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大王饒命 > 865、一整墻的詩集(第一更)
    張衛雨是往西邊去的,呂樹也不知道對方有沒有故意先走了西邊再往別的地方去。而那邊,是西方天帝端木皇啟的地盤,走過一個山坳和一個水澗便差不多抵達了。

    張衛雨告訴呂樹,那個水澗以前還會有附近農莊的女奴隸去那里洗澡,女奴隸們可比貴族老爺們的家眷好看多了。

    呂樹明白,不知道什么原因搞得張衛雨一直對貴族老爺們的家眷耿耿于懷,就仿佛像是西游記里師徒去西天取經,結果到了地方對方忽然對他們說歡迎來到鐵嶺……走反了啊!搞錯了啊!

    這里的邊界像是約定俗成一樣的并沒有特別準確的界線,以鎮為中心,一場戰爭之后哪個鎮子被占領了,就意味著自己失去了那鎮子所轄的土地。

    呂樹覺得張衛雨去干嘛了不重要,這個人很奇怪,呂樹發現這里就算不修行的奴隸都有高于地球三四倍的體力,可張衛雨不一樣,張衛雨比地球人還要弱一些的感覺。

    這種弱是不正常的病態,似乎藏著故事,但這些都跟他呂樹無關,最重要的是他依然堅定而簡潔的朝著五品開始前進。

    早晨練劍時呂樹忽然想到自己即便來到這世界只能吃窩頭,也最終可以時來運轉找到修行的方法,他便以樹枝在地上寫道,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云帆濟滄海!

    那字體蒼勁有力,似有劍意在其中。

    如果是練劍者看到這句地面的詩詞,恐怕還能悟點什么,這一次呂樹手中的樹枝沒斷,就仿佛勁力催發皆由己心一般,他的劍道境界又要開始突飛猛進了。

    呂樹有些欣喜,因為劍道意境越高,便意味著這個世界靈力對他補足的速度越快,原本需要一個月才能達到的四品d級,搞不好二十多天便可以了。

    正練劍呢,鄉間土路的盡頭,馬蹄聲似是如約而至。

    呂樹心想也不知道這次送來的是什么……

    結果他舉目望向來路,赫然發現這一次那位叫做雨蝶的姑娘竟然自己來了。

    雨蝶勒馬佇立在呂樹身邊,居高臨下的俯視著呂樹:“你這平民還非要我親自過來,你才肯接受邀請嗎?”

    呂樹如今劍道在手更加硬氣了一些:“就是你親自邀請也未必能邀請到啊。”

    就在此時雨蝶看到呂樹身后泥土上呂樹寫出的詩句愣了一下。

    呂樹回頭看到地上的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云帆濟滄海,他心想難道這雨蝶能看懂?是不是自己要在這個世界當一次詩仙人神馬的?然后被這個呂宙世界的貴族捧進文化圈獲得無數追隨者,分分鐘走上人生巔峰?到時候天天有人供著,呂樹自然可以安心用以劍合道的方法晉升一品,打開枷鎖!

    據說這呂宙世界里的知識分子還是比較受貴族階級看重的,用張衛雨的話講,一個能教書的奴隸便能換到一個牧場,這可不是一般的值錢了。

    而且那些能教書的奴隸都會被家主重視,待遇也遠超其他奴隸,不僅如此,有些平民也會因為學識過人被奉為上賓,這是老神王在的時候帶起來的風氣。

    正所謂上行下效,老神王重視讀書人,下面便也跟著重視讀書人,曾經有位大奴隸主的兒子因為學識高超,甚至使整個大奴隸主的家族一躍變成了貴族,這種跨越階級的變化是誘人的。

    而且張衛雨說,讀書人在青樓都頗受歡迎,一首好詩,甚至是一句不完整的好詩,都能在青樓里被好吃好喝的伺候一個月之久。

    呂樹一聽這個,就覺得這個呂宙世界好像還挺不錯的啊……

    呂樹的姿態傲然了起來,盡量讓自己像是一個落魄的詩人,卻聽雨蝶忽然說道:“沒想到你也喜歡老神王的詩詞。”

    呂樹:“???”

    等等,劇本不對吧,自己想要無恥的裝一次詩仙,結果有人比自己更無恥?

    這時候呂樹還有點猶疑,他問道:“你最喜歡老神王的哪首詩?”

    雨蝶興高采烈的說道:“沒想到在這鎮上也能遇到懂詩詞的,我最喜歡那首如夢令,爭渡,爭渡,驚起一灘鷗鷺!”

    “呵呵,”呂樹當時臉就黑了,從男抄到女,這位老神王抄的范圍還真特么廣,簡直不給別人留活路啊……

    太無恥了吧!

    所以什么普及語言、統一文字,其實是為了自己抄詩能讓大家看懂對不對!可你丫的這呂宙歷史事件都對不上啊您就這么硬抄?

    眼瞅著雨蝶忽然亢奮起來就像是遇到了知己似的說道:“那些粗鄙的奴隸沒一個人能懂這些詩句里藏著怎樣的才華,你,很好!”

    呂樹想了半天說道:“略懂略懂,你哪里有老神王的詩集嗎,我想看看。”

    他這么說,是想看看老神王的詩集里還沒有遺漏的東西可以讓自己撿個漏啥的,知道對方都抄過哪些詩,這樣就不會撞上了。

    “那你隨我去府上,”雨蝶興高采烈的說道:“一整墻的詩集,搬來搬去太麻煩了!”

    當呂樹聽到“一整墻的詩集”時,就已經開始絕望了……

    這老神王傳說已經不知道活了多久了,所以命長就能這么閑了是不是?啊?

    呂樹忽然感覺,當生命的時間維度對于老神王來說已經不重要了以后,對方的人生就像是一場游戲一樣,既擁有最強大的實力,又擁有漫長的生命,那還不是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好,我隨你去府上,不過提前說好,我是不會賣身為奴的,”呂樹平靜說道,他忽然生出了一種想要了解這位老神王的想法。

    而雨蝶像是完全改變了態度似的:“你以后就是我的朋友了,奴隸之事不要再提!”

    呂樹心想,自己這是沾了老神王的光嗎……不得不說呂樹忽然對這位老神王非常好奇,明明是一界之主,卻偏偏如此接地氣,又氣青樓姑娘,又抄詩……

    很對脾氣啊,這就是呂樹的評價。

    只是呂樹又有點疑惑,這樣的一代神王,為何會隕落?是生命自然的走到了盡頭,還是說另有意外?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