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大王饒命 > 177、憑什么(第五更)
    西吠的聲音擲地有聲,竟仿佛沒有絲毫商量余地一般,與其說是商量,還不如說是通知。

    此時整個洛城外國語學校都是一片寂靜,大概所有家長都在面臨同樣的場景,同樣的話語。

    傳統現實的思維與新時代最終碰撞在了一起,就像兩輛列車要同時駛出站臺,所有人都必須在這個時代下選擇,是保持原軌跡,還是踏上新的旅途。

    原本的軌跡代表著平凡人的生活,意味著大家做出選擇后,他們的孩子將繼續上學、找工作、朝九晚五。

    而新的旅途,則可能意味著不一樣的人生,不一樣的世界,甚至是無限可能的前途。

    這樣的選擇題,人生里有太多了。

    天羅地網在面對喪失孩子的家長時,背負著無限的耐心,畢竟確實是他們的失誤讓那些鮮活的生命都消失了。在此之前,就連天羅地網都沒有讓那些道元班學生進入遺跡的打算,失誤就是失誤,無從回避。

    可修行路就是這樣,難道天羅地網里的西吠等人就是從石頭縫里蹦出來的嗎?難道維和部隊、邊防軍人、武警官兵、消防戰士、緝毒警察他們是從石頭縫里蹦出來的嗎?

    難道他們犧牲的時候,他們的家人不會心痛嗎?

    若你只是想安穩的修行卻不愿意承擔一絲危險,占著比他們工資價值更高的修行資源,只問你三個字,憑什么。

    說實話,這些家長氣勢洶洶的帶著一副要理論和提條件的樣子過來,西吠他們是第一個不樂意的,也不看看你們家孩子在遺跡里的表現嗎?

    然而關于道元班學生去留的政策,從聶廷那里一級一級下達,本身就沒有半點回緩的余地。

    天羅地網從來沒打算跟這些學生家長商量什么,退出就是封印脈輪,永生不得再入天羅地網。

    有家長想要理論,結果想了半天也沒付諸行動,道元班學生現在在社會上的地位就已經夠高了,更別提天羅地網了。

    有人忽然問道:“那如果繼續留下呢?”

    西吠平靜道:“f級繼續修行不做任何改變,沒有任何福利待遇,而所有道元班學生自己是建國以來首位帶銜賣臭豆腐的在役軍官嗎?!

    有家長猶豫道:“我們能不能多點時間考慮一下,畢竟……”

    結果話沒說完……

    “我留下!”呂樹舉手:“需要辦什么手續嗎?”

    旁邊家長都一愣一愣的,大家都還在猶豫呢你咋就決定留下了?!

    這種感覺就像是班級里的吊車尾考試時,自己還是白卷呢,旁邊都有人寫滿答案上去交卷子出去玩了一樣,內心只有一個想法:p,你這卷子不用再檢查一下嗎?!

    “來自劉建國……”

    “來自……”

    此時家長們很糾結,幾乎每個家長都是,既擔心孩子安全問題,又擔心孩子本身有這個潛力,卻最終被自己扼殺了。

    劉里的父親劉建國站起來:“我也決定讓我家孩子留下。”

    旁邊的學生家長面面相覷,有些家庭條件并不是那么好的家長在考慮另一個方面,按照慣性思維來看:在役軍官轉業后是分配工作的啊,鐵飯碗啊……

    有些家長一輩子就追求穩定,許多大學生畢業以后家長最大的心愿就是他們能考上個公務員來著,沒有行政編制,有個事業編制也很好啊……

    現在,機會就在眼前。

    西吠平靜道:“除了呂樹能自己做主以外,其他家長還是請先回去跟孩子本人商量一下最好,這個決定不用急于做出,大家有一周的時間考慮,退出或者留下,決定權在各位手中。一周后,道元班將統一辦理手續,然后授銜。”

    原本全國道元班學生十萬人出頭,這次去掉退出的估計能剩下幾萬個人,若是再要求提高到e級以上,估計能再減去幾萬,畢竟享受到遺跡靈氣的也只有豫州,其他地區有很多道元班學生都還是f級呢。以后其他地方說不定也有遺跡出現,但天羅地網會不會再拉大家去邊緣修煉就難說了。

    這一下子就多了幾萬的尉級軍官,想想還是有點恐怖的。

    可再仔細一想,相比起230萬現役軍人、180萬警察來說,甭管里面正編、輔警之類的身份結構是怎么樣的,粗略對比之下其實天羅地網的人數好像也并不多,直接授軍官銜也有修行者的特殊身份緣故。

    不過,這種事情可就不是呂樹考慮的范疇了。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