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大王饒命 > 335、賣藝(第三更)
    呂樹和陳祖安兩個人一路走一路撿,呂樹提著倆塑料袋的瓶子,陳祖安扛著一麻袋的石頭……

    塑料袋是撿的,麻袋也是,麻袋上還寫著模糊的飼料幾個字,鬼知道這種東西哪來的……

    “咱要去哪啊?”陳祖安好奇道,累倒是不累,就是被路人用奇怪的目光盯著有點詭異。

    說實話陳祖安從小到大確實沒吃過什么太大的苦,基本上雖然家里沒特別慣著,但總比一般人強的太多了,家里都有保姆,什么活都不用干的。

    現在自己剛立了打工回京都,還沒嘚瑟兩天呢就開始撿瓶子撿石頭了,苦逼啊!

    自己這是倒了什么血霉?!

    眼瞅著圈子里有名的徐溫馨好像對呂樹產生了那么點興趣,陳祖安覺得自己后半輩子的幸福也只剩下杜血梅一個選項了,他也沒想過人家杜血梅樂不樂意……

    杜血梅是圈子里的另外一位傳奇女孩,這傳奇之處倒不是像徐溫馨那么武癡,天天找人打架,而是對方驚艷的才藝。這個杜血梅甚至沒有徐溫馨好看,只是很有氣質而已。

    “找個人流量大的地鐵口,我看人家賣藝的不都在地鐵口嗎?”呂樹理所當然的說道。

    “賣藝?!”陳祖安愣了一下:“賣什么藝?”

    這時候剛好走到一個地鐵口,呂樹帶頭走下了扶梯:“別墨跡!”

    一般情況下地鐵通道里是不禁止賣藝的,大家對這種事情也都比較友好,但乞討就不行了,地鐵不允許乞討是有明文規定的。

    呂樹也看不起那種行業,是的,現在乞討已經變成了一種喊苦賣慘的行業了。

    以前雖然窮,但呂樹遇到老頭老太太乞討的時候還是會掏出點零錢,畢竟對方已經沒有什么勞動力了。

    但中年以下的,呂樹從來都不會施舍哪怕一分錢,說實話,他們就算是去福利機構疊盒子也是能養活自己的。

    此時還沒走下樓梯,呂樹和陳祖安就聽到一陣沙啞的歌聲從地鐵通道傳上來,似乎有人在抱著吉他輕聲彈唱。

    他倆下去一看,正有一個中年人抱著吉他坐在地鐵通道里婉轉的唱著:“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無奈,當你覺得外面的世界很無奈,我還在這里耐心的等著你……”

    “好聽啊,”陳祖安贊道。

    “嗯,是好聽,”呂樹瞅了一眼中年男人面前吉他盒子里的錢,不少了,說明這個地鐵口的人群質量還可以,愿意掏錢。

    呂樹管這個叫做市場調查,當然也有中年男人自己往里面扔錢的這種情況,這樣以來別人見盒子里有錢,就會有種慣性促使一些人掏錢出來。

    呂樹和陳祖安就比較尷尬了……身無分文……

    “行了,開始吧!”呂樹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說道。

    陳祖安忽然有種不詳的預感……

    ……

    地鐵里人來人往,此時已經到了晚上,地鐵里的人流量慢慢的大了起來。

    地鐵里唱歌的中年男人打扮的很潮,不過有點那種十年前的港臺潮的感覺,對方風輕云淡的唱著:“在很久很久以前,你擁有我,我擁有你……”

    他見到呂樹和陳祖安過來的時候皺起眉頭,眼瞅著呂樹和陳祖安在她旁邊開始放東西了,忍不住說道:“這是我先占的地方,你們一邊去。”

    呂樹愣了一下,其實雙方距離還很遠呢,起碼有10米左右,說起來數字沒多大,但其實已經比較遠了。

    他想著雙方誰也不耽誤誰,各賺各的,他們賺到第一筆啟動資金就走了,結果沒想到對方看起來挺溫和,說話卻這么不客氣。

    跟誰倆呢?地鐵是你家嗎?真是人不可貌相,還以為挺通情達理一人呢,呂樹之前也很擔心會影響到對方,所以刻意保持了很大的距離,結果沒想到出現這種狀況。

    二話不說,呂樹直接拎著裝有石頭的麻袋走到中年男人旁邊距離一米的位置。

    中年男人冷笑一聲,你倆又能干啥?想搶生意就搶唄,他開口繼續唱道:“每當夕陽西沉的時候……”

    咔的一聲!歌聲被旁邊不知道是什么東西碎裂的聲音給打斷了,姑娘轉頭看去正好看到呂樹又拿起一塊石頭朝自己腦門拍去,咔,又一聲,石頭碎了……

    “瞧一瞧看一看,祖傳的腦門碎石塊!”呂樹興高采烈的說著,說完咔的一聲,一掌又劈碎一塊:“徒手碎石塊也可以!”

    旁邊正在唱歌的中年男人都特么快嚇傻了!!!眼瞅著呂樹跟玩命一樣的咔咔往腦門上拍石頭,一拍一個準,拍到了準碎!

    原本滄桑文藝的畫面瞬間開始崩塌,頓時驚悚起來。

    地鐵里的行人也都懵逼了,什么情況?!

    呵呵,別說他們了,陳祖安都一臉懵逼……覺醒力量系的級大佬頭這么硬嗎?!

    “真石頭嗎這是?!”有人震驚了。

    呂樹樂呵呵遞出去一塊石頭讓對方試了試,對方拿石頭敲敲地面,確實是貨真價實的石頭啊!

    結果他還沒來得及說什么呢,呂樹從他手里直接拿走石頭拍在腦門上,咔,又碎了……

    呂樹笑道:“胸口碎大石的原理在于運用壓力與壓強的關系,面積那么大,但打擊只有一點,力量就分散了。而且那都是訓練過的,砸錘子的人收力比較巧,石塊碎了不會傷到下面的人,我這個就比較厲害了,我不收力……”

    呂樹把旁邊的人都給說的一愣愣的,好幾個都掏出來一塊、五塊、十塊不等的錢扔下來就走了,場面太過暴力,看多了心臟不好!

    陳祖安趕緊把錢收起來攥手里,這都是飯錢啊!

    呂樹一邊目送那群人離開一邊咔咔的拍石頭:“謝謝老鐵!”

    旁邊原本唱歌的女孩都快哭了,什么情況啊,兩邊畫風完全不搭的好嗎?!太血腥了啊!

    中年男人有點不知所措了,他咬咬牙繼續唱:“天空中雖然飄著雨……”

    “咔!”

    “我依然,等待你的歸期……”

    “咔!”

    光是這一會兒,這個叫王成吉的中年男人就給呂樹提供了三千多的負面情緒值……雙方就距離一米遠,說不受影響那肯定是假的。

    不過呂樹也懶得理他那么多,當錢積累到差不多400塊錢的時候呂樹就帶著陳祖安跑路了,這種事跟人家普通賣藝的還不一樣,有點危害社會公共秩序的嫌疑……

    ……

    月底了,預定大家明天的月票啊,幫我沖榜啊!!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