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大王饒命 > 100、C級修行者!(第二更)
    青色流星在一剎那之間來到逃犯身前,逃犯也僅僅只是來得及規避自己致命部位的時間,便被這青色流星狠狠的擊中。

    然而d級力量型覺醒者的肉身力量確實強大,這青色流星竟然只是貫穿逃犯的左肋下方,甚至都沒能穿透,緊緊的卡在了他的身體里。

    逃犯的身體被巨大的慣性向后帶去,竟是撞向了后面的一面圍墻,圍墻轟然倒塌!而力量系d級覺醒者的肉身確實遠超常人,即便中了這一劍,也沒有被打進瀕死狀態,而是掙扎著要起身繼續逃命!

    就在這個時候,圍墻倒塌之時顯露出后面一身星辰紗衣遮擋住全身模樣的呂樹……

    “如果我說我是出來散步的,你們大概不會信吧……”

    所有人都有些驚疑不定,這面墻壁之后怎么會突然出現個人來,這一身星辰之力包裹之下明顯就是個覺醒者之類的存在,誰會相信他是剛巧路過?

    場中情況瞬間詭異起來,呂樹在前,逃犯在中間,而天羅地網的修行者則身處后面正以扇形包圍過來。

    逃犯暴吼一聲便要從呂樹這邊突圍,對于他而言已經沒有什么可思考的了,只要擋在前面的人就必須殺掉,不然一樣是死路一條。

    呂樹所站的位置太過尷尬,就算他再怎么表達自己不會出手,恐怕逃犯也要忌憚兩人擦肩而過時呂樹會從背后偷襲。

    所以逃犯做出了唯一的選擇,殺!

    他猶如回光返照般血色上涌至全身,竟爆發出全盛時期的狀態來。

    “不好,他又要覺醒!”

    “當場格殺!”

    “抓住那個可疑人物!”

    此時逃犯已經一躍而起,一拳朝呂樹砸來,誰也沒想到這名逃犯在連續覺醒三次之后竟然在這種時刻再次出現覺醒預兆!

    如果真的讓他覺醒,誰也不知道到底會發生什么,級力量系覺醒者?那是個什么樣的存在?

    而且墻壁后面出現的這人首先能確定不是來幫助逃犯的,不然那就是自相殘殺了,可是莫名其妙出現在這里的人,必須帶回去問清楚才行!

    此時逃犯的力量正在快速增長著,他身上的血肉開始愈合,身體里那柄劍便像是長在他身體里一樣,傷口已經不再流血了。

    天羅地網的修行者看到這一群頓時震撼莫名,力量系覺醒者的戰斗總是有種大道至簡的感覺在里面,似乎一切都能以力破之!

    對面的那個人……可能會死吧?!起碼他們之間,沒有人敢說自己能夠接下這一拳的!

    然而就在逃犯剛剛躍起的剎那間,呂樹左腳向后小撤了半步,以穩固的身形支撐起了整個身體的力量,然后一拳轟向迎面而來的暴徒!

    世道艱難,未知世界在眼前血腥展開。

    呂樹哪怕學會了修行也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在某一天直面如此慘烈與殺氣濃郁的戰斗,想的最多的還是如果以后變強了,要帶呂小魚去哪里玩。

    可現在他別無選擇。

    就像是當初他從孤兒院出來苦苦掙扎生存一樣,就像是他蹲在小鍋旁邊賣白水煮雞蛋一樣,呂樹的人生好像從來都缺少了太多選擇的權力。

    可是他的心里唯有三個字,活下去。

    認真的活下去!

    他不是什么不自量力的蠢貨,既然選擇跟來,呂樹就應該有全身而退的底氣!

    頓時間腳與地合,腿與腰合,腰與臂合,臂與力合!

    呂樹這一拳,剛猛霸道如野獸本能般以下向上的姿態捶向迎來的暴徒。咔的一聲,暴徒的手臂之內傳出滲人的骨裂聲響,像是寂靜夜色里的催魂聲音。

    力氣比呂樹大的暴徒竟然在一拳相敵之下,輸了!

    這就是李弦一教給呂樹的運力訣竅,這就是呂樹每天汗流浹背也要形成自己本能的戰斗技巧!

    就這一刻而言,雖然呂樹在星圖修行上仍舊是e級,可他身體力量已經確確實實跨入了d級的初期門檻兒!而逃犯雖然有跨入級的跡象,可他d級也不過是剛剛覺醒而已!

    一個有技巧,一個無技巧,高下立判!

    與此同時,尸狗小劍也從胸腔之內嘶吼亢奮著噴涌而出,閃電般斬向了天羅地網,黑玉劍身在黑暗里一閃而過顯露痕跡,不是啞光色,而是帶著血液的透亮晶瑩!

    這劍光沒有傷人的意思,只是在身周劃了一個巨大的圓弧,生生逼退了所有想要上前的覺醒者之后再次回歸呂樹的星圖靜靜懸立,然后他再也沒有戀戰,呂樹一腳將逃犯踹回人群里便轉身沒入黑暗的小路里,輕松躍上樓房消失不見。

    所有人震驚的看著暴徒在地上掙扎起身想要繼續逃跑,求生欲望何其執著,只是原本再次覺醒的預兆已經消散,是被徹底打散了!

    直到此時,那一抹晶瑩劍光飛走的驚鴻一瞥還留在他們的腦海里。

    忽然有人想到,就憑剛才那一劍想殺這個暴徒恐怕輕而易舉,對方僅僅用來擋住自己等人,怕是一開始就想要迅速脫離戰場了!

    場中還有一名d級修行者,其實他也有搏命的招數沒用……不是來不及用,而是他不想用,畢竟不是誰都能無私到,可以無視自己的前途。

    只是他不禁深思,對方御劍手段純熟,完全不像自己等人需要自損1000才能釋放一擊,這難道是一個級修行者?

    即便自己真的上去搏命了,就能留下對方嗎?自己需要玩命一搏的攻擊,對方已經運用純熟了啊!這就是d與的差距!

    逃犯最終是死亡了,那青色流星一擊便要了他的半條命,之后所發生的一切都只是他求生本能激發出覺醒前兆所帶來的支撐而已,一旦覺醒失敗,就意味著他再也不可能抗住那巨大的傷勢。

    戰斗結束了,三名逃犯均已死亡,可這一夜留給大家的震撼實在太多了一些。

    而那個忽然出現,然后迅速消失的修行者,在所有人腦中揮之不去。

    洛城……什么時候出現了這么一個級修行者?!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