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大王饒命 > 577、承影劍主
    “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的承影劍主,”海公子一邊撿綠豆一邊咬牙切齒的說道。

    “呵呵,”呂樹慢吞吞的練劍:“你昨天劈壞我祖傳的椅子現在還沒賠呢,我也沒見過你這么無恥的承影劍靈!”

    兩個人都嘲諷出了火氣,天色將亮的時候呂樹收劍,而海公子則撿完綠豆回到了承影之中。

    不知道怎么回事兩個人此時此刻竟然形成了某種默契:練劍結束便休戰,等明天練劍時繼續。

    第二天凌晨,呂樹唱著小星星養精蓄銳到凌晨3點,然后一臉肅然的從山河印中取出承影劍朝屋外走去,猶如要奔赴紫禁之巔的對決。

    然而就在他剛剛來到院子里的那一刻,還未等海公子從承影中出來,他便已經朝地上撒下了一把綠豆,靜靜的等待著海公子的到來……

    “來自敖海的負面情緒值,+999!”

    海公子剛一出來便看到這一地的綠豆,他胸口劇烈起伏著似乎隨時都要爆。海公子極力克制著自己不去看地上的綠豆,然而還是忍不住……

    呂樹慢條斯理的走到院子正中,竟然還在路上踩碎了幾顆綠豆。

    “來自敖海的負面情緒值,+999!”

    呂樹微笑著起手練劍,呵呵,專治強迫癥好嗎,封閉聽覺有用嗎?

    可是就在這一瞬間呂樹忽然感覺到海公子身上爆出龐大廣博的能量波動來,呂樹驚疑間朝海公子望去,只見對方眉心中的那朵紫色蓮花竟是驟然爆出強烈的光芒,咔的一聲,似乎對方體內有什么枷鎖被打開了,就像是打開了一扇門。

    那朵紫色蓮花在爆之后迅暗淡下去,就連以往的水準都做不到了。可是這一瞬間,海公子敖海的背后,竟然有一頭白色的五爪蟠龍若隱若現……

    那蟠龍在海公子背后的虛空中游弋著,眉目間不怒自威,身上的鱗片宛如實質。

    呂樹心中有種不詳的預感扭頭就跑,一路順著大路朝北邙山上無人的方向跑去,可他現這么跑根本沒用,身后的海公子度快到了極點,還沒等他跑出百米遠就追上了他!

    “等等,我有話要說!”呂樹狂喊!

    可是海公子根本沒打算給呂樹機會,驟然間呂樹忽然覺得自己身邊的空氣凝縮如墻,竟是壓的他動彈不得!

    下一刻,整個家屬院里原本沉寂的黑暗中無數家住戶的燈光被驚醒,他們聽見院子里有少年慘呼:“敖海,你給我等著!”

    “聶廷害我!”

    ……

    第二天早上,此時已經是寒假了,呂樹鼻青臉腫的躺在臥室床上……

    這時候說一句“敖海強行短暫的突破枷鎖也未必比自己好到哪里去”好像可以增加一點自己的氣勢,但是呂樹覺得沒有那個必要……

    海公子這個劍靈實在太特殊了,呂樹是真特么沒想到對方的本體竟然是頭蟠龍,這種圖騰一樣的神獸不應該只存在傳說中嗎?

    說實話,即便挨揍了呂樹都搞不清對方的實力到底怎么樣,只知道起碼李弦一的能量波動都無法比擬這位海公子驟然間爆出來的能量。

    自己該怎么報復?滴血召喚對方的事情好像已經不太好使了,這海公子完全可以不回去承影,對方即便在外界也能吸納天地靈氣來維持己身不滅。

    呂樹起身出門到隔壁路上的大市里面硬生生買了五十斤的綠豆,市的收銀員一直忍不住去看呂樹的臉……

    他回到家里深深的吸了口氣,然后鄭重其事的從山河印里拿出黑色寶珠,催動!

    下一刻呂樹出現在了混沌深淵里面,正好看到明月曄站在鎖鏈囚禁邊緣,極盡所能的努力去夠前面的燒雞……

    明月曄沒想到呂樹會忽然出現:“……”

    他慢條斯理的回到原地盤坐下來:“本座即便不吃東西也一樣能再活萬年。”

    “來自明月曄的負面情緒值,+999!”

    可是呂樹并沒有理他,而是將五十斤的綠豆全部撒在地上,緊接著毅然決然的拿出承影割破自己的手指!

    明月曄都看懵逼了,這是干嘛呢,進來之后忽然就撒了一地綠豆,然后自殘?

    然后他就看見一個白色的身影從承影之中飛了出來,那白色的身影出來啥也不敢,直接蹲地上開始撿綠豆,海公子冷聲道:“等本尊恢復過來,你就等著挨揍吧!”

    那一地的綠豆,看得海公子這個重度強迫癥患者心亂如麻,簡直要崩潰!

    鼻青臉腫的呂樹樂呵呵笑道:“你先撿著吧!”

    說完呂樹直接再次催動黑色寶珠,竟是直接回到了自己的臥室里!

    以前黑色寶珠看過去只能看到混沌黑霧,然而現在混沌黑霧已經被混沌小蛇吸納干凈了,所以呂樹完全可以直接手持寶珠看到里面的情況!

    只見混沌深淵里的海公子和明月曄都處在了懵逼的狀態,海公子沒想到呂樹把他帶到了這不知道什么地方,然后撒了五十斤綠豆就消失不見了!

    而明月曄則更加懵逼,什么情況啊這黑燈瞎火的光線這么弱,呂樹進來后從劍里招出來個人撿綠豆……為什么要撿綠豆?!

    混沌深淵里的氣氛一時間詭異至極!

    “來自明月曄的負面情緒值,+999!”

    “來自海公子的負面情緒值,+999!”

    明月曄猶豫了半天忽然問道:“你是誰?”

    海公子一邊蹲著撿綠豆一邊傲然道:“本尊海公子!”

    明月曄愣了一下,之前呂樹給他說過什么來著,“東方天帝海公子”?還說過什么來著,“你連海公子都不認識,我跟你有什么好聊的”。

    他當然不會以為這個什么海公子就是東方天帝,明顯呂樹也沒跟自己說實話。

    只是明月曄有點不明白你一個蹲地上撿綠豆的選手有什么好傲氣的……

    明月曄想了想說道:“那什么……能不能麻煩你幫忙把那盤雞肉遞給我一下?”

    海公子看了那盤呂樹放在地上的夾馬營燒雞一眼大步流星的走過去,把盤子里原本歪七八扭的燒雞擺的端端正正,然后重新回去撿豆子……絲毫沒有把燒雞遞給明月曄的意思。

    明月曄:“???”

    “來自明月曄的負面情緒值,+666!”

    這特么都什么選手啊?!你強迫癥是有多嚴重?!你是那小子派來整我的嗎?!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