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秦先生的朱砂痣 > 228章 裝,你繼續裝!


    陶如墨身子幾乎站不穩,腿一直在抖,她只能用雙手扶住盥洗臺冰冷的臺面,才能支撐自己不至于跌倒在地。

    此時此刻,陶如墨的心情十分紛亂.

    一想到秦楚可能對陶如陌做過那種事,她就感到惡心。再想到他故意接近自己,只是因為自己與陶如陌長得像,那就更惡心了!

    陶如墨有些想吐。

    就在這時,她包里的手機好像在叫。

    陶如墨愣愣地看著鏡子,成了一個木頭人,失去了說話與行動的能力。鏡子里的她,神情慌亂,眼睛發紅,既悲傷又害怕。

    她都有些分不清,自己究竟是在哪里了。

    包里的手機,又第二次響起了。

    陶如墨終于過神來,拿出了包里的手機。看見大楚這個名字,陶如墨眼瞳微縮,她想接聽電話,但手指卻在發抖,不受控制,怎么都點不準接聽電話的圖標。

    努力試了三四次,陶如墨終于接通了電話。

    而電話那頭,秦楚本以為這通電話又將無人接聽,在他做好掛斷電話,等會兒再重新打過去的準備,這時,電話卻接通了。

    秦楚意外地抬了下眉頭,他趕緊開口對陶如墨說:“墨墨,我剛好在榮程酒店附近,你什么時候回去,我等你一起。”

    剛好就在榮程酒店附近。

    是剛好,還是故意跟過來的?

    一旦心里種下了一顆懷疑的種子,陶如墨就開始質疑起秦楚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動作來。

    “大...”她忽然叫不出大楚這兩個字了。

    秦楚還沒有察覺到她的不對勁之處,他還在那頭不停地說:“聽說這附近有一家飯店的涼拌牛肉特別好吃,墨墨,吃要是沒吃飽的話,我現在就開車帶你過去嘗嘗。如果吃飽了,那就打包了帶回去,晚上再吃。”

    陶如墨本來是想直接掛電話的,可聽到涼拌牛肉四字,曾經秦楚對自己的種種溫情,又全部涌上心頭。

    他會接送她上下班,無怨無悔、風雨無阻。

    他會天剛亮就跑去排隊,買一碗大春做的好吃的小面,送來給她當早餐。

    他會冒著身份被拆穿的危險,駕駛著直升機去救那些生命垂危的受傷乘客。

    他...實在是不像是一個品德敗壞,會傷害女孩子的男人。

    陶如墨對韓城這個人產生了質疑。

    一個能跟女孩子搶衛生巾的男人,能比秦楚高大上到哪里去?

    這樣一想,陶如墨又默默地告訴自己,也許,那些傳言是有誤的。就算要給秦楚判刑,那也得秦楚親口招供!

    沒有親口跟秦楚求證真相,就因為旁人的三言兩語撕碎掉自己心里那個男人英武完美的形象,那實在是太蠢了。

    打定主意,陶如墨稍微定心了幾分。

    陶如墨:“...你等我,我就來。”

    陶如墨掛掉電話,盯著鏡子里的自己又看了許久,見臉色略微恢復了幾分紅潤,沒有之前那個慘白了,她才收回目光,轉身離開。

    走到廁所外的大廳里,陶如墨突然偏頭朝男廁所看了一眼。

    男廁所里面,還有水響的聲音,韓城跟那個男人,興許還沒有離開。

    陶如墨忽然轉身,回到了女廁所,走向了那個垃圾桶。

    韓城聽到高跟鞋走動的聲音,料想陶如墨已經走了,這才洗了手,踏著穩健的腳步往外走。

    他剛走到門邊,突然被人迎面灑了一臉冷水。屋子里有地暖倒是不冷,但冬天的冷水卻是冰冷的。

    韓城下意識閉上眼睛。冰水打濕他的臉,滾進他的西裝襯衫里面,皮膚也跟著被凍得一哆嗦。

    韓城憤怒地擦掉臉上的誰,抬頭沖潑他水的人吼道:“你他媽有病啊!是不是想我弄死你!”

    韓城罵完,終于睜開眼睛,待看清面前人的模樣后,心中那節節攀升的怒氣突然像是被潑了一盆冷水一樣,瞬間就不氣了。

    他不僅不氣,他還有點慌。

    “陶小姐。”韓城臉色陰沉著,聲音有種陰鷙的感覺,“陶小姐這是做什么,我與陶小姐見過的次數不多,不用對我使這么大的酷刑吧。”

    陶如墨這反應,與他所想象的有些不同。

    在聽到那些話后,她不是應該怒氣沖沖地去找秦楚質問真相才對嗎?

    陶如墨冷笑,眼神洞悉一切,里面裝著輕蔑。“裝!繼續裝!”

    韓城表情不變,仍是那個讓女生見了就會忍不住熱議的帥氣的新郎。韓城沉著那張英俊的臉,咬牙切齒地詢問陶如墨:“陶小姐什么意思?韓某人聽不清楚。”

    沒有哪個男人不喜歡好看的女人,尤其是那個女人還是陶如墨。但韓城剛被陶如墨用冰水潑了一臉,腦子里異常的冷靜,并沒有因為她長得漂亮就對她紳士有禮。

    陶如墨露出一個鄙夷的眼神,那雙細長的柳葉眼上,濃黑而又彎又細眉宇間,彌漫著一股匪氣與厭惡。

    她往前走步,站到韓城的面前。

    微微抬頭,正面直視著韓城,陶如墨沉聲開口,說道:“別跟我說你剛才在廁所里說的那些話,不是故意說給我的。”

    見韓城張口就要狡辯,陶如墨先一步開口,警告他:“你再撒謊,我就再送給你一瓶冰水。”她一直背在背后的那只手拿了出來,手里拿著一個裝滿了冰水的礦泉水瓶子。

    這是陶如墨剛從垃圾桶里撿起來的瓶子,也不知道是誰丟的。

    韓城并沒有被陶如墨的威脅給嚇到,但臉色卻很難看。“你到底想說什么!”

    陶如墨直言道:“剛才我來廁所的時候,注意到你就走在我的前面,你肯定也認出了我。你明知道是我來了,卻故意與你那好朋友配合,演了一出好戲。”

    “韓總是什么居心我不清楚,但我清楚你一定是不安好心!”

    “你故意講那些話讓我聽到,不就是想要離間我跟秦楚的感情?你以為你真的是在替陶如陌伸張正義?”

    “不,你不過是因為被秦楚打了,又因為干不過他的家世背景,只能躲起來裝孫子,因此而感到不甘心。”

    “你見不得秦楚好,你巴不得我聽到那些話后,跑回去就跟秦楚大鬧分手。”陶如墨冷笑連連,三言兩句便把韓城那齷齪的心理道了出來。

    “真是沒看出來,堂堂韓氏集團的少東家,竟然是個長舌婦!”



    ------題外話------

    為啥大家認為這婚會結不成,認為如墨會聽了韓城的啥話?她腦子是長在脖子上當裝飾的嗎?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