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大王饒命 > 869、劍罡成蝶(第二更)
    張衛雨沒想到呂樹會蟄伏在那里暴起殺人,這田地很廣袤,如果呂樹趁著張衛雨被殺的空檔,脫離被追殺的這條線,很有可能就逃過一劫。

    其次,他也沒想到呂樹真的能把人殺了!

    要知道呂樹手里拿的是什么?是樹枝啊!

    你要是一個一品強者手里拿個樹枝殺人還有點意思,據說北方天帝青空手下一名奴隸殺人便從來不用兵刃,隨手拿到什么用什么,可那是一品的強者!

    這種事情傳出來都會覺得哇好厲害,好了不起!

    可呂樹呢,一個連五品都不到的小修士,竟然用樹枝越級殺人!這一幕太詭異了,詭異到張衛雨都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樹枝硬生生穿過皮甲的縫隙,自下而上深深扎入了那名黑羽軍斥候的下顎,而后繼續向上貫穿,硬生生將人給殺了。

    樹枝如劍,這少年雖然實力不濟,卻仿佛擁有著天下間最好的劍術。

    這是一種違和感,就像是一個三歲孩童卻擁有著最博學的知識一般。

    不僅僅是張衛雨愣住了,黑羽軍其余四名斥候默不作聲的看向這邊,而后迅速圍殺過來!

    他們手中的樸刀斜舉便是最適合出手的角度,完美無暇。

    當樸刀在月光下劃過莊稼的時候,即便他們沒有用力,那莊稼的桿也被輕而易舉的切割成光滑的斜面。

    這是最精銳的軍隊,四人之間距離控制的剛剛好,當他們接近呂樹的時候就像是一張網在逐寸逐寸的收攏過來。

    月光下的少年好整以暇的從斥候尸體手中接過樸刀,然后將樸刀在所有人的凝視中扔向張衛雨,呂樹一臉凝重的說道:“我打不過他們,你出手吧。”

    四名斥候同時轉頭看向張衛雨,刀鋒也偏轉了過去!

    張衛雨:“……我特么!”

    “來自張衛雨的負面情緒值,+999!”

    可就在此時,呂樹竟然在這四名斥候將注意力轉移向張衛雨的那一刻,再次抽出腰帶間插著的一根樹枝,如同獵豹一般沖向距離他最近的那名斥候:“動手!”

    這一時間四名斥候力量有所分散,他們拿不準張衛雨到底有多強的戰力便必須分出力量來針對他。

    兩名斥候面對張衛雨,兩名斥候面對呂樹,就是這一瞬間的功夫呂樹已經來到黑羽軍斥候面前,他甚至能看到對方黑色皮甲上縫制的牛筋線。

    兩名斥候向前小踏一步,地面都向下凹陷了一寸,而后一柄樸刀對著呂樹當頭斬下,另一柄則從斜刺里砍來,封住了呂樹左右可活動的余地!

    呂樹渾身的力量便在這頃刻之間驟然繃緊,宛如那不是血肉,而是一座藝術品般的雕塑。

    當兩柄樸刀迎面而來時呂樹竟然硬生生的停住了身形,他整個人忽然蹲了下去,而后就在兩柄樸刀剛剛與他擦過的瞬間,仿佛違背一切力學般再次暴起。

    他手中樹枝反手揮出,不知道為什么張衛雨總感覺那樹枝就像是一柄劍,而那一切軌跡都像是暗合了“道”似的。

    劍道啊!張衛雨心驚,這便是以劍入道的境界啊!

    尋常的修行者只要有功法有資質有資源,修行便像是水到渠成的事情,資質越高,修行越快。

    可“道”這玩意是另一種層次的東西,這玩意才是登堂入室的真正標志,只有入了道,才有達到一品的希望。

    其實這跟地球上的道理一樣,當初陳百里死活要收呂小魚為徒,正是看重了呂小魚潛在的悟性,悟性越高,便越容易合道,所以有些人終其一生都止步二品b級便是這個道理。

    月光下,少年手中的樹枝就像是一個繭寸寸斷裂開來,就像是承受不住那萬鈞雷霆般的力量似的,而后一道清晰的波紋從樹枝中破繭而出!

    樹枝已化為粉塵,而劍罡卻與月光交映生輝,似是破繭成蝶!

    張衛雨已經懵了:“老子這輩子頭一次見一個六品小修士用樹枝使出了劍罡!”

    這到底是怎樣可怕的劍道境界?六品修士,用樹枝斬出了劍罡!

    劍罡輕若無物似的橫切向兩名黑羽軍斥候的脖頸,而后兩人脖頸大動脈的鮮血噴濺開來,慢慢向后躺去。

    張衛雨感覺自己在今晚被顛覆了太多的認知,他甚至感覺自己以后再也不敢小看天下六品修士了,只不過轉念清醒過來的時候他便明白,天底下這么強的六品修士,可能也就呂樹這么一個!

    這特么到底哪冒出來的怪胎!

    然而他卻不知道,對于呂樹這種八小時內便能獵殺7名2品b級的選手來說,實力境界很重要,卻不代表一切。

    如果今晚出現三品c級,呂樹可能就真的慫了,畢竟小命更重要啊。

    如果沒有劍罡,呂樹絕不敢冒死來殺黑羽軍的斥候小隊,劍罡這種東西,可以殺人,也可以唬人!

    但沒有如果。

    就現在,余下的兩名黑羽軍斥候便已經無法再像之前那樣殺伐果斷了,眼神中甚至出現了猶疑,而呂樹一副高手風范似的垂手站在田間死死盯著他們。

    此時張衛雨斜舉樸刀獰笑著向剩余的兩名黑羽軍斥候緩步走去:“現在輪到我了。”

    下一個兩名黑羽軍斥候轉身就走,呂樹縱身追上前去,張衛雨大喊:“莫讓他們跑掉了!”

    那兩名黑羽軍斥候身影迅捷,田間的莊稼根本無法拖慢他們半分速度,就呂樹現在這六品的身體素質,想追上人家跟做夢一樣。

    待到兩個黑色的身影漸漸消失在田地盡頭,張衛雨腿一軟差點就坐到地上:“嚇死老子了!”

    呂樹樂呵呵笑道:“看不出來啊,關鍵時刻還挺靠得住,裝的很像那么回事。”

    張衛雨想了想說道:“謝謝。”

    “不用謝,你演戲嚇走他們也挺有用,自救者天救,”呂樹笑道。

    說實話多虧這兩名黑羽軍斥候被嚇跑了,不然剩下兩名黑羽軍斥候也是挺讓人頭疼的,一名四品一名五品,而呂樹這邊雖然能用劍罡了,可越級殺殺五品還行,四品就算了吧……

    劍罡的威力確實可以殺四品,可人家速度快太多了啊,自己這邊劍還沒斬到一半呢,人家說不定都能砍自己好幾刀了……

    不過……好像偷襲的話就能殺四品了吧?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