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大王饒命 > 236、攪屎棍子(第一更)
    呂樹原本是打算放車胎氣來著的,結果他想起來旁邊的帳篷旅館就有兼營補胎之類的業務,還有簡單的修車、加油業務,這要是只是扎破車胎的話,根本起不到想象中的作用。

    但是他有不想讓李典和梁澈兩個人先他一步到日月山,所以……索性把車扛走好了。

    呂樹簡直要贊嘆自己太聰明了,成為修行者以后很多事情其實就看你敢不敢想,這就叫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尋常人哪里會想到扛走一臺摩托車這種主意啊?

    說實話,就梁澈騎的這種尋常摩托車,也就190公斤左右的重量,對于呂樹這種力量已經快要逼近4000公斤的選手來說,根本就不算什么……

    就跟提著一件小孩玩具一樣!

    此時還有游客乘坐大巴或者自駕過來的,當呂樹從他們車窗外經過的時候,很多人因為天黑都沒太看清楚,結果回頭探出窗外一看,全都倒吸一口冷氣……簡直了!

    人騎摩托車常見,車騎人還真特么少!

    梁澈懵逼一樣的站在環湖公路旁邊幾次張嘴都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你特么……給我站住啊!”

    他的聲音在環湖公路旁風雨飄搖著,要多心痛就有多心痛……

    他趕緊一邊朝前面跑一邊撥通李典的電話,現在也顧不上什么保密不保密了:“喂,李典,咱倆現在直接跑去日月山匯合,全力的話也用不了多久。”

    李典聽了一懵逼:“你摩托車呢?”

    “被人扛走了!”梁澈咬牙切齒的說道。

    李典徹底懵逼:“啥玩意兒?!”

    “來自李典的負面情緒,+399!”

    “來自梁澈的負面情緒值,+999!”

    到現在梁澈還是有點想不明白,對方為什么要把自己的車扛跑?說實話這段時間他一直游走在灰色地帶,覺醒者偷雞摸狗也見過幾個了,李典這號的不就是么?

    但是……偷車就偷車,直接扛走算怎么回事?你力氣大你牛逼好嗎?

    他不知道呂樹的存在,也不知道呂樹和李典的恩恩怨怨,更不知道呂樹偷聽了他們的對話,所以對呂樹的身份一無所知。

    如果梁澈看到呂樹的樣貌,鐵定能八成猜到一半的前因后果。

    剛剛從天羅地網里逃出來的那個夜晚,對于梁澈來說何嘗不是一種刻骨銘心的回憶……人生25年,他都沒有遇見過那么雞賊的少年!

    可惜了,他現在的信息已經完全被碾壓,呂樹在暗,他們在明,呂樹知道他們想要干什么,他們卻不知道呂樹打算干什么。

    梁澈在公路上綴在呂樹的身后,心想別特么讓老子追到你,要是追上了非打死你不可!

    現在的梁澈在整個修行界的灰色地帶里都大名鼎鼎,光是一項能夠從天羅地網里逃脫出來的光榮事跡就夠他炫耀一輩子了,而且加上他的d級也遠遠超出了其他人的平均水準,所以梁澈現在也是信心大增。

    結果他發現……他還是高估自己了……

    對方明明扛著一輛摩托車,然而梁澈怎么追都追不上,而且,對方竟然還在加速……

    梁澈眼瞅著對方慢慢跑出自己的視線越來越遠,他站在環湖公路旁邊一臉懵逼,你特么咋這么能跑!?

    他現在要思考的一個問題就是:對方的實力是不是超過了自己?!

    不應該啊,他現在都已經d級中階了,比自己再強,難不成是級?

    不,要是級來扛他的車,他也認了,但是梁澈覺得能夠達到級的人絕對不會這么閑著蛋疼。

    那就還有一個可能,對方是力量系覺醒者!

    如果真是這樣,未來照面的話就要千萬提防對方跟自己拉近距離,畢竟自己最大的優勢是遠距離操縱火焰,被力量系覺醒者近身的話也只有死路一條。

    此時梁澈兜里的電話響了,是李典的聲音:“喂,你追上他了沒有?!”

    “……”梁澈短暫的沉默:“沒有……”

    “你怎么搞的啊,這下子咱倆得跑著去日月山?幾十公里呢!”李典大吃一驚,他一直覺得梁澈很強,起碼要比自己強,所以才會面對袁亮拓等人的時候有恃無恐。

    四個普通的道元班學生,根本就不是梁澈的對手,d級在整個修行界雖然不算是有數的高手,但也不比誰差了啊。

    梁澈黑著臉:“要不你去追追試試?你先過來和我匯合,對方很有可能是d級的力量型覺醒者,小心對方有備而來,咱倆可別陰溝里翻船了。”

    雖然怎么想都覺得對方應該不是來針對自己的,畢竟漏網之魚里也沒聽說哪個高等級力量型覺醒者來青州了,而且天羅地網行事作風……根本沒有這么賤!

    可問題是小心無大錯啊,梁澈覺得還是防備著點好,一輛摩托車丟了也就丟了,幾千塊錢買來的二手貨而已,關鍵是日月山里的東西不能丟!

    可以說現在全世界都在尋找往日里可能被遺忘的法器,法器有多么重要大家都心知肚明。

    這玩意就是可遇而不可求啊,如果讓別人知道呂樹手里不僅有山河印,還有12桿來自山河印外面12個兵傭護衛的長矛,恐怕得有人天天惦記他,搞不好什么招數都敢用上。

    當然,在面對這種人時天羅地網的身份就是一種保護傘。

    這就像一些賊天生懼怕警察一樣,甭管那個警察高矮胖瘦、有沒有槍。

    梁澈和李典匯合之后,梁澈沉思片刻問道:“你最近有沒有惹上什么麻煩?或者惹到什么人?”

    這句話當場就讓李典想起自己咔咔咔扭頭的時候了,這事果斷不能承認啊,不過說實話他覺得這事無關大局,袁亮拓等人根本就不是d級以上的選手啊,他搖搖頭:“沒有!”

    “真沒有嗎?”

    “真沒有!”

    “奇了怪了,這到底是從哪蹦出來的攪屎棍子啊?”梁澈疑惑起來:“難道是走漏了風聲?”

    李典此時聽他這么一說再重新回想自己這次旅途,可自己唯一一次跟別人結仇,不就是跟袁亮拓那幾個新兵蛋子嗎?

    是那幾個道元班學生嗎……?不可能不可能,李典否定了這個猜想。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