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大王饒命 > 922、打劫!(第一更)
    文化課是必須要上的,不然負面情緒值從哪來?

    但既然文化課要占用時間,那余下的時間訓練強度也必須夠大,才能滿足張衛雨三個月內讓大家再次完成蛻變的計劃。

    不然等黑羽軍收拾了渭北關,把注意力集中在整肅后方的時候,呂王山要面對的便是無休止的戰斗。

    張衛雨只希望在武衛軍撐不住之前,南州能趕緊反攻回來,不然,即便武衛軍實力有所提升,難不成還能擋住幾十萬黑羽軍的漫山遍野搜索?

    當然,黑羽軍也不可能把人全都派到山里來,畢竟那時候剛拿下的渭北關肯定要有人駐守,防止南州的反撲,但即便如此也非常危險。

    呂樹在夜以繼日的練劍,似乎只要不發生什么大事就絕不走出那處溶洞似的,劉宜釗感慨道:“果然王要比我們更加堅韌,我當年修行的時候便沒有這樣的定力。”

    張衛雨翻了個白眼懶得理這貨,現在已經完全解釋不通了,只能等到真正的王出現才行。

    然而旁邊的李黑炭看到張衛雨翻白眼便舉起刀來:“你是不是對我家大王有意見?”

    張衛雨:“???”

    呵呵呵,好好好,你們都忠心耿耿!

    張衛雨看著武衛軍在如此緊要關頭還在上文化課便有點按捺不住,他直奔溶洞去找呂樹。

    結果剛走進溶洞,當他看到溶洞里新添的劍痕便差點暈厥躺到地上,慌忙之中張衛雨趕緊退了出去,他沒想到這才幾天沒進來,那溶洞上的劍痕就已經厲害到如此程度,竟然連一眼都不能看!

    “喂,你出來,我進不去,”張衛雨在溶洞外面吼道。

    沒過一會兒,呂樹笑吟吟的走了出來:“怎么了?”

    張衛雨猶疑的看著呂樹:“你又突破了?”

    “對,三品了!”呂樹回答道,這沒什么好隱瞞的,不過是突破三品而已。

    只是他卻不知道這件事情對于張衛雨有多大的震撼!

    之前他們就覺得呂樹突破太快不合常理,于是有心的記錄下來呂樹每一次突破的時間,原本張衛雨他們以為呂樹下一次突破應該會是三個月左右,畢竟呂樹又不是武衛軍、清塞軍士兵那樣在瓶頸上卡了很久。

    然而呂樹并沒有等三個月,僅僅不到一個月便從四品晉升到了三品,怎么感覺好像是速度還在加快似的?

    可張衛雨不知道的是,呂樹這就像是玩游戲開了小號重修一樣,原本他也以為自己突破三品會稍晚一些,結果他發現反而自己在練體上的進度竟然越來越快。

    就好像一切都在水到渠成一般。

    “你來找我什么事?”呂樹好奇問道:“如果是文化課的事情就免談。”

    這時候眼瞅著呂樹指不定哪天就能重回二品,而且說不定還要一舉踏上一品,現在正是積攢海量負面情緒值的時候,怎么能夠放松?

    張衛雨見話茬直接被堵死了差點一口氣噎的上不來:“那糧食呢?糧食怎么解決?之前讓你省著點吃,結果你給武衛軍說管飽,現在怎么辦,糧食不夠吃了……等等,你們放開我!”

    張衛雨就這么被李黑炭和劉宜釗兩個人一左一右的架走了,離開的路上劉宜釗平靜道:“張大人,即便你有從龍之功,也請不要以下犯上。”

    張衛雨:“我特么當初就應該把你小子弄死在王城……你特么放開我!”

    從什么龍啊,還從龍之功,那是假的啊!慢慢的張衛雨也不掙扎了,一臉的生無可戀。

    呂樹意氣風發的站在呂王山上,有小弟的感覺真是美好啊。

    不過張衛雨所說的糧食情況也是他正在焦慮的,不過這并不是什么滔天大事,呂小魚已經帶著神鈔出發了!

    臨走前呂樹還叮囑小魚,既然現在有錢,那就盡量用購買的方式。

    一方面是呂樹并不是什么嗜殺的人,雖然當了土匪頭子,但他還不想什么事情都習慣用暴力去解決。

    另一方面,他擔心現在渭北關也是有高手鎮守的,雖不如黑羽軍多,但如果有兩個以上的一品盯上小魚,那也是非常麻煩的事情。

    而且接下來劉宜釗還要代表武衛軍去給呂樹拿統領的任命,呂樹不太想在這個節骨眼上出什么問題。

    呂小魚小手一揮:“不會跟人打架的!”

    雖然呂小魚答應了,但呂樹總還是有點不放心……

    原本劉宜釗只是拿出來一半積蓄的,結果投誠之后干脆全都拿了出來,反正他劉宜釗攢錢就是為了等這一天啊……

    不過劉宜釗的積蓄并不多,呂樹有點好奇劉宜釗身為南庚城城主、清塞軍統領,十多年竟然就攢下來幾十萬神鈔?劉宜釗解釋,他不愿過多搜刮民脂民膏,也不愿克扣清塞軍軍餉,甚至平時軍餉和裝備跟不上的時候,他還會自己倒貼錢。

    呂樹心說難怪清塞軍對他如此忠誠,這劉宜釗確確實實比原先那個武衛軍統領葉曉明強太多了。

    幾十萬神鈔聽起來不少,米都能買幾十萬斤,可這是五千多張嘴在等著吃飯啊,小魚的空間裝備都不夠運糧食的,還得分好幾次才行。

    此時呂小魚帶著主教、安東尼出現在渭北關以北三百多里的城池之內采購糧食,結果問了半天發現這里的糧倉都被渭北關內的龍猛軍給征調了,據說渭北關內出了奸細,一把大火燒掉了渭北關的糧倉,所以才緊急調動周邊城池的糧草。

    從這里便能看出黑羽軍的手段來了,為了今天這一戰,黑羽軍早不知道準備了多久!

    糧店的掌柜愁眉苦臉說道:“小姑娘,真不是我們不賣你糧食,而是我們城內都要斷糧了啊,龍猛軍押運糧草的軍隊這才剛剛離開,估計都還沒走多遠呢。”

    呂小魚聽了眼睛一亮:“往哪邊走的?”

    半刻鐘后,南邊正在運輸糧食前往渭北關的龍猛軍,走著走著忽然后方有人驚呼:“我的糧車呢,那么大的一輛糧車呢!”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