼,他先出府,然后又悄悄回府,去見母親成陽公主。

    “母親,妹妹對三皇子殿下似乎有想法,特意寫了封信讓我轉交。”

    成陽公主蹙眉,“你確定?”

    “兒子當面詢問妹妹,她可沒否認。她還怪我多管閑事,廢話頗多。”

    成陽公主冷哼一聲,“嫁三皇子,好是好,就怕這份好輪不到書韻。”

    “母親的意思是?”仲書豪小心問道。

    成陽公主挑眉一笑,“書韻想嫁三皇子殿下,不是不行。關鍵是,如何確保三皇子的好都給書韻。”

    仲書豪一臉糊涂,問道:“母親,這封信要替妹妹轉交給三皇子殿下嗎?”

    成陽公主點頭,“按照你妹妹說的辦,把信件交給三皇子殿下。因陶七去世,三皇子一蹶不振。你和他是表兄弟,有空多安慰安慰他。記住,在他面前,不要提你妹妹一句話。”

    “這是為何?”

    “你傻嗎?陶七剛剛過世,你這個時候在三皇子面前總提起書韻,你讓三皇子怎么想?說不定就會恨上書韻,以為書韻盼著陶七死。”

    仲書豪恍然大悟,明白過來。

    他感慨道:“沒想到三皇子殿下還是個情種,竟然對陶七用情如此之深。”

    成陽公主聞言,嗤笑一聲,“他若是用情不深,陶七說不定不用死。”

    仲書豪一臉懵逼,這話,透露出的信息很嚇人。

    成陽公主揮揮手,“趕緊去辦事,不要胡思亂想,更不要在三皇子面前說漏嘴。陶皇后是個狠人,你要是壞了她的布置,當心她要你的命。”

    仲書豪連忙答應,“兒子明白,兒子口風很緊,絕對不會亂說一個字。”

    ……

    秋收,糧食收割,曬干水分,陸續入庫。

    燕云歌欠著巨債。

    糧食左手入庫,右手出庫。

    先將欠少府的債務還了。

    數千擔糧食,從富貴山莊出發,浩浩蕩蕩,大張旗鼓,運送到少府的糧倉內。

    陸續運送了十來天,才將這些糧食運送完畢。

    燕隨拿著單子,前往少府交割賬目。

    明年,還要繼續還債。

    豐收年月,糧食價格偏低,燕云歌用糧食還債,說起來有點虧。

    不過,無論是她,還是少府,都沒有改變支付方式的打算。

    在給少府運送糧食的期間,燕云歌渾水摸魚,將糧食混在運往少府的車隊里,順手將欠二皇子蕭成文的兩千擔糧食交付完畢,全都送到二皇子名下的田莊。

    凌長治,第一時間派人到富貴山莊買糧。

    給了錢,卻不急著運走糧食。

    凌長治希望富貴山莊能分批運送糧食到指定地點。

    燕云歌吩咐燕隨,“只要給足錢,盡量滿足客人的要求。旁的事情,不用問,不用管。”

    燕隨領命,按照凌家的要求,分批交付糧食。

    還有蕭逸定購的糧食。

    糧食已經入庫,沒見人來提取糧食,燕云歌還以為蕭逸忘了這筆交易。

    就在她這么想的時候,蕭逸的人到了富貴山莊,一口氣運走上千擔的糧食。

    半夜三更運糧,偷偷摸摸,有點嚇人。

    燕云歌叮囑燕隨,“我們只管賣糧,至于買糧食的人是誰,買來做什么,怎么運送,統統不要過問。”

    燕隨謹記燕云歌的吩咐,多余的話一句不問,一句不說。

    雙方安安靜靜,交割糧食。

    最后,是給渣爹燕守戰的分紅。

    為了這批糧食,燕守戰早有準備。

    他偷偷派了五百將士上京城押送糧食。

    一應事情,由燕云權出面調節,招募流民,化整為零,將糧食從富貴山莊運出京畿地帶。

    然后集結,由五百將士押送回上谷郡。

    不得不說,燕云歌選的開荒地點,對某些大客戶來說,十分合適。

    地處京畿邊緣地帶,有河流,可走船運,幾個時辰就能離開京畿境內。

    而且周圍荒僻,人煙稀少,沿途沒有關卡,給了燕守戰之類的人極大的方便。

    悄悄摸摸,就在皇帝的眼皮子底下,悄無聲息地就將糧食運送出京畿地帶。

    ……

    滿倉滿谷的糧食,轉眼全都空了,燕云歌心疼啊。

    她磨著后槽牙,“這些人太狠了。買糧都是幾千擔幾千擔地買,糧倉都被他們買空了。”

    而她,則收獲了一倉庫的錢。

    一籮筐一籮筐的錢,堆滿了倉庫。

    別看錢多,轉眼這些錢又得花出去。

    燕隨問她,“明年還要和凌家,公子逸他們做生意嗎?姑娘自己也要攢點糧食。”

    燕云歌咬咬牙,“繼續開荒,不要停。肥料不足,就去京畿以外的州府建公廁,拉肥料。”

    燕隨蹙眉,說道:“去京畿以外的州府拉肥料,成本太高。劃不來啊!”

    這年頭,官道上的關卡很多。

    尤其是跨越州府運送貨物,關卡都會抽取賦稅。

    MMP,連一車一車的糞便,也要抽取賦稅。

    這找誰說理去?

    運送一車肥料,除了牲畜的草料錢,伙計的人工錢,還要支付一筆過關卡的賦稅。

    如此算下來,成本太高。

    劃不來,劃不來!

    燕隨又說道:“本錢如此高昂,不如花錢到京城買肥料。”

    燕云歌頭痛。

    現在,正是應該低調的時候,她真的不想和那幫世家對著干。

    她想了想,說道:“因為打仗,京畿一帶多了許多流民。想辦法,收集這些流民的肥料。另外,可以多養牲畜牛羊,收集牲畜肥料肥田。”

    燕隨一條條記下來,最后確認,“那就不用去外地州府收集肥料?”

    燕云歌說道:“如果流民和牲畜的肥料還是不夠用的話,最后還是要去外地州府收集肥料。”

    燕隨建議,“如果姑娘不賣糧食給凌家,以及公子逸,就不用繼續開荒,也就用不到那么多肥料。”

    燕云歌卻搖頭,“糧食是根本,必須繼續開荒。再多的糧食都不要嫌多。我再想想辦法,應該還有別的辦法可以肥田。”

    除了傳統的農家肥肥田外,是不是可以考慮化學肥田?

    化學,化學?

    首先進入燕云歌腦子里的就是鉀肥。

    鉀肥怎么來的?

    現有條件能不能人工提煉,一時間她什么都想不起來。

    穿越太久,好多知識都給忘了。

    真是臥了個大槽。

    一定是在娘胎里面,傷了腦子。

    亦或是,腦袋還沒發育完全,好多上輩子的知識點還不能提取?

    燕云歌郁悶壞了。

    先將就著農家肥肥田。

    等她回去后,慢慢想,一定可以想起那些被蒙上幾層灰塵的知識點。

    富貴山莊的打鐵作坊已經辦起來,目前主要打造農具,鋤頭,鐮刀之類的工具,還有鐵鍋,鐵鏟……

    除了滿足山莊自己使用,還可以小規模出售。

    廣場上,南北雜貨店隔壁,于是多了一家鐵鋪,專賣各種農具,廚房用具。

    ……

    王元娘用攢下來的糧食,給家里買了一口鐵鍋。

    家里的鐵鍋,已經燒穿了兩個洞,縫縫補補多次,鍋底很厚,十分廢柴。

    家里沒了她和二弟,等于少了兩個壯勞力。

    單靠幾個弟弟妹妹上山撿柴,等到了冬天,家里燒柴就成了大問題。

    買個新鐵鍋,一來節省柴火。

    二來,家里是時候添置一些用具。

    趁著爹爹王老實趕集賣草鞋,她將鐵鍋交給爹爹。

    “新買的鐵鍋,給家里用。”

    “這得花不少錢吧。”

    看著嶄新的大鐵鍋,王老實露出了由衷地笑容。

    這口鐵鍋,兩尺多寬,真讓人稀罕。

    王元娘說道:“鐵鋪價格公道,以后爹爹想買什么,直接來這邊集市買。別去縣城,縣城遠不說,還要看人臉色。”

    “是是是,這邊怪好的。你們現在活重嗎?”

    “我都說了,我們是計件制,干得多拿得多。我巴不得天天都有干不完的活,這樣就能多攢些糧食。”

    “活重要,身體更重要。千萬別累壞了自己。”

    “爹爹放心,我曉得輕重。”

    除了鐵鍋,王元娘還扯了三尺麻布,讓爹爹帶回去。

    她本想買成衣,又怕不合適。

    零零碎碎,王元娘交代了許多事情。

    王老實面帶笑容,安靜傾聽,女兒說什么就是什么。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