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大王饒命 > 113、八方云動(第三更)
    “對了,您知道咱洛城忽然蹦出來一個級修行者的事情嗎?已經有御劍的手段了,”李一笑說話的時候就盯著李弦一的眼睛。

    李弦一沒好氣的說道:“怎么,你覺得是我這一系的人?”

    “沒有沒有,”李一笑擺手笑道:“我這就是跟您說一聲,這位修行者估計不是劍修,您這里出來的人,那位劍上要是不帶點劍芒劍罡神馬的,那都不好意思出去見人。”

    “你還有別的事沒?”李弦一看到李一笑就神煩,這胖子就跟滾刀肉一樣。

    李一笑并沒有在李弦一這里停留太久,目的性也不強,甚至更像是一種新鮮感……

    晚上呂樹回來以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問呂小魚白天發生的事情,當時李弦一和李一笑說話都沒有避諱她,怕是在想一個小姑娘有什么好避諱的,就算是她哥哥也不過是f級資質的吊車尾而已。

    往往大部分人的意識會在對某些人或事形成固有的觀念時,就會忽略其他的東西。

    李一笑也不會想到隔壁那位少年就是他們現在在尋找的級修行者。

    呂小魚和呂樹倆人窩在沙發上嘀嘀咕咕半天,呂小魚精準避開有朋自遠方來有關的話題,把李一笑和李弦一兩個人的對話復述了一邊。

    遺跡……

    遺跡到底是什么?

    從這倆人的對話中呂樹獲得的最大信息就,洛城北邙山上有遺跡要開啟了!現在已經有遺跡里散逸出來的能量導致土地里埋葬的人起死回生變成骷髏砍人了……

    他有心想去北邙上看看到底怎么回事,但是呂樹也不傻,他非常清楚現在天羅地網在北邙山上必定布置了大量人手。

    要是現在呂小魚拘來的那個魂魄小麻雀還在就好了,讓它去飛一趟也能大概了解點情況,但現在小麻雀也沒有了。

    呂小魚的技能是只能存一個魂魄,用小麻雀換來一個d級的高手怎么看都是值得的。

    他心里有點癢癢,明知道洛城要發生大事了結果卻沒法參與其中,不過呂樹也明白,順其自然才是最好的選擇,真要是閑著沒事干跑過去,怕是兩三個d級修行者就能把自己給撂地上了。

    自己事情自己清楚,他可不是什么真正的級。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西吠忽然在f9班級群里發消息:所有人員千萬學校集合!收到回復!

    這時候道元班的學生基本都在修行,手機響了一看消息立馬回復收到,而后西吠便開始清點沒有回復的人員,開始挨個打電話。

    要知道現在可是夜里11點鐘,怎么忽然就讓去學校集合了,難道是跟遺跡開啟有關系?!

    ……

    北方蒙古草原上,聶廷身披黑色大氅獨自一人站在無邊無際的草原上,他閉著眼睛,寒流由北向南刮來,冬日剛過復蘇的草原上,風信將月光下的草葉吹的如海浪翻卷。

    曠野之上,聶廷雙手攏在大氅里看不見蹤跡,然而一身的氣焰卻在閉目間,如同墨色之夜里的一把火炬,越燒越高!

    這草原上的風,驟然聲音一轉,宛如龍吟。

    從北方的黑暗中,一人慢慢走了出來用俄語說道:“遺跡屬于全人類。”

    “也許吧,”聶廷睜開眼睛平靜用俄語回道:“我今天只是來跟你講一個道理而已,不用緊張。”

    來者皺眉問道:“什么道理?”

    “未經允許擅入國境線者,死,”說話的剎那間,一抹雪亮在月光映襯下驟然如游龍出海般,從聶廷的黑色大氅下斬出。

    那是一柄刀,雪亮的刀光下閃過刀神上陰刻的‘新亭’兩字。

    昨日新綠蟻,今日亭中酌,綠蟻是好酒,新亭是好刀!

    一刀既出,草原上的伏草竟猶如海水般被一刀割開,無形的銳利之氣向著來者席卷而去,摧枯拉朽。

    來者怒吼一聲竟不退反進,一拳直直砸出,一條火焰凝聚成的狼頭直撲刀光,而此人身后也赫然凝聚出碩大的火狼印記,將黑夜里的草原照亮如白晝。

    然而這只是聶廷的第一刀,僅是劈開伏草。

    待到第二刀時,竟讓整個地面裂開了巨大的縫隙,仿佛深淵巨口般擇人而食!

    一刀強過一刀,來者一拳還未及身,見狀竟扭身就走,再不拖泥帶水。

    聶廷也不追,仍舊靜靜的佇立在草原上,似乎還在等著什么。

    黑色大氅隨風搖曳,而新亭刀已不見蹤影,草原重新安靜下來,像是從來都沒發生過什么一樣,除了地上那一道長達數十米的深淵溝壑。

    b級與b級,也是有差別的。國內‘新亭侯’聲名遠揚,以級之下第一人姿態坐鎮東方。這也是他坐鎮天羅地網的底氣之所在。

    ……

    珠穆朗瑪峰北坡之下,一位身單影薄的老道士正站在皚皚積雪中,狂風聒噪著吹亂了他發髻,然而老道士卻仍舊低眉順目的打著哈欠,身體像是隨時都要倒在雪里一樣,卻始終不曾倒下。

    懷中捧著的拂塵,潔凈如雪,與這大雪山渾然一體。

    這老道士竟是有一股與世無爭的味道,和光同塵。

    此時珠峰已南忽然一個黑點翻越而來,竟像是從尼泊爾那邊翻過珠峰來到北坡。

    對方速度很快,直到他看見低眉順目的道人才慢慢減緩速度。

    來者面目猙獰用外語說了一大堆,似乎對方也沒想到自己從珠峰入境竟然也被人提前知道了。

    而他的話老道士一句都沒聽懂……老道士低聲道:“回去。”

    對方聽了又是一大堆外語,老道士好像有點不耐煩了:“讓你回去你就回去,說什么鳥語!”

    拂塵一卷,原本由山巔散落下來的冰雪竟在這一拂塵之下倒卷回去,猶如瀑布!

    當瀑布流逝將盡,來者已不見蹤影,遙遙還可看見一個黑點正重新翻回珠峰南坡……

    此時此刻天羅盡出守衛國門,只是大魚雖然進不來了,但總有漏網的,好在洛城仍有人坐鎮。

    對于天下高手來說,遺跡就是血肉,所有高手聞腥而動。

    但這里是中國,可不是老撾。

    ……

    定時更新設置好了以后竟然沒有更,崩潰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