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征戰無限歷史 > 正文 第七百五十七章 從來如此,便對么?
    甘州城外,娘子軍中。

    儒衫裝束的李巖端坐上首,將案之上鋪著好大一張白紙,一支沾滿墨汁的狼毫已經被他握住了許久,卻始終不見落筆下去。

    侍立在他身邊,身掛大紅披風的紅娘子腰懸一把寶劍,淡黃色的絲絳沿著紅色的盔甲自然下垂,她微微地將其撥在一邊,不急不緩地將硯臺上的墨汁徐徐磨開。

    她是這一軍的主帥,然而在李巖面前,她卻只是一名溫良恭謙的妻子,雖然眼前已經算是絕境,然而看向她丈夫的眼里依舊是滿滿的恭敬與崇拜,愛意并不因此少上半分。

    李巖是舉人出身,是大明帝國上層的讀書人,而紅娘子不過就是個底層走馬賣藝的流民。如果不是天下大變,她連在人群中遠遠看上一眼的資格都沒有,哪可能像現在這樣夫妻和順舉案齊眉?雖說只不過是些許認識幾個人,但這并不妨礙她對于丈夫揮毫時的欣賞,連握筆的姿勢也足以讓她甘心侍奉。

    “砰!”

    正當李巖落筆的一剎那,一聲沉悶的落地聲從帳外傳來。他面前的案幾稍稍一抖,一滴墨汁便從筆尖落了下來,將白紙的中央染黑了一小片。李巖嘆息了一聲,將手中的筆重新放了下來。

    被打斷了寫字的雅興,紅娘子似乎比李巖更加惱怒,在轉過身來時,兩條柳眉已經豎了起來。她并沒有去碰腰間的寶劍,只是一甩披風,立即有兩名壯漢從帳外走了進來。

    娘子軍并非由女子組成,她的麾下全是百戰之后的精壯漢子,之所以叫娘子軍,純粹只是因為她是這支軍隊唯一的統帥,用實力折服了這些人。

    “來了個硬點子,扎手!”一名頭包紅巾的漢子顯然是紅娘子的親衛,一句話就交代清楚了一切。

    “唔?”紅娘子神情有點意外。她的這支軍隊,論整體戰斗力算不上一流,軍陣訓練都是短板。但是論單體戰力,跑馬江湖的這些漢子要比一般的軍人強上不少,各種上不了臺面的陰損招數更是層出不窮。

    能夠讓他們說扎手,那就意味著對方實力非凡且經驗豐富,從剛剛傳過來的第二個聲音看,這么短的時間里二者之間的直接距離已經不超過十米。

    沒等她下軍令,帳外同時又傳來數聲倒地聲,隨后帳門被猛地掀起,一身儒裝的男子昂首而入。跟在他后面的,只是一名衣衫破爛的憊懶漢子,一只手接起了帳門,另一只手還朝帳外比劃了一下,引起一陣不安的騷動。

    這自然是趙高。他身后的,則是馮末,乞活軍當代大首領。

    當初在圍殺苻堅之時,馮末刺入了最后一槍,史詩級巔峰的歷史人物那一腔精血讓他直接躍升到了S級劇情人物。雖說當時趙高出于團隊的考慮將他的成長方向定為了“龍血統帥”,但是純論個人戰力上,乞活軍出身的他也不遜色于任何劇情級存在。

    上一場與司馬相如的決戰之中,乞活七子死掉了四人,剩下的三人則同時晉升成了首領級單位。在孟不獲出現之前,一直是馮末勉強帶著所有的乞活軍,雖不出彩也能勉強應對。直到孟不獲接手之后,還活著的馮五和馮六成了左右的副將,反倒是他,徹底閑了下來成為了趙高的親衛。

    等級上的碾壓,讓他面對這些人根本不用正經出手。至于那些下三濫的江湖手段,從來都是在生死邊緣掙扎的乞活軍連多看一眼的興趣都欠奉。

    “遠來是客,阿紅住手!”李巖站起了身,止住了想要拔劍的紅娘子,同時一伸手,做了個請的動作。

    紅娘子焦急地一跺腳,卻不敢違背丈夫的意思。她從那個漢子身上感受到了無比危險的氣息,甚至讓她有一種忍不住想要轉身就逃的沖動。

    殺氣的威壓!

    這是馮末擊殺苻堅之后的被動效果,等階越高的人越清楚這意味著什么。

    紅娘子草莽出身,對于危險的直覺要比一般人強上許多,所以在這個時候側身而立,一只手握住劍柄,以便隨時可以拱衛在夫君面前。

    “你是來招降的吧?”李巖并沒有這種感覺,他甚至微笑了起來,手上請的姿勢沒有變,眼見趙高不為所動他也不以為意,接著說道,“那便請說吧。”

    連話都不想多說一句,這便是死志了。

    連死都不怕自然也就無所畏懼,紅娘子自然明白丈夫話中的意思,心中一松的同時溫柔的目光再次轉向了自己的丈夫。

    張巡齒,張儀舌。這兩樣都是勸降的利器趙高卻是一樣都沒有動用,只是笑著看著李巖和紅娘子二人,眼神和煦而溫柔。

    仿佛在看自己最親愛的同志。

    過了片刻,又仿佛是過了許久,趙高才輕嘆一聲,說道:“我并非是來勸降的,那是對兩位人格上的侮辱,但是我真的有一些話想說,還請兩位能夠靜心一聽,說完我便離去,也不會對兩位多做任何一點什么。”

    不知怎地,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的李紅兩人對視了一眼,同時感覺仿佛一種驚天動地的東西就要出現在眼前。從理智上來說此時多聽一句都是無法饒恕的罪孽,然而靈魂上的本能卻始終不停地在悸動,仿佛期待地聽到生命最高層次的含義。

    這會是叛逆,還是新生?

    “兩位效忠于闖王李自成,可知闖王何等樣人?”趙高手上不動,兩名原本在帳中的紅娘子親衛已經被馮末扔了出去,而馮末自己也出了軍帳,在外耐心地守候。

    “闖王自乃當世英雄。”李巖毫不猶豫地脫口而出,并不因為李自成對他的忌憚而降低評價。

    “比之大明太祖朱元璋如何?”趙高立即跟上了一句,雖是個疑問句,卻沒有需要對方的回答。

    這不需要比較,李自成和朱元璋之間的差距不啻天地。李自成如果是當世英雄那么大明太祖就是蓋世之豪杰,根本不可同日而語。

    “你是來羞辱吾主的么?”紅娘子見丈夫語塞,微微上前了半步,神色嚴肅的問道。

    “非也。”趙高并不因為她這個威脅性的動作有什么警戒,他停了一停,才說道,“想大明太祖如此英雄,以草莽之身于亂世崛起,為萬民驅逐韃虜光復中華,然而一朝大權在握也是黃袍加身,大明立國兩百余年,可與前朝有什么差別?”

    “這又如何?”紅娘子很明顯沒有明白趙高的意思,她旁邊的李巖默不作聲,顯然想的要比她更加深遠。

    “想來李自成若是得了天下,不過也是如此罷了。”趙高的語氣不容置疑,像是在陳述著一個事實。

    “自古以來,不都是這樣嗎?”紅娘子一愣,顯然沒想到趙高鋪墊了半天卻得出這么個結論,雖說總覺得哪里不對,然而還是鬼使神差的反問道。

    “自古以來都是這樣,便對嗎?”趙高毫不猶豫地接著反問,沒等紅娘子思考,就輕笑了一聲,問道,“你有沒有想過,哪一天,也許會有一個沒有剝削沒有壓迫,由人民自己當家作主的時代?”

    “人民自己當家作主?”紅娘子僅僅只聽了這幾個字,忍不住頭昏腦漲口干舌燥起來,仿佛這里面每一個字都有特別的魔力。

    李巖的呼吸,也隨之粗重了起來。

    “對,這就是民主!”趙高用不容置疑的語氣回答,然后用一種特別的聲調低聲吟唱了起來,

    “從來就沒有什么救世主,

    也不靠神仙皇帝,

    要創造人類的幸福,

    全靠我們自己!

    ……”

    這歌曲的聲調明明十分古怪,李巖和紅娘子卻莫名其妙地陷入了進去,只聽趙高那些大逆不道,甚至荒唐至極的話從耳朵里進入到腦海中。

    “天賦人權!……”

    “你聽說過自由平等博愛嗎?……”

    “我有一個夢想,我夢想有一天,這個國家會站立起來,真正實現其信條的真諦:“我們認為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

    趙高的神情激奮,每一句話都擲地有聲,回蕩在兩人的心間。

    “我們稱這一切為——革命!”

    當他說完了這兩個字,天地間仿佛因此而沉寂了數秒,隨后,一個龐大至極的力量仿佛從荒古裂隙中傳遞了出來。

    “警告!你使用了傳奇歷史裝備‘自由指引人民’的核心技能——革命!即將引起無法預判的后果。”

    “劇情人物李巖、紅娘子得到了未知規則的加強,將晉升為歷史人物且無法被任何勢力招募!”

    “您破壞了這個世界構成的核心底層規則!”

    “……”

    PS:這里面好多梗啊——誰說我要一周!5555555,可惜了,我這么好的書看的人這么少!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