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九轉為魔 > 第四十四章 伏擊
    玄天福地的動向早已經被絕天教的人掌握,任誰也沒有想到絕天教的圣子會潛入玄天福地,而且還是在他年幼的時候。

    如此一來,玄天福地就完全陷入了被動,不僅僅是唐狂瀾率領的聯合一派與守約一派印完呂揚與孟尋的事情徹底鬧掰。

    最為重要的絕天教的圣子還在暗中窺探玄天福地的來自天刀門和攬月宗的動向通知絕天教。

    如此一來玄天福地在明,絕天教在暗,在加上絕天教的實力。

    玄天福地幾乎沒有絲毫的勝算。

    孟尋還沒有修煉片刻鐘就就再次被雪嵐喊了出來。

    “什么事?”孟尋嘴上雖然有些不耐煩,但情緒上根本沒有表現出一點不耐煩的樣子。

    他不善于表現情感,一開始就是,很木訥。

    雪嵐就當他沒有不耐煩,而且她的確有事,只是看到孟尋的態度,便有心想要戲耍孟尋一番。

    “難道沒事就不能找你了嗎?”雪嵐撅著小嘴,雙手掐著盈盈一握的***,似乎很是生氣。

    這是她這種生氣在別人眼中無疑等于撒嬌,在孟尋眼中只是在無理取鬧。

    “無聊!”

    說罷,孟尋便準備關上房間。

    卻被雪嵐伸出腳給攔住了。“好吧,找你是真的有事。”

    “說!”

    孟尋言簡意賅,雙目直視雪嵐像是審問犯人一樣,這讓雪嵐有些不舒服。

    不過雪嵐不正是喜歡比較酷酷的孟尋嗎。

    “絕天教有動靜,他們將會伏擊前往封連山脈的唐師兄他們。”

    果然見孟尋如此凌厲,雪嵐也不在嘻嘻哈哈,態度變得很嚴謹。

    “你肯定?”孟尋顯然不怎么確定雪嵐說的話是否正確。

    畢竟玄天福地雖然會打探絕天教的動向,但那都是明面上的,暗中絕天教的行動肯定不會暴露出來。

    除非雪嵐在絕天教中安插了細作。

    “我當然不敢肯定,但是你也不希望唐師兄他們全軍覆沒吧。”

    雪嵐最終還是沒有繃住,笑了出來。

    然而這一點都不好笑,可雪嵐還是很輕松,就算她說她也不敢確定,但她的態度仿佛這一切真的會發生。

    只是上絕天圣子真的安排了煞四與煞六帶著絕天教徒埋伏唐狂瀾一行人。

    而能夠救唐狂瀾的也只有他們了。

    孟尋盯著雪嵐看了好一會,才緩緩開口道:“有時候我真不知道你在想些什么。”

    “這樣不是很好嗎?總會給你帶來些神秘感,這樣你就不會厭煩我了。”

    這是不算赤果果的告白,但是比那些無聊的試探要直白些。說著的一個女孩,尤其是像雪嵐這種女孩,能夠近乎直白的告白,也很是不容易了。

    可惜的是孟尋不打算聽出來她話中的含義,也沒有多說一句話,甚至連拒絕的話都沒有。

    “你要去哪?”雪嵐見孟尋一言不發的出門,追上去問道。

    “封連山脈。”孟尋停下腳步看了雪嵐一眼。

    “你看我干嘛?”雪嵐有些羞澀,低下頭,瀑黑的青絲遮住了她大半個絕美的臉龐。

    不過如此小女生姿態瞬間就恢復,她輕咳一聲道:“你準備一個人去?”

    “絕天教不會全部圍殺唐狂瀾的。”

    孟尋的言下之意便是,只要絕天教不傾巢而出,有他一個人就夠了。

    當真是很狂,狂得沒邊,想要一人挑絕天教的俊杰。雖然他有這樣的實力,但魄力又是一回事了。

    “好吧,那你小心些,我們隨后就到!”雪嵐見孟尋不像是開玩笑,而且孟尋也不會開玩笑。她便囑咐孟尋小心一些,畢竟唐狂瀾他們已經離開多時了,是需要有人快點趕過去。

    而她,則需要做些準備。

    當獵人與獵物的身份反轉后,讓原本是獵人的獵物驚慌失措固然舒爽,但是最主要的是不能讓獵物給溜了。

    不然一切都白費了。

    封連山山腳,煞六與煞四兩人帶著三十六位絕天教徒躲在小道的灌木叢中依舊躲了半個時辰了,卻依舊不見唐狂瀾的蹤影。

    煞六有些不耐煩了,看著地平面上空無一物便道:“難不成圣子那我們開涮呢?這都多久了,別說是人了,一個鬼影都沒有。四哥,你說他們會不會從別的路上山了?”

    “不會,封連山脈,山勢險峻,自古便是上山下山一條道,他們不會從其他路走的。在等等吧!”

    煞四平時性格雖然乖張,但辦起正事卻一點都不含糊。

    當年他在絕天六煞的考核中,可是在死人堆中假扮整整七天的尸體,雖然當時天氣還不算炎熱,但是七天也足夠讓尸體腐爛變臭了。

    而現在只是在灌木叢中待了半個時辰,雖然會有毒蟲,但比在死人堆中躺上七天算是小巫見大巫了。

    煞六本想反駁,只是見煞四像是變了一個人,他就把剛到嘴邊的渾話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又過了大約半盞茶的功夫,煞六都快要打瞌睡了,終于聽到煞四說人來了。

    煞六露出頭來看著遠處走來的唐狂瀾一行人,頓時來了精神罵了一句,“娘嘞,在不來老子可就真的要睡著了。”

    “小點聲,搞不好讓他們聽見了!”煞四可謂是非常小心,他本就是刺客出生,對于伏殺一事也很熟練了。

    煞六果斷閉嘴,他知道煞四在這方面是行家,聽煞四的準備錯。

    “老六,你就在原地待命,我帶些人往高處走。等他們進入包圍圈,想跑都跑不掉!”煞四囑咐煞六幾句,然后招呼身后的絕天教徒小心翼翼的朝著高處走去,沒發出一絲響動。

    聯合一派的隊伍中,方雅一路走來都在沉思,她總感覺有些不對勁卻說不上來哪不對。

    “師兄,快到封連山脈了,我們還是小心點為好。”

    唐狂瀾點點頭,抬起一直胳膊意示后面的人速度放慢一些。

    山腳,煞六見唐狂瀾他們突然放慢了速度似乎有所警覺,在心中暗罵一聲,“他娘的,見鬼了。難道他們知道我們早就伏擊?”

    就在你煞六蠢蠢欲動的時候,煞四及時傳音過來。

    “老六別沖動,他們沒有發現我們。一切等到他們進到包圍圈在行動。”

    “放心吧!”煞六朝著高處望去,給了煞四一個‘你放心’的眼神。

    然后又轉過頭看著唐狂瀾一行人嘴中罵罵咧咧的。

    唐狂瀾帶著聯合一派的弟子來到封連山山腳,卻停了下來。他仔細的打量著周圍,感受著有沒有靈力的波動。

    “師兄,怎么了?難不成以什么異樣?”方雅從隊伍中間走到唐狂瀾的身邊小聲問道。

    “譚文說天刀門與攬月宗的人也到了,然而一路上去卻沒有碰到一個天刀門和攬月宗的弟子。也沒有感受到封連山中有靈力波動。”唐狂瀾低吟片刻,他感覺到了一絲危險。

    “難道譚文的情報有誤?”方雅疑惑問道。

    唐狂瀾卻是搖搖頭,道:“總之前不需要貿然進山,等一會吧。看看能不能等到天刀門與攬月宗的人。”

    “師兄,說不定天刀門與攬月宗早就進山了,他們肯定也覬覦千葉皇室的外泄氣運。”李賢恨恨說道。

    唐狂瀾深深的看了李賢一眼,沒有說話。

    “李師弟,這么著急干什么。就算天刀門與攬月宗進山了,只要他們在山中還怕外泄氣運得不到?”方雅黛眉微皺,自從呂揚死了,她便察覺李賢的狀態有些不對勁。

    “師兄!”李賢有些急促。

    “我自有分寸!”唐狂瀾怒喝一聲。

    李賢被唐狂瀾這么一吼,整個人都呆住了。不僅是他,整個隊伍的人都呆住了。

    而埋伏在山上的煞四與煞六在聽到唐狂瀾的怒吼,便知道他們埋伏的事情可能敗露了,不能在繼續等下了,假如被唐狂瀾他們發現一絲異樣,說不定就會放跑他們。

    “動手!”

    煞四看了煞六一眼,與煞六同時竄出灌木從,殺向唐狂瀾一行人。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