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大王饒命 > 289、軍功商人(第一更)
    不知道為啥,陳祖安站在陰出血跡的深坑邊上,雖然呂小魚剛才展現了她強大的d級中階力量型覺醒者爆發力,也展現了她極度果斷與冷靜的一面,甚至與其說是冷靜,不如說是冷酷。

    直接一拳把人捶死在地下,根本就不知道對方是誰啊,萬一是某個天羅地網的戰友怎么辦呢?那不就殺錯了嗎?

    陳祖安覺得自己現在應該害怕呂小魚,可他根本害怕不起來,即便對方殺了人,這個小女孩身上也沒有絲毫讓他厭惡的氣息,就好像對方只是做了對方該做的事情而已。

    “小魚……你就不怕殺錯人嗎?”陳祖安好奇道。

    “不會,”呂小魚篤定的說道,只是卻沒說為什么。

    呂小魚能感知到靈魂這件事情對于呂樹來說不是秘密,對別人來說確實永遠不能告知的,呂樹的話她始終記在心里。

    她可以拘來亡魂投入自己的星圖之中重新塑造,但這不意味她只能看到亡魂。

    當對方從地底經過時,呂小魚很快的察覺到了對方的靈魂波動,而這靈魂的三魂七魄上有殘缺,似乎是一個魄被詭異的力量給封印住了一樣。

    呂小魚很清楚呂樹有傷人魂魄的手段,因為呂樹除了自己能積攢負面情緒值、唱小星星以外,對呂小魚也沒什么保留。

    一開始呂小魚就猜測前方發生的戰斗很可能和呂樹有關,那么這個三魂七魄有殘缺的人在呂小魚看來一定是被呂樹所傷。

    呂樹要殺的人,就是她呂小魚要殺的人,所以毫無保留出手,即便她也不清楚對方的實力到底如何,說實話,她也沒想到竟然直接一拳把這人給捶死了……

    “大喵,把他拉出來,”呂小魚對山貓發號施令,山貓老老實實的過去咬著白人強者的褲腰帶給對方從泥土堆里拖了出來。

    “白人?”陳祖安皺起眉頭,起碼現在單從人種來說,小魚并沒有殺錯。

    只是他也很疑惑,這貨是哪冒出來的啊,從遺跡外面突破進來的?就在此時,呂小魚拍了拍陳祖安:“去,看看他身上還有什么?”

    “為什么是我?”陳祖安一臉不可思議。

    “去不去?”

    “去去去……”

    陳祖安蹲下身子,這白人強者上半身是赤裸的,下半身也只剩下一條作訓服的迷彩褲子,他的手伸進對方的兜里摸了摸,什么都沒發現。

    然后他又不信邪的隔著褲子搜索對方的腿部,結果發現對方身上真的是什么都沒有,陳祖安愣了一下:“啥都沒啊。”

    呂小魚皺起眉頭,就算是進遺跡來打架不帶雜物,也不該是這么干凈吧?她轉頭對陳祖安說道:“稍等會兒,我思考一下。”

    然后陳祖安就看到呂小魚閉上了眼睛,真的像是在思考什么似的……

    其實拘來魂魄之后呂小魚還有一個能力,比如當初發現那個d級力量系魂魄藏錢的功能:搜索記憶碎片。

    這個功能并不是特別完整,當初呂小魚就沒能知道那些人的所有藏錢位置,但能知道一部分的記憶,也很有用。

    上次d級魂魄重塑用了呂小魚1整天的時間,而這次,呂小魚估算把對方重塑成黑色魂魄可能要有足足一個月的時間,這就是b級強者與d級的差距。

    但這不耽誤呂小魚獲得對方的記憶碎片,幾分鐘后呂小魚再次睜開眼睛,陳祖安好奇道:“思考……有結果嗎?”

    “沒有,”呂小魚看了他一眼搖搖腦袋,然后忽然轉頭問道:“小胖子,你……”

    “不要叫我小胖子!”陳祖安瘋了:“我真是臉上有點嬰兒肥而已!”

    “哦,小胖子,”呂小魚絲毫不為所動:“你想立功嗎?”

    陳祖安愣住了,這話是什么意思,他看向這個白人的尸體……

    還沒等他想出個頭緒來,呂小魚已然看著陳祖安眼睛說道:“這個白人歸你了,他肯定是個境外勢力對吧,你手機還有電吧,跟他的尸體合個影交上去,至于是多大的功勞,那就看看天羅地網知不知道他到底是個什么級別了,我覺得,應該不低。”

    陳祖安被這巨大的狂喜砸的有點運通轉向,傻子都知道這白人肯定是個高手啊,自己要是擊斃了對方,這得是多么大的一個功勞?

    “小魚!你簡直太可愛了!”陳祖安興高采烈的說道:“等你和呂樹來京都,我帶你們吃最好的,玩最好的,住最好的,一切都包在我的身上,哈哈哈哈哈……”

    呂小魚一臉面無表情的看著陳祖安,直接用目光給陳祖安看尷尬了:“怎么了?”

    小魚一臉看弱智的表情:“手表。”

    噗!陳祖安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當初進遺跡之前他還老給呂樹亮自己這塊手表呢,結果進來以后也沒用上,他還以為省下來了呢,結果現在卻被呂小魚給盯上了。

    你倆真的是兄妹啊,性子都一樣的好吧!

    不過陳祖安有點疑惑:“這個軍功肯定不止8萬塊錢,而且手表二手專賣的話可能更少,為什么不讓我打個欠條出去給你呢?”

    “概不賒欠,當面結清,我怎么知道你出去以后守不守信用?”

    陳祖安沒有再矯情,干脆利落的把手表摘了下來遞給呂小魚:“還是那句承諾,來了京都就找我。”

    呂小魚沒理他,去不去京都得呂樹來決定。

    她想要直接帶在手上,結果表帶太長了,于是呂小魚帶在了小腿上……

    做完這事后呂小魚又兀自去白人強者尸體那邊把對方無名指上的一枚戒指給揪了下來,陳祖安一臉古怪,你還真是和你哥哥一樣貪財啊……

    呂小魚把戒指套在大拇指上一臉若無其事的說道:“好了,你跟他合影吧,建議你最好把他的死亡特征也給拍一下,比如放大的瞳孔,身上的傷痕……”

    陳祖安此時有種非常怪異的感覺,這句提醒……怎么那么像賣家在進行產品介紹之類的售后服務?

    要是呂樹干出這些事情他還覺得能夠理解,說實話他之前拿到呂樹的資料時覺得呂樹已經夠妖孽了,畢竟是一個吊車尾直接在北邙遺跡里完成了巨大的逆襲。

    結果現在陳祖安才發現,單論年齡與實力來講,呂小魚可比呂樹妖孽多了!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