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九轉為魔 > 第十章 銀刺蒼狼
    孟尋離開林家的拳館后,就前往大牛家,卻發現在已經是人去樓空。

    詢問一位鄰居老丈而來才知道,原來前幾日群陽縣來了十幾位仙師,看重了大牛,并收他為徒。所謂一人得道雞犬升天,大牛的家人都跟隨那些仙師走了。

    孟尋又問老丈,知不知道帶走大牛的仙師是何門何派。

    老丈只是白了孟尋一眼,罵道你這個小娃娃莫不是腦闊有毛病,那仙師的事情我一個小老兒怎么知道!只是大牛那傻小子,傻人有傻福。

    孟尋看著老丈顫巍巍的回到家中背影有些蕭瑟。

    他認識這位老人,是個鰥夫,妻子年輕的時候就死了,也沒有兒女,靠著手藝活兒在群陽縣也活了五六十年。

    聽大牛說老人性格自從她的妻子死后就別的很乖張,老了也沒有變。嘴巴很毒,不過心眼很好屬于刀子嘴豆腐心。

    孟尋也曾與老人交談過,但是話說不過兩三句就被老人氣的直跺腳。

    倒是大牛,無論老人是怎么罵,他都傻呵呵的在一旁聽著。

    “他從小到大倒是一點都沒有變過,傻人有傻福……”孟尋抬起頭,心中五味雜陳。自己唯一的朋友消失了,不過是個好消息。

    只是回想起當初兒時的誓言,他便覺得有些好笑。

    “大牛啊大牛,小時候我總說,拜入仙師門下會把你帶著,可沒想到你倒是比我先拜入仙師門下。”

    孟尋搖搖頭走進大牛家,院落打掃的很干凈,大牛的母親一直都是那么愛干凈,就算是離開了也要吧院落打掃的一干二凈,想必是有些舍不得吧。

    大牛的房間還日像往常一樣,或許走的匆忙,很多東西大牛都沒帶,他視為珍寶的小玩件一個都沒有帶走,唯獨帶走了掛在墻上已經發黃的竹竿了。

    孟尋苦笑不得,不過心中卻是一暖。他關上房門,轉身就離去了,臨走前,庭院類還回響這他的輕嘆聲:“傻牛,放心吧,要不了多久我們兄弟二人就再次相遇。”

    夕陽西斜,群陽縣外只有孟尋孤零零的一人走在雜草叢生的野路上,長長的影子投在路上,投在雜草里。

    近鄉情怯,這種感情孟尋從來未曾有過,他自小到大都沒有遠離家鄉,就算是去云崖宗,也里山下的村子不遠。

    “嗯?”孟尋剛剛踏入青林山的范圍,便察覺有一點點不對勁,到底有什么不對勁他又說不上來。直到快到村子,他才明白過來,“怎么青林山的靈氣幾乎消失的一干二凈?”

    孟尋怎么也不會知道,整座青林山的靈氣都被他吞吸的一干二凈,如若不然當初去他也不可能將修為修煉值辟谷六品。

    “難不成有修士來了青林山?”孟尋頓時變得警惕起來,他看著村子里到現在都沒有冒起炊煙,便心頭的不安隱隱翻滾起來。

    他急忙跑回村子,看著村頭攔腰折斷的大樹,心中頓時咯噔一聲,一掌劈開大樹沖進村子里,看著眼前血腥的一幕,怒氣與殺氣瞬間沖向腦袋。

    小村子里橫尸遍野,許多尸體都已經被野獸啃食的不成樣子,血液濺的滿地滿房間都是。

    孟尋仿佛丟了魂一般,一步一步走向自己的家中,家門是開著的,沒有血液的痕跡,倒是有明顯打斗的跡象,鍋中還放著沒有煮熟的米,房間內的織布機上的布還未織完。

    可有猜到事情發生的很突然,孟尋閉上眼睛可以想象當時母親和小妹害怕慌張的模樣。

    “尸體……對尸體呢!爹娘和小妹的尸體都沒有,家里面只有打斗的跡象卻沒有血液的痕跡,說不定爹娘還有小妹沒死!”

    希望再次在孟尋的心中升了起來。

    如果他的父母還有妹妹真的死了,他估計也要崩壞了。

    但是一個小村子,二十二戶人家,近百具尸體。這個血海深仇,他不得不報!村子里每個人孟尋都無比熟悉,他們身前的笑容甚至還停留在他的腦海中。

    一直到深夜,孟尋才將尸體全部掩埋,最讓他心痛的是,他親手葬下村東頭二狗家還在襁褓嗷嗷待哺的娃兒。他上云崖宗的時候,娃兒還沒出生呢。

    如今他回來了,卻要替娃兒下葬。

    他并不知道娃兒姓甚名誰,于是碑上就刻上了他的名字。之前死過一次,未曾立碑,他便還是孤魂野鬼。

    如今墳也造了,碑也立了。孟尋也已經死了,埋在墓中。而今的他獲得了新生!

    孟尋一直在墳前站到早上,露水打濕了他的頭發,露水滴落從他的眼角滑落。

    “到底是誰?”孟尋忽然響起老丈說前幾日群陽縣來了十幾個修真者,又聯想整座青林山的靈氣被耗光,“莫非這些修真者來到了青林山,是他們殺死了村子里的人?至于爹娘小妹為何沒死,說不定小妹具有修真資質被仙門看上了。

    只是他們為何還要屠村?”

    這一切都顯得那么的可以。

    “想要知道是不是那些人屠村的,只要找到他們當面對質便好,說不定還能見到爹娘、小妹還有大牛!”

    由于傳承了天魔子的記憶,孟尋對于修真者的印象本來就不好,如此一來更是差到極點。

    “先去云崖宗,既然他們來到了青林山,說不定去了云崖宗!正好所有仇怨一并了解!”

    孟尋看向云崖宗所在的方向,雙眼爆射出寒芒,連白天的暖陽都無法消散他眼中的寒意。

    青林山變得越發的安靜,孟尋知道野獸估計被凈化的妖獸吞食的干凈,如今青林山逐漸變成妖獸山脈雖然現在妖獸很少,但是以妖獸的繁殖能力,估計要不了多久,整座青林山就是妖獸的天下了。

    走著走著,孟尋停下了腳步,環視一眼周圍,袖劍忽然出現在他的手中。

    又到了原來的地方,故地重游,孟尋沒有多少感慨,只是遇到一群不友好的妖獸,原本心中就無法釋放的殺氣,頓時全部釋放出來。

    銀刺蒼狼,屬于低級妖獸,一般實力堪比辟谷四品至六品的實力,狼王的話實力估計接近養氣境。

    不過這些銀刺蒼狼很明顯都是進化成妖獸不久,根本不會有狼王、上次遇見也就十頭,如今還少了兩頭,既沒有狼王,數量也少。

    銀刺蒼狼可以說構不成威脅。

    只是這僅僅是特殊情況,他通過天魔子的記憶可以知道,下品妖獸中,最不能得罪的就是銀刺蒼狼了。

    妖獸一般都喜歡獨居,除非一些特殊的妖獸群居在一起,不過也僅僅是十多頭。

    但是銀刺蒼狼不一樣,它們仿佛是妖獸中的異類,喜歡成群結隊的捕食。

    一般擁有狼王的銀刺蒼狼群,最少都有上千匹銀刺蒼狼。盡管這些銀刺蒼狼實力很弱,但是數量極多。而且銀刺蒼狼完美的繼承了野狼的狡詐兇險和堅持。

    如果銀刺蒼狼盯上了,實力弱小的生物幾乎沒有反抗的余地,實力稍微強大點的,銀刺蒼狼將會群起而攻之,至于遇到更加強的生物,銀刺蒼狼不會與他們硬碰硬。

    銀刺蒼狼會死死盯著他們,不分晝夜的騷擾,直到把他們耗死。

    妖獸靈智已經開啟,高品的妖獸靈智不輸于人類,下品妖獸的靈智雖然比不上人類,但是也相差無多了。

    這小群銀刺蒼狼不敢上前,它們顯然感受從孟尋身上散發出來的危險與殺意。只是它們舍不得就這么放棄孟尋這樣的肥肉。

    如今青林山能夠吃的食物已經不多了,已經完成進化的妖獸開始分配地盤,它們兩個同胞就是在與其他妖獸巧奪地盤的時候死了。

    于是銀刺蒼狼準備拖垮孟尋,領頭的銀刺蒼狼仰頭朝天一嘯,其余的七頭銀刺蒼狼緩緩退下,卻不完全離開,就這樣虎視眈眈的盯著孟尋,只要孟尋稍微分心它們就會撲上來。

    “吼,竟然敢把我當成獵物!”孟尋心中冷笑,他身為獵人居然反被獵物當成了獵物,著實有些好笑。“既然如此就先拿你們練練手。”

    孟尋抓著袖劍便沖向領頭的銀刺蒼狼。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