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大王饒命 > 491、我受不了這委屈(第二更)
    夜深,谷口文代和呂樹對坐著,呂樹沉默,而谷口文代則是陳述著自己剛剛得到的情報。

    谷口文代忽然發現,在呂樹到來之后,許多她曾經接觸不到的情報權限都對她開放了,不,不是對她開放,而是對呂樹開放。

    這種感覺就好像是隱藏在島國這邊多年的一個巨大黑色網絡忽然驚醒了一般,全都只為呂樹一個人而服務。

    谷口文代內心中有些震驚,她知道這巨大的情報網絡潛藏在這里需要花費多大的代價,這么大的一個機構竟然只為一個人而服務,這種事情太可怕了。

    即便聶廷天羅上次親至,都沒有動用這么多的情報人員。

    她很清楚,這種事情沒有聶廷開放權限是不可能做到的,可聶天羅為什么如此看重這個少年?

    “神集內部關于野際博隼的死亡已經有了定論,他們推斷這是天羅地網干的,似乎是認為天羅地網內部一位土系b級覺醒者進入了西京,他們將這位強者備注為疑似第九位天羅……”谷口文代說完便看著呂樹,她根本不知道土系b級覺醒者是從哪冒出來的推斷。

    然而呂樹卻是倒吸一口冷氣……誤會鬧的這么大?!

    “額,他們為什么這么推斷?”呂樹好奇道。

    “他們認為,在芭提雅的時候,有一位b級土系覺醒者與李天羅聯手殺死了賈桑伊,這個b級土系覺醒者被散修證實身上有深海白沙,這也符合安東尼死于鹽湖遺跡內遺失了深海白沙的消息,畢竟深海白沙這種東西只在島國這里出現過,”谷口文代解釋道。

    呂樹愣了半晌,說實話他真沒想到還能鬧出這種烏龍來,然而他不得不承認,對方的推理還是很有道理的……

    “額,你繼續說吧……”呂樹無語道。

    “現在神集內部進行一級警戒,有點打草驚蛇的感覺,畢竟上一次聶天羅來給他們造成了很大的陰影,雖說上次聶天羅并沒有能將神集傷筋動骨,但是聶天羅來去自如想殺就殺想走就走,太傷士氣了……”

    呂樹聽了就一樂:“當他們想效仿聶廷的時候,結果聶廷都a級了,有人去國內搗亂,還真不一定能回來……”

    其實如果聶廷還只是b級,陳百里又距離太遠需要鎮守邊陲,那么神集的強者去一趟也沒什么事,搞搞破壞就能閃人,同級別想要無休止的追殺也不現實,一個死了心想跑,根本追不上。

    然而現在不一樣了,聶廷晉升了a級……

    這種感覺很流氓,聶廷去狠狠扇了別人一巴掌跑了,等到別人也想學著聶廷玩一票的時候卻發現,跑不跑得掉先不說,那一巴掌能不能扇出去都是個問題……

    “晉升的還真是時候啊,”呂樹感慨道……

    所以現在聶廷這么重視這邊,其實也有在擔心神集出現a級強者去國內報復吧?

    呂樹忽然問道:“神集有出現a級的跡象嗎?”

    “沒有,不過這個很早之前就有人得到過情報,神集內部正在研究一個關于獻祭的儀式與符文,似乎還不太成熟,”谷口文代說道。

    呂樹忽然想起來當初北邙遺跡坑洞下的那一幕,難道那個就是獻祭?這神集別是想用這種歪門邪道造一個a級出來吧?

    現在神集主戰派三大b級高手死了一個野際雄信,世界上圣徒等人紛紛覺醒,又有天羅地網在旁邊虎視眈眈,所以神集沒辦法不急。

    “等會兒,”呂樹有點蛋疼的問道:“就沒人懷疑一下那個北村廣野嗎?”

    他明明給這貨栽贓陷害了啊,雖說他也知道自己干這事不是啥專業的,而且他的智謀其實并不算出眾,可這好歹也掀起點浪花吧?

    “內部有了定論便沒人議論關于北村廣野的事情了,主要還是因為,北村廣野的老師是神集的b級強者之一,當然,也有人私下討論說這可能是北村廣野故布疑陣,然而這種說法都只能藏在私下說,不算是主流,”谷口文代解釋道。

    呂樹有點不甘心,這咋頭一回給人認認真真栽贓陷害反倒擱淺了,以前無心插柳反倒還成功了不少次?!

    這特么!

    呂樹想了半天:“不行,我受不了這委屈!”

    “來自谷口文代的負面情緒值,+166……”

    谷口文代忽然開始懷疑,聶天羅派呂樹過來到底是為了什么?為了讓這貨放飛自我嗎?

    “你幫我準備點情報,我要準備一下,”呂樹篤定的說道。

    ……

    天還沒亮,櫻井彌生子便聽到庭院里傳來破風的聲音導致她忽然驚醒,她船上谷口文代給她準備的衣服……胸圍的地方確實有些小了。

    櫻井彌生子披上外衣,剛拉開門便看到呂樹在庭院里練劍的樣子,她有些驚異,現在才凌晨3點鐘,難道這個少年每天這時候都堅持練劍嗎?她以為她夠勤奮了,結果跟呂樹一比根本就不算什么。

    她還不知道,在練劍之前,呂樹已經唱了好幾個小時的小星星……

    呂樹一邊練劍一邊看了她一眼笑道:“醒這么早?”

    “嗯,”櫻井彌生子披著外套便在走廊邊上坐了下來,撐著下巴看著呂樹繼續練下去,呂樹倒覺得櫻井彌生子好像有什么地方不一樣了,似乎……更放松了一些。

    平日里櫻井彌生子身為一個潛伏的修行者,帶著目的與使命去做事,事事都要帶著偽裝,然而就在昨天晚上,她好像忽然放下了什么似的。

    不是因為北村廣野的一番話,也不是因為誰,是她長久以來對于現狀的不滿,終于在某一個點上爆發開來,然后心里那堵偽裝的堤壩終于決堤。

    水流透過堤壩上的縫隙向下游滲透出來,一點一點的水漫了出來,然后沖垮了一切。

    “桐原君,”櫻井彌生子笑道。

    呂樹愣了一下:“嗯?”

    “你會記得我嗎?”

    “會吧,你那么漂亮。”

    “謝謝。”

    櫻井彌生子第一次覺得別人夸自己漂亮的時候語氣這么樸素……

    而呂樹卻覺得,櫻井彌生子像是在跟他告別。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