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大王饒命 > 151、吾日三省吾身(14)
    姜束衣好奇:“你真的篤定他要賴賬,萬一你錯了怎么辦?這可是五萬塊錢啊。”

    呂樹這時候看著間諜混入人群的背影冷笑道:“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吾都發現是別人錯了……”

    姜束衣:“???”原文是什么來著?

    “來自姜束衣的負面情緒值,+166!”

    當天羅地網分完果實之后再次召集所有可堪一戰的人開會,此次姜束衣也在列。

    鐘玉堂正給李一笑介紹下面探查的情況呢,無意中忽然瞥見呂樹手里的長矛從五桿變成了四桿,當時就有點蛋疼,不是說好了不再賣了嗎?

    “來自鐘玉堂的負面情緒值,+211!”

    他當然不知道呂樹只是給了姜束衣一桿而已,呂樹這邊則完全有點摸不著頭緒,這老小子怎么回事,看自己不順眼嗎?

    小松鼠此時看到李一笑的身影簡直分外眼紅,在呂樹手里掙扎著就要上去跟李一笑拼命了,結果它的力氣跟呂樹一比,還是太小了……

    此時,鐘玉堂正說著地下的情況呢,剛說一半就見李一笑忽然大手一揮:“好了我知道了。”

    鐘玉堂當時整個人就不好了,你又知道什么了?他是個比較踏實的人,干什么事情都比較仔細,結果遇到李一笑這種上司簡直就是一種痛苦!

    李一笑繼續說道:“現在天快黑了,大家先養精蓄銳一下,等明天一早咱們就進去取陣眼,我對坑洞里的情況其實很了解,陣眼一事十拿九穩,大家以后跟著我李一笑,絕對能建立豐功偉業,為國爭光!”

    所有人聽了這話尷尬癥都快犯了,這個遺跡核心本來就黑不隆冬的,就算白天的話,坑洞里也依然沒有什么光線,可李一笑又那么信誓旦旦的說他對下面了若指掌,明天天一亮就能取到陣眼,鑒于李一笑天羅的身份,大家也不知道是真是假……而且,他們實在是沒法指望這個連開師生大會都會卡詞的選手說出什么有水平的東西,鐘玉堂當時牙就有點疼了:“李天羅,我覺得我們還是制定一個詳細的計劃比較好。”

    李一笑臉色一僵,自己這邊正慷慨激昂呢,這就有人潑冷水,拿天羅不當干部嗎?他當即臉一黑:“我看你是要刁難我李一笑!”

    鐘玉堂:呵呵。

    夜色降臨,圓壁上空僅有的一點光亮也漸漸暗去,整個遺跡核心所有人也從最開始見到這么多同類的安全感和興奮感中沉寂下來:這段時間大家都太疲憊了。11

    這種疲憊是心理上的作用,時時刻刻都要小心警惕,生怕一個不留神就被骷髏騎兵給砍了。

    現在天羅在此,哪怕他再不靠譜,所有人都暗暗松了口氣,如果天羅都保護不了他們,那才真是完犢子了。

    當遺跡核心區域大家不約而同的安靜下來,有人開始休息,有人不放棄這一點時間繼續修行。

    呂樹也沒法修行,更沒什么仇家好惡心的總不能故意去惡心那個間諜吧,那也太刻意了。

    他閑著沒事就翻翻收入記錄,沒別的,就是想看看有沒有來自呂小魚的負面情緒值而已。

    這種感覺就像是想念誰了會偶爾看一眼跟對方的聊天記錄一樣……呂樹憑借著呂小魚給自己的負面情緒值高低來猜測著呂小魚是想念自己了,還是真的對自己有怨念……

    “+1”左右的,應該屬于日常想念。

    “+10”左右的,應該屬于因為某事某物想起來自己了。

    “+100”左右的,怕是在埋怨自己怎么還不回去呢吧?

    等等,這個“+777”和“+388”的是怎么回事啊,有這么大怨念嗎……

    這時候姜束衣靠著石壁上睡覺的姿勢忽然歪了一下,竟毫無防備的靠到了呂樹的肩上,呂樹偏頭看著對方絕美的臉再想到對方的性別,心里忽然升起了極為詭異的感覺……

    果斷趁著沒人注意又把姜束衣給推了回去……還好大家要么睡覺要么都在閉目修行啊……

    忽然間,有幾個正在假寐的人忽然睜開眼睛,偷偷看向李一笑,當他們發現李一笑靠在石壁上呼呼大睡的時候相視一眼,竟同時起身!

    當他們起身的剎那間,仿佛有什么東西從身體里漂浮出來,此時圓壁通天,血色的月光即便再亮,到達遺跡核心區域的底部時,已經變成了微弱的光亮。

    而他們在這極其微弱的光亮之中,竟像是忽然徹底失去了蹤跡一般,仔細望去也只能看見模糊的輪廓而已。

    相傳忍術又叫隱術,在靈氣枯竭的進程中逐漸失傳,是島國古代武道中一顆隱秘武技的明珠。

    若是有人對此有研究并且看見剛才那一幕,怕是會忍不住將這九人的隱秘之術像詭異的忍術身上聯想。

    寂靜中,這九人悄無聲息的向著坑洞靠近,步履輕盈如貍貓,速度極快卻為帶起絲毫風聲。

    這幾個人專門等到這時候才行動,而且這幾人隱匿技巧非常特殊,似是有備而來。

    所以就算他們走到坑洞邊緣時,竟仿佛無一人察覺。

    幾人相視一眼,模糊的光影互相之間點了點頭便好像達成了某種共識,第一人當先向下跳去,然而剛剛撲入空中,竟以完全違反物理常識的方式,如同羽毛般緩緩向下墜落而去。

    緊接著第二人、第三人,直到第九人。

    然而就在第九人剛剛起跳之時,竟驟然像是被什么鋼鐵一般的東西給鉗住了右腳,一股巨力憑空出現,硬生生的將他拉回了坑洞邊緣石地上!

    第九人驚駭之間身上的保護色已然消失,他無比緊張的翻身站定后回頭望去,透過微弱的光亮,竟看到一個肩扛四桿長矛的少年樂呵呵的望著他特別小聲說道:“你是不是想下去獨吞陣眼!”

    此時少年肩膀上還趴著一只小松鼠,鬧出這么大的動靜竟然都還沒醒。

    第九人看到呂樹當時臉就黑了,這不是自己想坑一筆的那個少年嗎!?雖然光線很暗,但問題是對方特征明顯啊!

    這個呂樹什么時候到自己身邊來的自己竟然都不知道,那剛才幾個同伴跳下去的一幕有沒有被他看見?!

    而呂樹這邊已然看到了收入記錄:“來自おおはしみく的負面情緒值,+499!”

    呵呵,才這么點……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