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我輪回了五千年 > 第90章 詐金花
    這小子難道是轉性了?竟然敢上桌賭錢了?

    “好啊!”黃波來勁了,他笑道:“今天不讓你光著屁股回去,我跟你姓。”

    一行人上桌。

    隨著張博順和劉洋上陣,另外有一個同學卻退了下來。一桌六個人。

    詐金花!

    詐金花的規則很簡單。

    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一個詐字!

    詐!

    拼的是勇氣,比的是膽量,當然,更重要的是底氣。

    莊家發牌。

    一人三張。

    按照之前的規矩,打底一百,最多去五百。

    說白了,劉洋這三千塊可能一把牌就沒了。

    黃波眉頭都不抬,直接甩了兩百塊上去:“蒙二百!”

    張博順開口道:“黃波,都是自己同學,不用這么狠吧?”

    說話間,張博順也跟了二百。

    劉洋自然不膽怯。

    其他三個同學就吃不住了,紛紛看牌,看牌就丟牌。

    僅剩下三人。

    黃波笑了笑:“反正比運氣,我也不怕誰,繼續上二百。”

    張博順無奈搖頭,抬牌一看,就一張Q大。

    遲疑了片刻,張博順只能丟了:“算了,你們兩個比吧。”

    劉洋笑了笑:“黃波,就剩我們兩個了。”

    “你打算怎么玩?”黃波瞇著眼睛,點了一根煙。

    “我這個人向來不打沒底氣的仗。”劉洋看了他一眼,然后低頭抬牌。

    只是掃了一眼,又輕輕放下。

    黃波說道:“從你眼神里,我看出來你不大。”

    “是嗎?”劉洋輕笑:“那我就去四百。”

    “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少錢跟,我在蒙二百。”黃波瞇著眼睛。

    這一來一去。

    劉洋三千塊也見底了。

    桌面上已經堆積了不少錢。

    黃波內心有些慌,劉洋這家伙跟牌不眨眼,顯然是有牌面。否則也不敢這么大膽的跟牌。

    黃波遲疑了片刻,抬牌看了一眼。

    內心氣惱,媽的,就只有一個Q大。這樣的單牌,顯然開牌的勇氣都沒有啊。

    “算了,送給你了。”黃波深吸了一口煙。

    白丟了一千多塊錢。

    劉洋笑了笑:“真是承讓啊。”

    劉洋翻牌,竟然239,而且三張不同顏色的牌。

    “媽的,詐雞啊。”

    “我靠,比我小多了。”

    ……

    幾個最先丟牌的同學頓時懊惱。

    黃波臉色當時就沉了下來:“可以啊,你這詐金花水平不錯。”

    收一把底,直接回了幾千塊,除了自己三千,白賺兩千多。

    圍觀的同學都驚訝不已。

    “再來。”張博順無奈搖頭。

    劉洋坐莊,發牌。

    右邊同學開始說話,沒看,直接上了一百,其他人陸續一百。

    “太小了,我加碼,二百。”黃波直接加碼。

    張博順在黃波下家,無奈只能跟二百。

    劉洋閉著眼睛丟了二百上去。

    另外三個同學又無奈的看牌,兩家丟了,一家上了四百。

    “有意思。”黃波笑了笑,道:“我繼續蒙二百。”

    “人家都看了牌,有牌才上啊。”張博順急忙看牌。

    牌差沒辦法,只能丟了。

    輪到劉洋,眾人又把眼神落在劉洋的身上。

    畢竟,劉洋上一把詐雞的水平太高了。不知道他這一次會怎么樣。

    劉洋掃了一眼牌,又不動聲色的放了下去。他笑了笑:“我也跟一手吧。”

    放了四百。

    而上一家看牌的同學急了。

    按照規則,只要有人沒看牌,看牌的閑家是不允許相互比牌的,他的牌并不大,所以心里慌得很。事到如今,也只能硬著頭皮跟一次了。

    黃波卻笑道:“你們兩個總有一個要死的,我反正沒看牌,繼續二百。”

    “四百。”劉洋毫不猶豫的放了四百。

    輪到另外一個同學的時候卻傻眼了,他苦笑道:“算了,斗不過你們,我丟了還不行嗎?”

    這一把牌,他白白送了一千塊。

    沒錢,所以就沒底氣。

    平白無故拿了一個小對子卻不敢上,當然,主要是擔心劉洋這邊有大牌。

    最后,又僅剩下了劉洋和黃波。

    黃波看著劉洋:“上把你詐雞,這把你不會還詐**?”

    “你可以試試。”劉洋說道。

    黃波又蒙了兩圈,以小博大,這才是賭博的精髓。

    桌面上的錢已經七八千了。誰如果收了這一把莊,那絕對賺翻了。

    黃波抬牌掃了一眼,冷笑道:“劉洋,這次你算是遇到對手了。”

    黃波氣勢很兇,直接丟了五百。

    “我跟你。”劉洋也上了五百。

    桌面上瞬間又多了一千。

    黃波冷笑道:“我倒要看看你能硬抗到什么時候,五百!”

    “五百。”劉洋眼睛都不眨。

    黃波內心頓時涼了半截。

    按照常理來說,對方如果牌面不大,不會這么兇殘,連比牌都不肯?

    黃波手里也就只是一個不大不小的對子,他深吸了一口氣:“好啊,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是什么牌面,五百塊開了你的牌。”

    “既然你開牌,說明你沒底氣。”劉洋輕笑一聲,道:“我的牌也不大,只有一個小順子。不知道你能否吃的起呢?”

    說完。

    劉洋攤開了牌:234。

    咝!

    眾人都市倒吸了一口涼氣。

    雖說是小順子,但是已經足夠大了。

    黃波臉色頓時通紅,這一手牌他足足丟了三四千進去了。

    啪!

    黃波把手里的牌狠狠的一丟,罵道:“操,這么背!”

    劉洋不動聲色的收起了桌面上近萬元的錢,一旁不少同學羨慕的口水都快流下來了。對于這些還在上大學的學生而言,一萬塊錢可是一筆天文數字,哪怕是對于那些已經踏上社會的同學而言也要存款幾個月。

    此時,張博順急忙開口:“別玩了,菜上齊了,吃飯吧。”

    “吃飯,吃飯!”眾人紛紛站了起來。

    黃波心情很不爽。

    倒不是因為輸錢了,而是因為感覺今天被劉洋打臉了。

    “大家盡管吃,今天我買單。”劉洋開口道。

    “太好了。”眾人大喜。

    一群人落座,桌子雖大,卻架不住人多,依然顯得有些擁擠。

    陳雪就坐在劉洋的身旁,她好奇的打量著劉洋。

    面對那堆積的錢,他竟然一點兒也不興奮?

    這幾年,他到底有什么樣的變化?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