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大王饒命 > 160、石俑(第三更)
    過了一會兒,呂小魚給他提供的負面情緒值又重新變成了沒有文字的,這好像跟負面情緒值的高低沒有什么關系。

    呂樹覺得自己回去得好好研究研究,要是研究出來的話豈不是說兩個人又有了額外的交流方式?

    這要是當別人面倆人沒法交流的情況下,豈不是還能偷偷商量如何坑人?想到這里呂樹就美滋滋了。

    就在此時,趙海平突然發現自己跟蹤的這個少年忽然就站在一間屋子里開始對著空氣傻笑,也不知道在傻笑個什么勁……

    這一幕讓趙海平心里毛毛的,這是被什么不干凈的東西上身了?!

    這怕不是個傻子吧!

    趙海平眉毛都擰了起來,當即決定直接斬殺對方然后出去繼續襲殺天羅地網的修行者,說不定自己還能抓住機會等到李一笑和鬼將兩敗俱傷,自己坐收漁翁之利!他忽然想到,如果不是這個少年,自己的計劃就能更順利一點啊,神特么隨便一指就找到自己的位置,什么破運氣啊!

    級而已,趙海平有絕對的自信斬殺當場!

    “來自さやまあい的負面情緒值,+32!”

    呂樹正看著呂小魚的碎碎念呢忽然看到這么一條收入記錄,當時就絕對有點不對勁。

    尸狗忽然轟鳴欲出,呂樹心中頓時警惕起來,再也不按捺著尸狗,隨它想干嘛就干嘛!

    尸狗的墨玉劍身上有暗光流轉,頓時從胸腔中飛出向呂樹的身后飛射而去,待到呂樹轉身向后看的時候,只聽見啵的一聲,身后不知道什么東西已經消散了。

    當趙海平看到那個原本自己以為是級道元班學生身上忽然飛出來一柄墨色小劍的時候就大呼不妙,御劍這種手段簡直太具有標志性了,級!

    怎么會是級?

    他頃刻間腦子里閃過無數種可能,但他怎么也想不到這少年身上竟然藏著這么大的秘密,這少年是誰!

    不過就算是御劍手段趙海平也不怕,他此時可是級的巔峰!

    然而轉眼間那柄古怪的飛劍竟好像鎖住了他的所有氣機,讓他完全無法動彈。

    當墨色飛劍與他碰觸的剎那,趙海平突然感覺自己就像是一個被戳破的氣球一般……漏氣了……

    漏氣了……

    你特么……開掛啊!?

    “來自さやまあい的負面情緒值,+1000!”

    等呂樹轉頭看向身后的時候便接收到這么一條負面情緒值,他甚至都沒來得及看到趙海平消散的情形,一代級間諜,就此隕落。

    被害人和兇手都不太清楚到底發生了什么……呂樹一臉懵逼!

    而此時尸狗已經重新回到了他的體內,原本凝聚出來的黑色魂珠旁,竟然又多了一顆流光溢彩的魂珠!

    呂樹這時候忽然意識到……那個間諜是死了么?他也不太確定……

    現在也來不及想這么多,呂樹繼續朝府邸里探索,讓他有點失望的是,嘛玩意都沒搜到。

    這特么是個多窮的鬼將,家里咋啥都沒呢?!

    偏院有個池塘,呂樹還專門趴在池塘邊上看看有沒有魚啊王八之類的東西,說不定逮回去吃還能大補,結果毛線都沒有。

    呂樹簡直無奈了,建個池塘都不養魚的啊?!

    當他探索到正廳的時候,正廳門口兩排石俑讓他心里有點犯嘀咕。

    誰家里閑著沒事擺這種東西啊?

    所謂事出反常即為妖,呂樹眼瞅著剛才搜了那么多屋子都一無所獲,如果說哪里最有可能搜到東西的話,那就只有正廳了吧。

    正廳門上懸掛牌匾,上面寫著“經略方城”四字,這倒是古代許多將軍府邸的正廳匾額慣用的內容。

    呂樹仔細打量著布局,自己要想進入正廳就必然要經過這些石俑,可怎么看他都感覺這些石俑像是在守衛著正廳里面的什么東西似的。

    這些石俑模樣比外面的甲士還有兇悍一些,手中直立的長矛遠要超出自己手中的質量,每一桿上面都鐫刻著古怪的紋路。

    呂樹試探似的向前走了兩步,結果剛踏入正廳前的門庭,這十二個石俑的眼睛竟同時亮起了殷紅的光澤,像是活過來了一般!

    他也不敢大意,當即一手一桿長矛凝神戒備,尸狗也從胸腔之中飛出,懸停在他的身前,而小松鼠則在他的頭發后面悄悄探著頭,隨時準備鉆回去……

    此時呂樹的模樣要多古怪就有多古怪,簡直跟人形自走兵器庫加首飾模特一樣……

    石俑身上開始掉下石屑,仿佛隨時都能活過來斬殺呂樹一般,結果就在尸狗飛出的那一瞬間,這十二具石俑的猩紅眼睛竟然重新熄滅了下去……

    呂樹再次倒吸一口冷氣,早知道尸狗面對鬼魂之類的東西時這么吊,自己干脆早點摸下來大開殺戒不好嗎?

    他琢磨出來一個規律,好像沒有寄托的鬼魂會直接害怕尸狗的存在,哪怕自己沒有放出體外,它們見了也會避著自己。而石俑和骷髏騎兵那種有身體寄托的則是尸狗出現,它們才會老實?

    呂樹樂了,大搖大擺的帶著尸狗繼續往前走去,剛走兩步又退了回來,他仔細打量著面前這具石俑,對方此時就像是一個死物一樣,好像從來都沒動彈過似得。

    呂樹想了想伸手去拔石俑手里的長矛,眼瞅著十二桿看起來就牛逼的長矛在這里放著,以呂樹的性格沒有不拿走的道理啊……

    就在他拔的時候,石俑手掌忽然握緊了一些……

    “來自石俑的負面情緒值,+1+1+1……”

    呂樹不樂意了,直接把尸狗抵在對方的脖子上,石俑的手掌松開……

    “來自石俑的負面情緒值,+1+1+1……”

    可以可以,呂樹眼睛都快笑沒了,他拍了拍石俑的肩膀:“很好,你很懂事!”

    “來自石俑的負面情緒值,+1+1+1……”

    呂樹拿走第一桿之后,后面再無阻力,眼瞅著本來都快賣完的長矛,這時候又變成了17桿,還有這十二具石俑一直不停的提供負面情緒值,簡直美滋滋好吧?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