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九轉為魔 > 第十一章 玄天弟子
    袖劍很鋒利,當年在天魔子收集的眾多靈寶中也算的上是精品,陪伴了天魔子多了。可隨著天魔子的實力不斷的增強,這柄袖劍迎來了她最后的宿命——沉睡。

    戒指中的眾多寶物,孟尋第一眼就看上了這柄袖劍。

    并不是受了天魔子的影響,而是真心覺得這柄袖劍是如此的美麗小巧卻有充滿了危險。

    如今,袖劍在他的手中,迎來她再一次也是第一次的出鞘。

    劍芒在劍尖不斷吞吐,如同蛇信子一般充滿了危險。劍光閃過,還不等領頭的銀刺蒼狼反應過來,一顆碩大的狼頭被拋向天空,滾熱的鮮血驚得剩下的七匹銀刺蒼狼嗚咽一聲倉皇逃跑。

    孟尋眼神依舊如鷹隼一般銳利,他右臂用力一甩,袖劍刀刃上圓滾滾的鮮血朝著他右手邊方向飛射出去,速度快如子彈,威力更是驚人,擊穿了三顆古樹,直到快要穿透第四顆古樹時,血液瞬間被蒸干了。

    “沒想到在凡人國度竟然還能像道兄你如此厲害的高手,想必道兄在未踏上修真之路時,應該是這個凡人國度的武術宗師吧。”

    古樹后走出三男一女,男子帥氣女子美艷,四人都穿著一樣的道袍,想必是師出同門。

    說話的便是走在最前面的男子,長相奇偉,尤其是那一雙飛入雙鬢的長眉和在胸前飄動的美髯極為惹人注意。

    “風師兄,你與這個山間野修說廢口舌干什么。”站在偉岸男子身后的年紀稍幼滿臉傲然的修真弟子,從頭到尾都對孟尋不屑一顧。而且渾身的戾氣絲毫不加掩飾,如果不是師兄師姐攔著,他早就出劍了。

    至于是對銀刺蒼狼還是孟尋出劍就不得而知了。

    “林師弟,不得無禮。”風行有些不喜,對于自己這個年紀尚幼且天賦極佳的師弟,風行還是挺喜歡的,只是如果脾氣林天通稍微好一點的話,那就更好了。

    “這位道兄,我們沒有其他意思。林師弟他就是這個脾氣,冰心不壞。”風行有些無奈,他從孟尋的身上感受到久違的危險,所以言語盡可能的放的緩和些。

    “刀子嘴豆腐心嗎?呵呵!”

    孟尋冷笑幾聲,他當然不相信風行一行人沒有其他意思,不然在他被銀刺蒼狼襲擊的時候,就不可能躲在樹后。

    “你……”林天通怒極,一只手已經捏著道訣,隨時準備出手。

    “這位道兄我們真的沒有惡意,剛才之所以沒有出手,也是因為我們剛剛聽到動靜,你就殺了那頭銀刺蒼狼。”說話的女子心思玲瓏,一下子就知道孟尋為何如此堤防他們。

    捫心自問,如果她是孟尋的話,她也不會開心,沒人愿意被算計。

    “雪嵐師姐,我看著小子就是欠。”林天通對雪嵐很是仰慕,見雪嵐對孟尋溫聲細語,他心中的不痛快早就達到極致了沒如果孟尋在多說一句,他便會出手。

    風行再次瞪了林天通一眼,然后帶著歉意的對孟尋笑了笑。“剛才我看道兄出手非凡,不知師承何處?”

    孟尋收起袖劍嗤笑一聲道:“你們之前不是說我是山間野修,一個山間野修又何來師承何處直說。”

    “咯咯!”林天通死死攥緊拳頭,他真的忍不住了,覺得孟尋太欠了,想要出手一劍結果了孟尋!

    風行摸著鼻子尷尬一笑,他還是第一次遇見如此刺頭的人,渾身是刺讓他無法下手。“抱歉,是在下魯莽了。不知在下能夠知道道兄的尊姓大名。”

    “在詢問他人姓名的時候,難道你們不應該自報家門嗎?”孟尋冷笑一聲,目光一次從風行等人身上掠過,只是在雪嵐身上頓了一頓,最終且停在林天通身上。

    他懷疑是修士屠了他的村子,恰巧風行等四人又出現在青林山,這不得不讓他有所懷疑,而風行一行人中最有嫌疑的無疑就是一身戾氣的林天通了。

    “死殘廢,我在就忍你很久了,看我不剁了了你!”林天通怒吼一聲,左手捏著道訣右手持劍,怒氣磅礴沖向孟尋。

    “林師弟!”風行知道孟尋不簡單,但是林天通更是不簡單。

    林天通可是玄天福地年輕一代天賦最高的弟子,如今才十三歲,修道僅一年便達到辟谷六品,加上林家與玄天福地賜予的無數寶物,可以這么說林天通戰力已然超過了辟谷六品的戰力!

    風行是擔心林天通下手太重,殺了孟尋就不好了,畢竟他還有很多問題要問孟尋。

    “風師兄,放心吧。林師弟雖然有時候行事莽撞,且脾氣暴躁,但心思深著呢。而且我看這個野修的態度著實有些惡劣,給他一點教訓也好。”

    此刻一直沒有說話,打扮酷似文生的玄天弟子,輕笑說著,聲音非常陰柔讓人不喜。

    “譚師弟,這樣做不好吧,我們才剛來寧國便與寧國本土修士鬧出矛盾,如果被師叔知曉的話,定會責罰我們的。”

    雪嵐一直不喜歡譚文,除了譚文平常的行為做事,最主要的是譚文那說話的語氣。

    用林天通的話來說就是欠揍。

    譚文一點都不在乎雪嵐對他冷淡的態度,相反還樂呵呵的道:“可是雪師姐,如今林師弟已經對那個野修出手了,不管阻攔與否,我們與這個野修的梁子算是結定了。”

    風行揉著太陽穴無奈的道:“譚師弟說的對,如今只要讓林師弟痛痛快快的打上一場,等他氣消了在說。”

    林天通腳下穿靈寶靴子,速度極快,眨眼間就來到了孟尋的身邊。捏訣的左手印向孟尋的胸口,持劍的右手刺向孟尋拿袖劍的手腕,雙管齊下攻勢極為猛烈。

    他這一招鮮吃遍天下,就算是同門師兄能夠擋住這一擊的人就不多,他當然自信孟尋無法阻擋這次攻勢。

    然而只是甩出一道符紙,黃燦燦的符紙浮現在他身前形成一個保護罩,抵擋住林天通的攻勢。

    林天通不敢相信的看著孟尋,然后哈哈大笑道:“你這個野修當真有趣,難道想與我比拼誰的身家底蘊深厚。”

    孟尋沒有說話,反而欺身上前,右臂隱藏在袖子內,袖劍則反向握著。他一拳轟向林天通,卻被林天通甩來的一張符紙給擊退。

    還未等他反應過來,林天通又接連甩過來三張符紙。

    孟尋神情冷峻,看著朝自己飛過來的三張符紙,雙腳蹬地,地面應聲龜裂開來,整個人如炮彈一般沖了出去,右臂一揮,袖劍劍鋒露出指尖一寸,瞬間切斷三張符紙。

    但這一幕在林天通等人的眼里,孟尋是徒手接下三張符紙,并且斬斷。

    “想拼家底?還是頭一次聽到如此可笑的話。”孟尋囂張大笑,然后瞬間收斂笑容冷然道:“既然如此,我就陪你斗下去。”

    說罷,孟尋長袖一揮,憑空出現十張符箓,有攻擊的也有防御的,且每張符箓都散發著不小的能量。緊接著,孟尋身后左右個懸浮三把靈寶,沒把靈寶流淌著極強的靈力波動。

    “這……這!”

    林天通嚇了一跳,他可是集萬千寵愛與一身,林家與玄天福地賜下的寶貝無數,也只有三件靈寶。腳下穿著的的風行靴,身上穿著的血蠶軟甲,和手中拿著長劍。

    而孟尋隨便就拿出了六把靈寶,不對,還加上藏在袖子內的袖劍,共七把靈寶。

    “你到底是誰?裝著寧國的野修有何圖謀!”林天通不蠢,知道孟尋不簡單,就想到了很多。

    孟尋微諷道:“怎么,家底沒有厚,就怕了?”

    這下子算是徹底引爆了林天通,他管不了這么多了,這都欺負到頭上屙屎撒料了,難不成還能繼續讓孟尋放肆?“來就來,今個我就要看看你到底什么牛鬼蛇神!”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