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我被困同一天三千年 > 第六章 偏不告訴你
    所有弟子齊齊起身,震駭的看向場中,包括王厲本人。

    徐楓的青龍變在整個玄界威名震震。

    可是天玄宗的眾門人也都知道,他的青龍變只能全身變化,遠沒有到能夠自由控制變化部位的地步。

    但是現在!竟然只變化了一只手掌!

    轟!

    王厲渾身風雷之力暴漲,再次一劍斬出。

    這一劍,他用上了全力。

    但在下一刻卻直接整個人都翻飛了出去,濺起滿地煙塵。

    “噗!”

    一口逆血直接不由自主的噴出,灑落一地。

    王厲一臉驚悚的起身抬頭看向來人,想要說話,卻聽那人依舊是那好似萬古不變的聲音。

    “你有意見?”

    一抹死亡的危機在他心頭狂震!

    “風!雷!斬!”

    王厲狂怒一聲,滿臉是血的在自己腹部狠狠一拍。

    這是他壓箱底的秘術。

    即便是合道期修士也不敢在這一式下和他硬拼。

    這是他身為天玄親傳二師兄的自信!

    只見頃刻便是漫天風雷在其周圍繚繞起來,一股合道期的氣息漸漸從他手中散發出來。

    蘊神之后,便是合道。

    即便是徐楓,也不過蘊神巔峰而已。

    合道修為,可入天玄內門長老席位!

    “給我斬!!”

    嗚——

    一聲好似鬼嘯一般的破空聲轟然撲向徐楓,只見漫天青風狂雷夾雜著濃烈的天地元氣融入那一劍又一劍中。

    王厲的劍,逐漸筑起一片劍幕,將徐楓籠罩在內!

    大成的風雷劍法讓他一劍快過一劍,比李秋水更加凝實的風雷劍意將那百煉戰場寸寸崩碎!

    這等威勢,已然讓所有弟子絕望。

    但是場中的形勢,卻并沒有因為這劍勢而改變一絲。

    徐楓,依舊從容。

    只見他好似漫步一般輕描淡寫的在王厲的劍幕下進退自如。

    往往一掌拍去,王厲好不容易凝聚起來的劍勢便頃刻散去。

    就好比王厲想要撒尿,但是卻總被徐楓打斷,那種憋屈難受的感覺,讓他想要吐血。

    而徐楓也一步步接近了王厲。

    嘭!

    最終,一抹青色崩飛了那風雷劍,捏住了王厲的脖子。

    “你有意見?”

    徐楓看著王厲驚慌的雙眼寒聲問道。

    王厲是真的慌了。

    在他印象中的徐楓,永遠都是那種溫和,儒雅,淡然。

    從沒有這般強勢過!

    今日的徐楓,很不一樣。

    王厲竟然第一次在面對徐楓時,產生了一絲畏懼的感覺!

    他急忙散去渾身元力道:“我沒意見,神子師兄!我沒意見!”

    徐楓挑了挑眉,似乎對這家伙如此快的認輸早有所料。

    搖頭一笑,松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站在一旁。”

    王厲趕緊乖乖地站著,再不敢多說一句話。

    徐楓這才看向那震驚起身的王滄浪,語氣依舊平靜,就好似在陳述一個事實:“今日,我必殺你。”

    王滄浪臉色驟然慘白,難看到了極點。

    滿場數萬圍觀弟子,數名觀戰長老和那督戰的幾名戰堂長老都是一臉震撼的張大了嘴,看著場中那一襲紫衣久久無言。

    除了震撼,還是震駭。

    只用一只手,便打的親傳二弟子王厲不敢說話。

    “嘿嘿嘿......哈哈哈哈!”

    就在徐楓的震懾下,王滄浪不知什么時候臉上爬上了無數莫名的符文。

    那符文詭異非常,一個個好似有著生命一般,竟在他的臉上緩緩蠕動著,閃爍著妖異的光芒。

    “徐楓,你以為我會這樣束手就擒嗎?”

    徐楓眼睛微咪,腳下不動,只是靜靜地看著王滄浪的變化。

    “本尊縱橫黑域數百年,沒想到竟然能夠遇到這么一個妖孽的人物將我布置的棋子逼到這種地步,你很好!”

    王滄浪的氣質忽然間變得詭異莫測起來,原本那稍顯稚嫩的聲音也在中途忽然變為一個蒼老狂放的聲音。

    那聲音,就好似來自遠古的時空,滄桑中帶著一抹悲涼!

    轟!

    一股遠超蘊神期,直逼合道巔峰的氣息從王滄浪的身上爆發出來。

    “既然想我死,那你就先死吧!”

    王滄浪狂喝一聲,驟然消失不見,就連想要從后方偷襲他的青丹都沒有碰到他一絲!

    “不好!”數名戰堂長老驚怒暴喝。

    “小心!”青丹面色劇變。

    誰也想不到,王滄浪的體內竟然隱藏著一個強者的魂魄!還能爆發出如此恐怖的實力!

    相差整整一個大境界,徐楓如何抵擋!

    場中的弟子們更是一個都沒有反應過來,就連王厲也愣在那里。

    但,眾人想象中的血腥一幕并沒有出現,因為在徐楓的面前,還站著一道黑色的身影。

    那身影如山似岳,又恍如深淵,一身氣息樸實到了極致,但卻讓人無法直視,甚至于不敢直視。

    而其手中,正像是捏著一只小雞仔一樣的將那爆發出合道巔峰修為的王滄浪抓在手中。

    王滄浪一動都不敢動,只是一臉驚恐的看著黑衣中年人喃喃道:“道......道血境!!”

    徐楓輕笑一聲,繞過護道者來到王滄浪身前,玩味道:“妖族?我就說這孩子為何戾氣這么重,果然是你們。”

    一旁湊過來的青丹無語道:“你說他戾氣重?”

    徐楓尷尬的摸了摸鼻子:“王叔,帶他到刑罰殿,讓刑罰大長老好好審問,將他身上剩下的妖血果下落問出來。”

    王滄浪忽然看著徐楓驚恐的尖叫起來:“你怎么會知道妖血果?你到底是誰?不可能,我躲的好好的,就算是道骨境強者也不可能看出來我的存在,你到底是怎么發現的?!!”

    徐楓神秘一笑:“我知道的事情多了,偏不告訴你。”

    隨后對著青丹嘿嘿一笑,翻手又換了身衣服,兩人并肩離開了大比現場。

    “大比繼續,不用管我。”

    其實這一幕,徐楓已經不是第一次經歷了。

    從一開他就知道會是這么個結局,不過為了讓青丹看戲,所以他才在里面演了這么久。

    實際上,他不僅知道王滄浪體內的妖族強者殘魂,還知道這殘魂的來歷和所擁有的寶貝到底藏在哪里。

    在三千年中的某一天,他心血來潮之下從早上便抓了這貨開始拷問。

    以天玄宗刑罰殿的手段,自然是讓老妖連自己喜歡穿什么顏色的褲衩都招了出來。

    但這些對于徐楓來說都像是浮云一般,毫無意義。

    因為當這一天過去之后,一切又會恢復原樣。

    ......

    合同已發,求推薦票~~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