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我被困同一天三千年 > 第八章 燃
    許久之后,徐楓緩緩吐出一口濁氣,青丹這才走上前來,面帶歡喜。

    “恭喜。”

    徐楓卻一臉平靜的對著她擺了擺手,做了一個禁聲的動作。

    再然后,他大手一揮,三千筆記盡數出現。

    “朱雀變,燃!”

    一把大火在青丹驚訝的注視下,頃刻間將所有筆記全部燃燒,連一絲灰燼也沒有留下。

    “你這是干什么?”青丹有些不解。

    徐楓忌憚的看了眼天穹,微微搖頭:“這些東西不能留,你在這等我,我出去一趟。”

    青丹的臉上升起一絲不解,剛剛脫困的徐楓,不應該慶祝一下嗎?

    看他的樣子,會不會有什么心神上的問題?

    雖然不解,但是卻清楚,徐楓絕對不會做無謂的事情,點了點頭原地盤膝坐下。

    徐楓大袖一揮,換上那黑白底色的親傳弟子服。

    一步邁出,下一步出現時,已然出現在神子峰山腳下。

    這一日,天玄神子徐楓出神子峰,再入魔邊。

    殺三千魔族!

    深入魔邊九萬里!

    震撼世人!

    天玄神子徐楓前日剛回到宗門,如今再次進入魔邊,讓人不解。

    不過下午時分,又有人看到天玄神子徐楓出現在黑域和荒域的邊境地區,沿著荒域壁壘行走數萬里,消失不見。

    等到傍晚時分,徐楓回到神子峰時,青丹仍舊在原地盤膝修煉,等他回來。

    輕輕的吐出一口濁氣,徐楓來到青丹神前。

    “回來了。”

    青丹唰的睜開雙眼,眼底閃過一絲晶瑩。

    “突破了?”徐楓輕笑道。

    青丹點頭:“嗯,你去哪了?”

    徐楓聞言,面色終于沉了下來。

    “去了趟魔邊,印證了一些事情,祭拜了一些故人。”

    青丹神色一黯,這才想起兩天前,徐楓從魔邊戰場歸來時,玄盟的震怒。

    那次行動,乃是聯合了十大神宗的一次大行動,清繳魔邊戰場五萬里內的魔族。

    各個小隊由各宗神子帶隊,唯有徐楓這只,不顧魔邊將令,深入九萬里戰場。

    最后,只有徐楓一人活著回來。

    “一百三十六名玄界修士。”

    “天玄宗十六人。”

    “北火宗十人。”

    “擎天宗二十三人。”

    “青山宗五人。”

    “南水宗八人。”

    “劍宗七人。”

    “符宗十一人。”

    “隕星宗八人。”

    “血海閣四人。”

    “輝塵宗九人。”

    “散修三十五人。”

    “這仇,我徐楓一日不忘,便三千年不忘。”

    “此仇不報,讓我大道永絕!”

    徐楓眼眉低垂,眼中卻有著寒光閃動。

    青丹抿了抿嘴唇,對這一切她自然是知道的。

    但是徐楓為何違抗命令帶隊深入魔邊,卻沒人知道,即便是青丹。

    但是這責任和罪罰,卻是免不了的。

    而且被玄盟親自點名指出,要天玄宗責罰。

    但是歸來沒兩天,徐楓便陷入了詭異的輪回中,這一困,便是三千年。

    直到——今天。

    對于徐楓來說,已經過去了三千年,但是對于別人,這才過去了兩天而已。

    忽然,青丹心底產生了一抹濃郁的擔憂。

    徐楓似乎要做些什么,而且是她無法阻止的事情。

    “我打算離開天玄宗,去赤域走走。”

    果然,下一刻,徐楓對著她輕聲道。

    青丹頓時心中一驚,上前一把抓住徐楓的袖子:“你......你可想清楚了。”

    徐楓說的走走,只怕不是簡單地走一走。

    徐楓微微一笑:“想了三千年了,想的很清楚了。”

    青丹咬著嘴唇,卻說不出一句勸他的話。

    知道面前的男人經歷了什么,便更加無法去勸他。

    正如他所說,想了三千年,也堅定了三千年,這樣的信念之下,誰能勸他?

    “好,我和你一起!”青丹深吸一口氣。

    然而徐楓卻搖了搖頭,輕輕地揉了揉她的腦袋:“不,你在這里等我,我需要有人幫我看著魔邊戰場,王厲那小子靠不住,天玄宗不能沒有鎮守,如果遇到危險,就去找小水。”

    青丹不由自主的握緊了拳頭,正要說話,卻被徐楓輕輕的攬入懷中。

    將腦袋埋在那青絲之中,徐楓深吸一口氣:“在這里等我。”

    青丹臉上微紅,心中一暖,點了點頭:“好,我等你。”

    隨后,徐楓輕輕的松開了她,朝著山下走去:“我去見師傅。”

    ......

    第二日清晨,天玄宗外門弟子演武場。

    “這一式天玄掌出招的時間慢了,如果能更快,就能卡在我元力流轉的空檔對我造成威脅。”

    “如果我要破招,就只能強行催動元力去運轉身法躲避,這樣一來,就會消耗比原本多數倍的元力,明白了嗎?”

    一個看樣子二十來歲的青年對著一旁比他還要稚嫩一些的數名少年說道。

    其語氣溫和,一臉認真。

    眾人齊齊點頭,看向青年的眼神中充滿了崇拜和驚喜。

    誰也想不到,天玄宗神子,傳言乃是當今玄界年輕一輩最為妖孽天才的大師兄,今日竟然真的到外門的演武場來指導大家修行了!

    忽然,青年抬起頭朝著演武場邊緣看了一眼,只見一道倩影不知何時出現。

    青年看著遠處出現的那道倩影,深吸一口氣,對著眾多年輕的稚嫩面孔笑道。

    “好了,好了,今天......就到這里吧,以后有機會,你們可以多多向師兄師姐們請教,他們比你們多了很多實戰經驗,對于修煉可以少走很多彎路。”

    “師兄,以后,您還會來這里指導我們嗎?”

    一個十三四歲的女弟子面帶期待的看著他問道。

    其余人紛紛露出火熱的目光盯著他,卻見青年略感遺憾的搖了搖頭。

    “恐怕,不行了。”

    “啊?為什么?”

    那女弟子下意識的就問了出來。

    青年搖了搖頭,笑道:“過幾天,我可能會離開。”

    眾人紛紛露出了失望的神色。

    直到青年朝著那倩影走去,眾人才議論開來。

    “神子師兄一定是要去邊境戰場狩獵魔族了,不過他還會回來的,以后我們有的是機會!”

    “是啊,是啊!咱們可真幸運,有著整個玄界第一妖孽之稱的神子,他還這么溫和,我們真是太幸運了!”

    “是啊,是啊......”

    聽著身后那一道道興奮的討論,青年苦笑一聲,搖了搖頭。

    幾步走出后,終于換上了平靜的樣子,走到了那倩影身邊。

    “時間到了嗎?”青年問道。

    一頭青色如瀑般垂落腰間的少女不忍的看著他:“我們不去行不行?”

    青年略微搖頭,隨即看向遠方湛藍的天空:“不行。”

    少女只能嘆了口氣,雙眼略微通紅。

    只有在他身邊,她才會變得如此柔弱。

    ......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