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大王饒命 > 502、分岔系覺醒(第三更)
    不過他也沒太操心,櫻井彌生子既然敢走那必然有她的把握吧,至于對方回去哪里就不是他呂樹該操心的事情了。

    人生里的過客那么多,總要習慣送別。

    呂樹回頭對站在門口的千葉真尋笑道:“既然櫻井已經沒事了,那我也該走了。”

    “桐原君,能抱我一下嗎,”千葉真尋小聲說道:“以桐原洋介的身份抱我一次。”

    還沒等呂樹反應過來,千葉真尋便一頭扎進呂樹的懷里又迅離開:“您保重,謝謝您。”

    呂樹很清楚少女的這個擁抱跟自己并沒有什么太大的關系,只是因為自己頂著桐原洋介的面孔,而對方心有遺憾罷了。

    櫻井彌生子雖然傷重,但是她覺得自己躲避樓下的那些雜魚還是不成問題的,她也并不是什么任人宰割的角色,當初如果不是北村雉鳥忽然出現,就連北村廣野也要死在她的手上。

    而且從她的武器短劍就能看出來,其實櫻井彌生子修行的方向并不是正統的劍道,而是真正的神集刺殺之道,極擅長隱匿伏擊。

    若不是她和呂樹的綜合實力相差太大,之前呂樹在北村廣野家門口被刺那一劍換成北村廣野,北村廣野很有可能已經涼了。

    櫻井彌生子極大膽的潛回了自己的公寓,恐怕就連神集都沒想到此時她還敢回來。

    公寓門口站著兩個神集的成員正在抽煙,然而櫻井彌生子身形快若鬼魅,根本沒有給這兩名e級修行者任何反應的余地便讓對方倒在了血泊里,心臟均被短劍洞穿。

    櫻井彌生子死掉公寓門口的封條走了進去,東西已經被翻的亂七八糟,然而她并不在乎。櫻井彌生子回來不是為了拿日常用品的,只是她總覺得這棟公寓里還有她放不下的東西。

    她打開屋頂的隔斷取出十多萬日元,那是她人生里親手賺的第一筆錢。

    老師死了,那么神集保守派剩余的資金都掌握在她的手中,可她總感覺那些錢并沒有這十幾萬來的更加踏實。

    櫻井彌生子小心翼翼的講十幾萬日元塞入懷里便轉身離開,最重要的東西都沒有放在這里,她還要去老師隱匿的住所取走。

    她沒有矯情的覺得既然離開了保守派就不再利用保守派的資源,對她來說,一切可用的資源,她都不會錯過。

    今晚,她將搭乘一輛火車前往大阪,然后從大阪離開這片故土,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至于到底會去哪里她還沒有想好。

    櫻井彌生子也有想過要不要留在呂樹的身邊,可是她心中有癥結:她是因為間諜行為才靠近的對方。

    這就注定兩人之間的相處會有污點,錯誤的開始,注定了錯誤的結局,與此如此還不如走掉,等待重新開始的機會。

    再見了,呂樹君。

    ……

    此時的呂樹已經坐在一個倉庫廠房門口的保安亭里了,倉庫在西京郊區極為偏僻的地方,尋常如果不是神集的研究部門需要物資或者有人將物資運送進來儲備,根本就不會有人過來。

    原本的山田昭應該已經藏匿在某處準備離開這個國家了吧,呂樹按照約定躲藏在旁邊的男廁所里,等待山田昭去上廁所,兩人便正式交接完成。

    呂樹看的出來,山田昭眼中藏著濃濃的喜悅,大概這位跟谷口文代不一樣,時時刻刻想要回家。

    三年之后又三年,終于等到了可以回家的日子,在這期間他沒有任何污點,回去必然可以享受更多的資源傾斜,這是他應得的補償。

    山田昭進廁所,呂樹出來,卻沒人現“山田昭”的身份已經換了人選。

    呂樹在這里藏匿主要還是以此身份作為依托尋找搞事情的機會,反正就他一個人,只要在有人來運送資源的時候出什么幺蛾子就好了。

    呂樹忽然覺得,這個身份好像比桐原洋介更輕松一點啊,不得不說這還是天羅地網的功勞。

    然而就在此時,咚咚咚的聲音響起,呂樹抬頭一看,正好看到一位個子矮矮的大餅臉正透過窗戶對他笑呢,呂樹愣了好半晌……這特么誰啊?

    “山田,哈哈,我來陪你了!怎么,半個月前我們還有過一面之緣,你忘了嗎?”對方笑道。

    呂樹好奇了:“記得你啊,當然記得,只是你說你來陪我?”

    從對方的話語信息里得到內容:對方和山田昭相識,但并非特別熟悉的關系,半個月前僅僅一面之緣。

    “對啊!”對方笑著拉開保安亭的門:“我也被清算了,配到這里跟你一起看倉庫。”

    呂樹像是忽然挨了一道閃電,說好的就自己一個人在這呢,怎么又來了一個?!

    這特么連對方名字都不知道啊!

    呂樹假裝熱情的使勁拍了拍對方的肩膀打招呼,想看看后臺收入記錄里對方叫什么來著,然而現在正處于神集高頻率產生負面情緒值的關口,大額負面情緒值都時不時飄過,呂樹根本沒法確定對方到底是哪個!原來,負面情緒值多了以后,也一樣有煩惱啊!

    關鍵是……大哥你誰啊,你是聶廷派來逗我玩的吧,剛說完這次身份不能崩,你就出來了?!

    “山田,你說咱們還能不能被重新啟用啊,”大餅臉問道:“我就是和松浦源一郎同時參加過一次葬禮竟然都被現了配到這里,最近組織內部清洗太嚴重了!”

    呂樹聳聳肩膀:“沒辦法的事情,只能先等這件事情過去,不過你怎么也來這里了,我一個人就夠了吧。”

    “哈哈,你還是這么喜歡聳肩啊,”大餅臉笑道。

    聳肩是山田昭的習慣性動作,在廁所時與山田昭交談的時候呂樹并沒有現對方有這個習慣,這個聳肩的習慣就好像是為了方便某一刻有人頂替的時候專門強行設定的一樣。

    就好比漫畫里的主角特征,漩渦鳴人的臉上六條痕跡,柯南的呆毛,就是為了在漫畫過程中幫助觀眾矯正身份認知而存在的特色。畢竟畫畫不是拍照,臉型總會有些許走樣。

    而自己開始代入山田昭的身份時,許多人可能會對他其他事情產生一些疑惑,但是一個聳肩的標志性動作就會幫助那些人跟自己一起代入這個身份的印象。

    “你還沒說你怎么來這里了呢?”呂樹不經意間問道。

    大餅臉似乎被排擠成了邊緣人物也沒有特別沮喪:“你幸運了提前來這里,我可是拜托別人幫忙了才行,據說這個倉庫旁邊那個建了一年多的地下基地要啟用了,我心想這里距離基地這么近,以后一定很重要。而且我現在d級巔峰的實力,只要好好表現應該很快就會被重新重用的吧,畢竟這次咱們神集的死了三個c級高手,正缺人手。”

    大餅臉看呂樹沒有說話似乎會錯了呂樹的意思:“你放心啦,聽說你剛剛晉升d級,但是也沒什么關系,只要在這里好好修行,早晚會有跟我一樣重新被啟用的機會。”

    “奧,那恭喜你啦,”呂樹禮貌而又不失尷尬的笑道。

    這種尷尬,在大餅臉眼中似乎正好成了呂樹自愧不如的注解……

    呂樹跟這大餅臉聊了整整一天不知道聳了多少次肩,聊到晚上都特么沒搞清楚這貨到底叫啥!

    兩個人晚上住在一個宿舍里,他等啊等的想看看天羅地網能不能給自己一下這貨的身份信息,結果并沒有……

    夜深了,雙人宿舍里面原本只有呂樹一個人,現在多了個大餅臉。

    忽然間大餅臉在凌晨2點左右起床去上廁所,呂樹眼睛一亮,現在神集的人估計是大部分都睡了吧,所以負面情緒值刷屏的情況也有所改善,這時候想要獲得大餅臉的真實信息就比較簡單了。

    呂樹裝模作樣的跟大餅臉一起去上廁所,大餅臉回頭看到呂樹還嘿嘿一笑:“山田你也上廁所啊。”

    你嘿嘿你妹啊嘿嘿,要不是為了不再崩身份,你現在已經死這兒了你信嗎……

    倆人并排站在廁所里,大餅臉醞釀了很久,終于尿了出來。

    就在那一瞬間,呂樹直接開啟水系異能分兩岔!這跟陳祖安那次開玩笑還不一樣,分多了就太詭異了,所以呂樹在克制自己……

    他心想這次絕對不會再失手了,一定能夠知道對方叫什么!水系異能只要不接觸到對方身體,對方便不會察覺。

    然而下一刻呂樹愣了一下,后臺里怎么連個過1oo的負面情緒值都沒有?!奇了怪了,難道這貨屏蔽負面情緒值?

    呂樹覺得有點不對勁,沒道理忽然不知道從哪里蹦出來個小雜魚竟然還可以抵抗他的負面情緒值收集?!開玩笑呢吧!

    想了想忽然把水系異能停了下來,結果他當時就震驚了,只見水系異能停下的剎那間,被呂樹分成的兩岔,竟然特么的自動變成了三岔啊!

    呂樹簡直沒有一點點防備!

    大餅臉看到呂樹的眼神還有點不好意思的嘿嘿一笑:“有點上火有點上火,前段時間和剛剛進入神集的女高中生玩得太瘋狂了。”

    呂樹現在很想打死這貨……

    你丫是聶廷派來賺我負面情緒值的吧?

    ……

    嗯……可能有人看到我在知乎上的東西了,我以為是匿名提問的……大家不用擔心,迷茫和疲憊這種事情我會盡量調整過來的。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