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農門丑妻 > 第二十三章 兩天兩夜


    夏曦接過銀票,笑著道謝。

    “我派人送夫人回去。”

    “多謝掌柜的,我還要買一些東西,恐怕還得耽誤一會兒。”

    “這個好說,你買了東西后讓人送來酒樓,等買齊了,我再派伙計送你們回去。”

    夏曦再次道謝,把銀票隨意的放在琪兒懷里,緊了緊他的腰帶,“那多謝了,我們先去買東西。”

    掌柜的,……

    大廚,……

    ……

    出了門,琪兒一手捂著胸口,低著頭,一步一步,走的很慢,唯恐銀票掉出來。

    夏曦看的發笑,故意牽起他的手,小跑了幾步。

    “娘、娘、娘……”

    琪兒一路叫,驚慌不已。

    夏曦笑得越發厲害,停下,捏了捏他紅撲撲的臉蛋,“兒子,你若是不說,誰能看出來你身上有銀票。”

    “娘!”

    琪兒又喊了她一聲,眼光慌忙得四處打量,見沒有人看過來,才著急得說她,“你不要說,免得被別人聽到了。”

    夏曦又捏了一下他的臉頰,笑著應,“好,娘不說,不過,這些銀票就交給你了,以后咱們家你當家作主了。”

    琪兒急得跺腳,“娘,你還說。”

    夏曦哈哈大笑,“走吧,先去還賬。”

    轉過兩條街,來到鐵匠鋪前。

    鐵匠的第一個念頭,她又是來賒欠的,當即先發制人,“我給你說,欠我的錢你要是不先還了,以后你什么東西也別想從我這里拿走。”

    他也是個小本買賣,哪里經得住她這樣賒欠。

    夏曦笑瞇瞇的,“琪兒,給錢。”

    “給多少?”

    “隨便拿一張出來。”

    鐵匠正不明白娘倆在打什么啞謎,然后就看到琪兒的小手伸進懷里,掏出一張銀票,遞到他面前,“叔叔,給你。”

    鐵匠有點愣,看看琪兒,再看看他手中的銀票,有些回不過神來,這孩子也就五六歲吧,身上竟然有銀票,隨意一張便是一百兩。

    “你、你們……”

    手抖著,接過銀票,拿著看了一遍又一遍,確認無誤,是通存通兌的。

    鐵匠趕緊找給她錢。

    “老板。”

    夏曦喊他。

    鐵匠愣愣的看向她,不明所以。

    “多謝您了,以后需要什么東西我會再來的。”

    “哦,好。”

    鐵匠機械的應聲。

    直到娘倆走遠,才回過神來,晃了晃自己的腦袋,嘀咕,“真是什么人找什么人。”

    張爺就是怪人一個了,這個婦人更怪,尋常的人哪敢把銀票放在孩子身上的,要是丟了怎么辦?

    去了成衣鋪子,娘倆一人添置了兩件衣服,又去買了兩床厚被子,讓人送去酒樓,才來到書店。

    剛進門口,眼前黑了一下,夏曦低咒了一聲,手摸上自己的額頭,果然,有些不對勁,她還是低估了熊的那一抓,傷口沒處理好。

    琪兒察覺了她的異樣,抬起頭,“娘,您怎么了?”

    夏曦露出笑意,“娘聞著這書香味太香了,情不自禁的多聞了幾下。”

    琪兒信以為真。

    買了一套筆墨,又買了一些普通的紙,讓人送到酒樓,夏曦直奔就近的一個藥堂,“我當家的被野獸傷了,我買治外傷的藥和發熱的藥。”

    低頭看著胸膛的小腦袋忽的抬起來,琪兒明亮的眼中布滿了擔心,“娘……”

    夏曦撫摸他的頭,“沒事,有備無患。”

    抓好藥,回到酒樓,掌柜的已經命人把東西全部裝上了馬車,看他們回來,吩咐伙計送人回去。

    夏曦打著招呼,“掌柜的,我家中有事,這幾日就不送魚過來了。”

    有了這野味,掌柜的也不太在意魚了,應下,“好,等家里忙完了再送來。”

    夏曦應下,和掌柜的道了別。

    到了家,已是傍晚,天色有些暗了,伙計幫著把東西卸下來,急匆匆的趕著馬車回去了。

    讓琪兒在家里等著,夏曦來到蘭兒家,悄悄告知她,“我身上不舒服,這幾日先不抓魚了,緩幾日再說。”

    蘭兒想岔了,以為是女人的小日子,還催促她,“那嫂子趕快回去休息,我給柱子說一聲,只是酒樓那里……?”

    “我下午領著琪兒去買衣服,正好碰到掌柜的,給他說了家里有事,我們過幾天再送。”

    “那行,我正好回趟娘家。”

    回了家,琪兒已經升好了火,雖然外面有灶臺,堂屋里的火堆還是沒有撤,琪兒把罐子裝進了水,剛掛在火堆上。

    夏曦拿出退熱的藥,到入罐子中,讓琪兒看著,脫下衣袖,把治療外傷的藥涂抹在傷口上。

    疼痛感襲來,哼了一聲。

    琪兒過來,嘴唇抿的緊緊的,拿過夏曦手中的藥,輕輕的涂抹。

    “娘接下來可能需要你照顧。”

    “嗯。”

    琪兒應著聲,臉上不見絲毫驚慌。

    夏曦右手撫摸他的頭,“娘沒大事,只是傷口沒有處理好,有些發熱,喝過藥后,需要休息。

    “嗯。”

    琪兒再次應,用嘴輕輕吹了吹涂抹好的藥膏,小臉上一片堅毅,“娘放心,琪兒會照顧好您的。”

    “不能讓人知道,尤其是那個院子里的人。”

    “琪兒知道。”

    說著話,夏曦的頭越來越沉,臉色也越來越紅。

    琪兒費力的扶起她,扶著她在炕上躺下,給她蓋上剛買來的厚被子,“娘先躺一會兒,我去熬藥。”

    眼皮越來越重,夏曦不知不覺的睡了過去,迷迷糊糊中被叫醒,皺著眉頭喝完,又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睡夢中,仿佛又回到了前世訓練的時候,越過熊熊的大火,全身被炙烤的滾燙,就在這時候,輕喊聲在耳邊響起,隨即一碗溫水遞到嘴邊。

    夏曦張嘴喝下,頓時全身的燥熱退去,忽然又置于冰山中,凍得直打哆嗦,有人給她蓋上厚厚得被褥。

    ……

    在光怪陸離的夢中醒來,猛然睜開眼,中午的陽光透出窗欞照射進來,落在她的臉上,暖洋洋的。

    夏曦眨了眨眼睛,一時不知自己身在何處。

    “娘,您醒了?”

    夏曦愣愣的看過去,琪兒臉上都是喜色,一雙明亮的眼睛中布滿了血絲,正在看著她。

    “我睡了多久?”

    夏曦沙啞著嗓子問。

    “兩天兩夜。”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