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女神的合租神棍 >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圍剿
“欺人太甚!”

秦寧一巴掌拍在桌子上,臉色有些難看。

一旁的李老道和安金同瑟瑟發抖,倆混蛋大氣不敢出一口。

倒是在一旁的瘦猴子卻是安穩的多,還能安慰秦寧兩句:“你也不必生氣,反正名聲都已經爛到一定地步了,也不在乎這一兩次的臟水。”

“我他媽在乎。”

秦寧沒好氣的說道。

瘦猴子聳了聳肩,道:“那我無能為力。”

在大鬧賴家后,瘦猴子當天夜里就已經開始著手準備撤退,對于秦寧繼續潛伏的命令他是一句話沒聽進去,因為多年養成的直覺告訴他,在呆下去恐怕真的死無葬身之地,而事實上也的確如此,在他將真的賴守仍回賴家,還沒來得及撤出去的時候,賴守被殺了。

而在不出意外的。

罪名落在了秦寧身上。

而沒有其他可懷疑的,賴家要報復。

同時一直憋著沒發招的齊中興也開始整幺蛾子,開始號召玄門弟子前往江南開展伐秦大業,似乎為了能占據大義,這老東西還文采大發的寫了一篇伐秦論,這伐秦論還沒發布,沒來得及,但是目睹了一切的瘦猴子把這論文內容一字沒差的背給了秦寧。

整體內容秦寧沒記住,也的確是不想記。

因為就憑里面幾個刺眼的詞匯,他就已經是怒火中燒了。

什么玄門不幸,天地不幸。

什么奸人當道。

什么敗壞世俗。

什么敗壞常綱。

還他媽什么嗚呼哀哉。

總之有的沒的臟水,黑鍋是一股腦的全安在了秦寧腦袋上。

這讓秦寧怎么能受得了?

本來名聲就不好,但也只是崔諫在作祟,縱然能帶動不少人嘴上痛罵,但都是捕風捉影,但是齊中興這次手持劉伯溫佩劍寫下伐秦論,這尼瑪就是給論文上蓋上公章了,到時候秦寧那就是真的是被按在道德倫理下面摩擦了,跳進黃河都洗不清。

“把那個狗屁的伐秦論給我偷出來!”

秦寧惡狠狠的說道。

瘦猴子翻了翻白眼,道:“你當我神仙?

不說那些玄門高手,就是齊中興那個老家伙就能一根手指頭捏死我,偷?

你還不如讓我去搶呢,這樣死的還能光明正大一點。”

頓了頓。

瘦猴子道:“這次伐秦大隊,估摸一半都是你的人,你也沒什么好擔心的吧?”

秦寧道:“有屁用,有這倆拖后腿的在,想贏都難。”

說著。

還指了指李老道和安金同這兩個家伙。

這兩個混蛋中了血毒。

除非秦寧不在乎他們二人的生死,否則就算是能贏得了賴家和齊中興,也難免在鬼相門手中吃虧。

倆混蛋還有羞恥之心。

只低著頭不敢言語。

瘦猴子瞥了眼二人后,道:“事情都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你在責怪他們兩個也沒什么意義。”

秦寧皺了皺眉頭,而后擺擺手,道:“行了,你先繼續打探打探消息,如果實在沒事干,去幫幫飛仔。”

瘦猴子點了點頭,起身便是離去。

而李老道和安金同則是干笑了兩聲,秦寧瞪了二人一眼,道:“笑個屁,還不滾去泡著去?”

這兩人臉色頓時一苦。

說泡著。

其實就是藥浴。

是秦寧緩解他們體內血毒的一種方式,將數十種草藥放入,以此來克制二人體內毒素,但是這種方式可沒泡澡那般舒服,反而是像置身在刀山火海中一般,那種刺骨的疼痛,讓兩個家伙現在聽到泡著就是心理哆嗦的不停,生怕還沒死在血毒爆發之下,反倒是先疼死在浴缸里。

“寧哥,就不能換個方式嗎?”

安金同有些小心的問道。

秦寧一瞪眼,道:“想死?”

“不想。”

安金同忙是道。

秦寧道:“活該!”

安金同頓時聳拉著腦袋,不敢在言語了。

倒是一旁老李也開口了,沒提藥浴的事,而是道:“師父,我覺得齊中興這個老家伙似乎不安好心。”

秦寧瞥了他一眼。

意思很明顯。

你這就是廢話。

老李忙道:“這老東西似乎心思不純,昨晚上賴家這么大的事也沒見他出手,現在又蹦出來裝大頭,我懷疑他想坑人。”

秦寧捏了捏眉心,道:“行了,該干嘛干嘛去,今兒個開始,沒我的命令,哪里都不許去。”

“是!”

兩人忙是應下。

然后一溜煙的竄了出去。

秦寧則是起身走到陽臺處,望著窗外的景象,臉色有些陰沉不定。

圍剿大隊顯然不會在這大白天的就來圍剿秦寧。

何況這里還是警官培訓中心。

旁邊就是一個警察學校。

不遠處就是公安局。

除非他們是吃了熊心豹子膽想和官家翻臉,否則斷然不會在這種地方大動干戈的。

“頭疼。”

秦寧嘀咕了一聲。

隨后也望著窗外怔怔的發呆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而一直等到了晚上,白嵐和趙晴雨回來后,直到趙晴雨戳了戳他的胳膊,問了一句,他才是回過神來,道:“幾點了?”

“七點多了。”

趙晴雨道:“你干嘛呢?

發呆?”

“想事情呢。”

秦寧道:“走,去吃飯。”

趙晴雨和白嵐也沒多懷疑,待吃了飯后,秦寧陪著兩女看了一會兒電視,才是借口出去找老李商量點事趁機離開了警官培訓中心,而等他走出去后,秦寧明顯感覺到四周有幾道目光正在盯著自己,只是不知道是哪個勢力的人,所以回了一個中指后,他就繼續前行。

躲在暗處盯著的卻不是一伙人。

有齊中興的,有賴家的,也有鬼相門的。

面對秦寧這個中指,一個個的都是氣的不輕。

眼看秦寧行動,那一個個的就是跟上去,同時也是通知背后之人,鬼相門的選擇了坐山觀虎斗,而賴家和齊中興的人,卻是已經大部隊出動,在秦寧前行的道路上直接布下了天羅地網,一個個的都是摩拳擦掌,而其中又以文四娘殺氣最重。

躲在暗處的文四娘是握緊了寶劍,眼瞅著秦寧接近后,精神大振,隨后一個閃身從躲藏之處沖了出來,手中寶劍是化為一片片劍雨,直接刺向了臉上明顯已經目瞪口呆有些驚慌的秦寧身上。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