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站在忍界頂端的男人 > 第十章 輪回眼(下)
    聽完長門的話,大蛇丸沉默片刻,隨后出聲道:“長門君,沒想到你會有這么曲折的經歷。”

    “不過,既然你們三個人看到了我們和山椒魚半藏的戰斗,那為什么要選擇來追尋我們,而不是追尋半藏呢,要知道,半藏才是雨之國的首領,而且在一個月前的那次戰斗里,我們也輸給了半藏。”

    大蛇丸稍一思考,就察覺到長門話里的一點不對勁,他們三個人都是雨之國的人,那么正常來講,他們要當忍者的話,選擇投靠的第一目標應該是身為雨之國領袖的半藏,而不是自己這樣的敵國忍者。

    就算長門因為是漩渦一族的關系,所以對木葉更有好感一些,但另外兩個小孩子可是純正的雨之國人,作為雨之國的民眾,他們應該看半藏更順眼才對。

    而且長門也說了他是被另外兩個小孩救起并收留的,既然如此,那他的話語權應該是三人之中最低的,不太可能強硬要求另外兩人跟他一起。

    “因為我們討厭半藏那個家伙。”不等長門回答,彌彥率先開口道。

    “雨之國之所以會變成今天這樣,都是因為半藏的野心所導致的,所以我們是絕對不可能去投靠半藏的。”

    “而我們三個人的父母又都是被巖忍村的忍者殺得,所以也不想找巖忍,就決定找砂忍或木葉忍者,然后剛好看到你們跟半藏在戰斗,覺得你們三個人很厲害,所以就來尋找你們了。”

    “原來如此。”大蛇丸點點頭,心里基本完全排除了三人是雨之國間諜的可能,彌彥說話的時候他一直在仔細觀察著對方,絲毫沒有看出彌彥有說謊的跡象,大蛇丸不覺得一個只有七歲的小孩子可以擁有能騙過自己的演技。

    謹慎歸謹慎,不輕視歸不輕視,但妄自菲薄可不行,這點自信他總歸還是有的。

    大蛇丸臉上露出一絲和善的笑容,“既然這樣,那長門君你就跟我們一起回木葉吧。”

    這一次,站在大蛇丸旁邊的綱手沒有再像之前那么生氣,更沒有反對的意思,不僅如此,她的臉上還露出了贊同的表情。

    之前綱手之所以會那么生氣,甚至還想教訓長門一下,是因為當時在她眼里對方只是一個敵國不相干的小孩子,長門的請求在她看來完全是不切實際的妄想。

    但現在則不同,長門已經表明了漩渦一族的身份,那就是自己人了,所以他想要去木葉的請求也變得合理起來。

    從情理上來說,長門是漩渦一族,木葉和渦之國有約定,本身就有照顧漩渦一族的責任,而從實際利益上來說,長門身為漩渦一族,擁有血繼限界仙人體,把他帶回木葉,木葉就等于多出了一個血繼限界家族,這將會在未來為木葉源源不斷的帶來許多強大的忍者,增強木葉的整體實力,這一點參考木葉原本就有的千手日向宇智波三大血繼限界家族就知道了。

    雖然漩渦一族的血繼限界跟千手一族相重疊,但漩渦一族還在封印術上有極高的天賦,這就是千手一族所不具備的了。

    高級的封印術,威力可是制霸級的。

    因此,不管從哪方面來看,綱手都沒有再反對拒絕的理由。

    “自來也,你呢,是跟我們一起回去,還是繼續留在這里照顧那兩個雨之國的小孩子?”大蛇丸說完,又轉頭看向自來也。

    他之前雖然沒有像綱手那樣挽留自來也,但并不代表他不想讓自來也回去,而是他看出對方心意已決,就算說再多也沒用。

    不過現在既然事情發生了一些變故,那自來也說不定也會改變想法不再留在這里。

    自來也看了長門一眼,又低頭看了看站在自己身側的彌彥和小南,最后看向大蛇丸跟綱手,搖了搖頭,“已經決定的事情,就不會再改變了,你們兩個把這個漩渦一族的小孩子帶回木葉吧,我要繼續留在這里,直到這兩個小孩子有獨立生存的能力再回去。”

    “好吧。”大蛇丸眼中的遺憾一閃即逝,他輕笑一聲,“既然這樣,那我們就走……”

    “等一下。”就在這時,一直沉默的長門突然出聲打斷了大蛇丸的話。

    “長門君,你還有什么事嗎?”雖然自己的話被打斷,但大蛇丸并沒有生氣,而是看向長門,眼中泛起一絲疑惑。

    長門走到彌彥和小南兩個人的中間,然后轉身看向大蛇丸。

    “大蛇丸大人,彌彥和小南是我的同伴,還是我的救命恩人,所以,請你把我們一起帶回木葉吧。”

    大蛇丸看著站在一起的三人,沉默數秒,然后平靜的問道:“長門君,難道說,他們兩個人,也是漩渦一族的族人嗎?”

    “不是。”長門搖了搖頭。

    “既然這樣,那就抱歉了,我們不能帶他們兩個人一起回木葉。”

    大蛇丸的話很客氣,但也很堅決。

    長門雖然是雨之國人,但更是漩渦一族,把長門帶回木葉,沒有任何人能指責他跟綱手,反而還要嘉獎他們兩個。

    但另外兩個小孩子不同,他們是純粹的雨之國人,大蛇丸跟綱手沒有任何理由把他們帶回木葉,這是任何國家都絕對不被允許的事情,自來也也是出于這個原因,才選擇了留在雨之國照顧他們。

    至于帶他們回木葉這種事,自來也連想都沒想過。

    長門看著大蛇丸,堅定的說道:“大蛇丸大人,如果不能帶他們一起去木葉的話,那就算了,我選擇留在雨之國。”

    “長門。”

    彌彥和小南看著長門,眼神中帶著濃濃的感動。

    老實說,之前看到長門提出要跟著那兩個木葉忍者一起去木葉時,他們兩個人的心里還冒出過長門是不是要拋下他們兩個不管了,獨自一人離開這里的念頭。

    畢竟彼此之間的差距太大了,一邊是繁華富饒的木葉,一邊是戰亂貧困的雨之國,而他們三個人認識也只有幾個月而已。

    可現在看來,長門居然對他們兩個這么好,為了他們兩個甚至愿意放棄去木葉的機會,而他們兩個卻懷疑他,實在是太過分了。

    看著小南和彌彥自責的目光,長門沒有說話,朝著兩人柔和的笑了笑。

    他是不會把小南和彌彥兩個人丟在這里,獨自一人跟隨大蛇丸和綱手去木葉的。

    因為如果那樣做的話,他們兩個人的命運會發生極大的改變,并且是朝不好的方向轉變。

    首先,如果不和自己在一起的話,即使有自來也在,小南和彌彥也不會再有成為忍者的可能。

    自來也是木葉的忍者,他有自己的原則,不可能向其他敵對國的民眾傳授忍術,那是屬于叛忍的行徑,照顧小南和彌彥長大已經是他能做到的極限了。

    原著里自來也之所以會教三人忍術,是因為他發現了長門的輪回眼,所以把長門當成了大蛤蟆仙人所說的預言之子,因此才回心轉意,同意傳授他們忍術。

    如果不是這樣的話,自來也是不可能同意教授他們忍術的,原著里彌彥曾經多次請求自來也教他們忍術,但都被自來也拒絕了。

    并且,除了不能當忍者以外,還有更嚴重的事情,那就是他們兩個人的生命會有危險,火影原著里他們三個人曾經多次遇到危險,每次都是靠著輪回眼的爆發才得到解救,但如果跟自己分開的話,小南和彌彥就無法再得到輪回眼的保護,等自來也離開他們以后,他們在危機四伏的雨之國很難活下去。

    經過幾個月的相處,長門早已經真心把小南和彌彥當成了自己的同伴,所以他絕不可能眼睜睜的看著兩人得到這種悲慘的結局。

    “長門君,不要再說這種任性的話了。”大蛇丸表情淡漠,輕輕的搖了搖頭。

    長門微微皺眉,果然,光靠一個漩渦一族的身份,還不足以讓三忍把自己和彌彥小南都帶回木葉啊。

    不過旋即他的眉頭就舒展開來,沒關系,這樣的情況,他也不是沒有預想過。

    沒辦法,不能怪長門想的太多,實在是因為太無聊了。

    在雨之國的這幾個月里,除了想辦法獲取食物以外,剩下的時間完全是空閑的,唯一的娛樂方式只有和小南彌彥聊天而已,除此之外,剩下的時間就只能呆坐著。

    所以,為了自己的未來,也為了打發這些無聊的時間,長門只能不停的思考。

    如果找不到三忍怎么辦?如果找到三忍的話三忍不愿意帶他們走怎么辦?如果找到三忍,三忍也愿意帶他們走,但在路上出意外了怎么辦?

    這一切,都要考慮清楚才行。

    而現在這種情況,正是他曾經預想過的,也早就想到了解決的方案。

    漩渦一族的身份不夠,沒關系,自己還有殺手锏!

    長門仿若無意中一般,很自然的伸手把因為被雨淋濕所以粘在臉上的劉海撩到了一邊,讓自己原本被頭發蓋住的眼睛露了出來。

    “大蛇丸大人。”他抬起頭,看向大蛇丸,“真的,真的不能帶我們一起去木葉嗎?”

    “長門君。”大蛇丸輕笑著搖了搖頭,迎向了長門的目光,“你就算說再多次也沒用,這是不可能……”

    大蛇丸的聲音戛然而止,臉上的笑容瞬間凝滯。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