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大王饒命 > 969、還得加錢!(第三更)
    莫小雅對呂樹的感觀已經固化了,然而呂樹是為了賺錢嗎?他是在洗清自己“武衛軍統領身份”的嫌疑,順帶賺錢而已……

    畢竟呂樹身上的線索還是很多的,來自南庚城,有實力,這事吧不細想還好說,但他呂樹不能把孫仲陽他們當傻子啊。

    所以還是通過一些側面細節來洗清自己的嫌疑,才方便進行后面的一些計劃。

    呂樹偷摸打量著孫仲陽等人的表情,然后對呂小魚說道:“他們應該是相信了!你這注意不錯哎!”

    “必須噠,”呂小魚笑瞇瞇的說道,之前呂樹把顧慮說給她聽,于是她抽絲剝繭后覺得這龍猛軍的糧食應該會派上用場,因為沒人知道龍猛軍的糧食是她劫走的,一切盡在掌控之中啊!

    然而就在此時,呂樹忽然愣住了,官道旁的樹林中有大量的飛鳥飛上天空,成群結隊的幾乎連成一片。

    飛鳥們拍打翅膀的聲音造成了巨大的喧嘩聲,仿佛正有危險從樹林中靠近。

    孫仲陽等人的面色也凝重起來,平靜的看向樹林那邊:“來了。”

    所有人都知道,如果那個想要截殺他們的勢力不甘心,那就一定會在三天之內動手,因為孫仲陽等人恢復身上的傷勢只需要三天。

    過了三天,那前面的那批大奴隸就白死了。

    莫小雅平靜道:“我們怎么辦?”

    她下意識的看了呂樹一眼,如今他們傷勢還未痊愈根本沒什么戰力。

    對方花重金請那群大奴隸出手來消耗孫仲陽等人的實力,后續未必會有多少高端戰力,正如孫仲陽所說,高端戰力用的越多,就越容易被孫家找到線索。

    但是,只要出現一個一品,他們就招架不住了啊。

    莫小雅現在最擔心的,還是呂樹會不仗義的跑路,哪怕呂樹能頂一頂,她心里都能稍微安穩些,但她確實無法信任呂樹的人品。

    他們已經能夠看到樹林中有甲士在冷冷的觀望著車隊,樹林中似乎還隱藏著更加可怕的高手。

    宋博看到對方那冰冷的盔甲時便已經有些不安了:“是那支聲名狼藉的雇傭軍,他們怎么從北州偷偷潛伏到這里了。”

    孫仲陽越發的平靜了,豪門紈绔沒有世人想象的那么不堪,反而總能出才俊。曾經孫仲陽見過那位劍廬那位大師兄,得到一句“有靜氣”的評價,他孫仲陽也是因為這三個字的評價在王城名聲大噪。

    只因為那是劍廬大師兄說的。

    孫仲陽說道:“對方還是不肯顯露真身,竟把這群亡命之徒全都驅使過來了,挺舍得花錢。”

    呂樹看向孫仲陽:“請他們一次,需要多少錢?”

    孫仲陽詫異的看了呂樹一眼,他沒想到這少年到了現在還在想錢的事情:“沒有七百萬,請不動他們,他們有一個一品高手。”

    呂樹笑道:“那我們的生意是我虧了,現在我再來跟你算算,如果我殺掉他們,你們給我七百萬如何?”

    “你不會是瘋了吧?”莫小雅有點難以置信:“要錢不要命嗎?”

    “再加一個條件,”呂樹根本沒理會莫小雅:“到了王城,我要把我手里的錢全都折成貨物,你們來幫我做這件事情。”

    “什么貨物?”孫仲陽疑惑了。

    “到時候再說,保證是你們能買到的,我不會要天生的星星,”呂樹笑道。

    “你就算要天上的星辰我們也沒有啊,”莫小雅鄙夷道。

    “那個,我有,”呂樹似是玩笑般說道。

    他要折換的東西不是別的,就是法器盔甲。

    武衛軍的盔甲倒是齊了,但天羅地網可還缺著呢,青銅盔甲只有兩萬套,可天羅地網未來的戰力在七大修行學院完成第一次新鮮血液補充后,甚至能達到十萬人!

    而他呂樹,不僅僅是武衛軍的統領,還是天羅地網的第九天羅。呂樹之前就在想,若是天羅地網的那些同袍們若是人人都可身披盔甲,會不會就少犧牲一些?

    呂樹有些憧憬,十萬天羅地網身披盔甲發起集團式沖鋒會是個什么樣子?

    只是他現在不能直白的告訴孫仲陽他們,自己要的是法器盔甲。

    畢竟武衛軍收盔甲這事很多人都知道,很容易讓人產生聯想。

    “好,我答應你,”孫仲陽說道:“但你可想好了,我不認為你能殺掉這群人。”

    莫小雅沉默了一下說道:“我覺得錢沒有命重要,你不要為了錢丟了性命。”

    當下里,竟然沒有一個人認為呂樹能殺掉這群人。

    結果就在此時呂樹樂呵呵的跳下馬車:“你們待在這里,放心,既然收了錢,那么你們擔心的事情就不會發生,”說著,呂樹便帶著呂小魚朝官道旁邊的樹林走去。

    莫小雅看著呂樹的背影發現對方竟是一如既往的淡定,想到對方之前的貪財模樣,莫小雅就有點想不通,為何一個人身上會混雜著如此矛盾的氣質。

    不知道為什么,這一刻孫仲陽真的有點相信這少年能從樹林中回來。

    那些甲士見呂樹朝他們走去,便默默的向樹林深處退去,他們要在更有利自己的地方結成防御陣型。

    雖然已經有情報提示過這少年的實力只是二品,但他們之所以聲名狼藉還能活的那么滋潤,便是因為他們足夠謹慎與兇狠。

    這些人沒有雄獅般的霸氣,卻是一群兇狠的豺狼。

    宋博心情復雜的看著那一大一小兩人的背影,他整了整自己的衣衫對孫仲陽拱了拱手:“我去助他一臂之力,我宋博雖是個商人,但也好歹要對得起自己堆起來的境界……”

    孫仲陽盤坐在板車上神情復雜的看著宋博,他以前內心里其實還有點看不起宋博,因為宋博本質上還是個重利的商人,結果今天對方卻刷新了自己的印象。

    然而還沒等宋博踏出一步,也沒等孫仲陽說幾句壯行的話,便看到前面原本正端著“雖千萬人吾往矣”架勢的呂樹忽然轉頭:“你要來的話,還得加錢!”

    宋博忽然覺得,自己受到了侮辱……

    “來自宋博的負面情緒值,+666……”

    徐沐君坐在馬車上撐著下巴看向呂樹和呂小魚的背影,之前那位身穿袞服的人對她說,要送她一場大機緣。

    那時候徐沐君并不信,但是現在她忽然信了。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