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大王饒命 > 341、跟誰橫呢(第二更)
    呂樹蹲在自助餐的門口百無聊賴的等著,陳祖安已經進去了,倆人商量的是也不用讓陳祖安那么丟人,反正吃夠三天的量就行。

    按照呂樹的想法,既然是自助餐,自己憑本事一口氣吃15天的飯量,有啥好丟人的。

    不過陳祖安不同,陳祖安是真的有點放不下這個面子……

    然而自助餐也不便宜啊,呂樹還是專門找到一家附近最便宜的,49塊錢,陳祖安進去吃,他在外面等著。剛才買了倆包子吃下去就算完事了,得趕緊想點賺錢的方法。

    呂樹其實沒什么特別的賺錢手段,他也不是經商的天才,不然當初哪還用辛辛苦苦的去賣煮雞蛋啊?

    這世上賺錢真的那么容易嗎?其實并不是,所謂隨隨便便就能空手套白狼的生意,那都是極聰明的人才能辦到的,而且他們本身在這方面的知識也積累到了一定程度。

    呂樹有這方面的積累嗎?他沒有。

    說實話他跟那些甲級資質的學生相比起來,并不是他聰明了多少,只是他不在乎面子而已。

    這些年,他早就學會了如何把面子放下,也早就學會了如何對生活抱有敬畏。

    然而那些天才們不同,學校里從未教過如何生存,在家里,大人們也會煞有介事的說:“你只管好好學習就行了,其他的都不用你操心。”

    他們從來都沒有直面過生存的壓力。

    過了足足兩個小時陳祖安才出來,他看到蹲在門口的呂樹心里一陣酸楚,心想自己還能吃自助,呂樹卻連自助都不舍得吃。

    陳祖安說道:“呂樹……你要不要也……”

    話還沒說完,呂樹已經站了起來:“既然吃飽喝足了你就給我好好干活,走吧,找賺錢的方法去!”

    “來自陳祖安的負面情緒值,+199.”

    陳祖安就覺得很奇怪,只要見了呂樹,自己的情緒就很難連貫起來……

    ……

    過了倆小時,呂樹和陳祖安一人手里拽著幾十只喜洋洋的氫氣球走在街上,他們的目的地是游客聚集比較多的公園,尤其是那種父母愿意帶小孩子去的那種,小孩子見到這玩意肯定動心,而且這東西加錢也算不上多么貴,打人也愿意買。

    這種氣球進貨的時候不是論單只賣的,13塊錢50個,老板那里有充氣的設備免費充,走的是個薄利多銷。

    呂樹是打算一個賣5塊錢,他印象中好多地方都賣10塊了吧?不過他也是走個薄利多銷的目的,現在又不是要攢錢交學費,夠15天過日子就好了。

    倆人扯著氣球往前走著,一人手里拽著25只,好在陳祖安對京都比較熟,知道哪里能賣出去。

    “你要把這些氣球當成我們的命根子,知道不?要有一種賣不出去就會死的感覺!”呂樹教育著陳祖安,他是生怕這貨拉不下面子去賣氣球。

    結果正走路上呢,路過一個金拱門的門口,地上安靜的躺著一個蘋果缺一角手機,呂樹撿起來剛想大聲問問誰丟手機了,結果電話響了。

    呂樹接起來:“喂?你好。”

    電話對面劈頭蓋臉的就開始了:“你最好把手機換給我,我手機有衛星定位,我已經知道你在哪了!”

    呂樹一聽這個暴脾氣就上來了,當即把手上喜洋洋的繩子給捆在手機上,一撒手,愛飄哪飄哪你特么定位去吧,還治不了你了!跟誰橫呢啊!

    陳祖安一臉懵逼,倆人沉默了很久,小胖子看著漸漸飄遠的一群喜洋洋:“我們的命根子,飛走一半了……”

    “不說話會死是吧,”呂樹也蛋疼不已,沖動了……

    剩下25只,呂樹拿了13只,小胖子拿12只,真是想象容易做起來卻很難,就這么點破氣球,賣了足足6個小時到晚上才終于賣完。

    不是買的人少,而是競爭壓力太大,公園門口光是賣氣球的老鐵就七八個,人家的種類還多,連蜘蛛俠神馬的都有,他們就比較單調了,只有喜洋洋……

    不過定價就不一樣了,別人賣10塊,呂樹他們偷摸的賣8塊,總共收獲150元,還得刨去13塊錢的成本。

    “也不知道他們晚上還會不會來搶錢啊,”呂樹一臉惆悵的說道:“萬一不來,咱們就少了一筆收入……”

    陳祖安當時整個人都不好了:“萬一人家來幾十個人呢?”

    “那不是更多錢嗎?”呂樹不解。

    “來自陳祖安的負面情緒值,+199!”

    賬是這么算的嗎??!

    當天晚上呂樹和陳祖安故技重施,再次住到了家居城里,結果呂樹精神奕奕的等了一晚上,也沒見再次有人來搶錢。

    對方肯定不至于怕了自己,要說天羅地網會怕一個級的個體那簡直是笑話。

    難道是因為聶廷認為自己第一天賺到的錢,手段不正當,所以才要把錢搶走?

    也不知道其他天才的遭遇怎么樣啊,不知道他們有沒有被搶……

    話說他們也沒錢可以被搶吧……

    呂樹現在甚至想要重新去地鐵口拍一次石頭來著,看看能不能再把郝志超那群貨引來……但是想想自己好不容易搜走錢,又要交給聶廷,這心思也就淡了。

    生存第三天,呂樹一早6點就起床拉著陳祖安出發了,做生意要趕早,早起的鳥兒才有蟲吃啊。

    結果出門尋找商機還沒多久呢就遇到一個擺攤賣葡萄的老漢,攤位前面擺著個牌子:所有葡萄賤賣,老伴生病急需回家照顧。

    呂樹看到牌子就是一愣,他看老漢愁眉苦臉的表情不似作假,當即走過去問道:“大爺,您這葡萄咋賣啊?”

    “我這都是自己家種的葡萄,在這賣了兩天了,昨天還賣4塊8一斤,今天是突然接到老伴電話說她生病了,所以趕緊處理了趕回去照顧她,你要買的話,2塊錢一斤!”

    呂樹愣了一下:“您這總共多少斤啊?”

    老漢也愣了一下:“應該有一百多斤吧。”

    呂樹問道:“能嘗嘗嗎?”

    “可以!”

    呂樹摘下一顆嘗嘗,很甜啊。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