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大王饒命 > 1026、收緊拳頭(第一更)
    端木皇啟與劍廬大師兄的交手沒有在任何人預料之中,劍廬大典從開始的那一天起就沒出現過意外,也沒人敢讓它出現意外。

    然而就在今年,四大天帝一反常態的齊聚王城,端木皇啟不僅在王城里動了手,而且竟然還在劍廬大典上公然挑釁了劍廬的那位大師兄!

    這時候所有人才知道,原來過去十多年的時間里根本不是劍廬那位大師兄在演化劍道,而今年,看似端木皇啟與大師兄打了個平手,但大宗師們都明白,其實端木皇啟是吃了點小虧的。

    不過問題就在于,哪怕端木皇啟打不過那位大師兄,可他如今的修行境界也高出了許多。

    若將大宗師之前的修行做個比喻,那便是登天路,一步一個臺階,一階一階的走上來費勁畢生心血,而石學晉就是四步登天。

    可大宗師之后呢?沒人知道路在哪里,一人一條,大道朝天各走一邊,誰也教不了誰,誰也幫不了誰,只能靠自己。

    天道便是如此。

    也正是因為所有人都找不到路,劍廬能夠培養大宗師才成了最恐怖的事情,也奠定了劍廬成為整個呂宙最高修行圣地的地位。

    此時呂樹忽然在想,也許端木皇啟讓自己的親兒子端木云藹來參加劍廬選拔,就是讓對方來送死的,根本就沒打算讓對方真的在劍廬里學到什么。

    如果真是這樣,呂樹就覺得自己必須無限警惕這位西方天帝,因為對方肯定什么事情都做得出來。

    在顧凌緋嘲笑之后端木皇啟并沒有再說什么,而是直接命人開路回自己的王城別院。

    然而行輦剛剛轉向,天上便再次有云劍凝結,這次速度要更快一些,直接從天而降。

    所有王城百姓原本覺得云劍遠在天上看起來其實很小,然而那云劍在所有人的視野里不斷的放大放大再放大,直到它墜落到所有人的面前!

    這劍廬大師兄竟是面對端木皇啟的挑釁沒有任何的退意,即便雙方收手之后也要再次出手。

    這就是劍廬的霸道之處啊,還從來沒人挑釁過劍廬還不用付出代價的!

    那一劍,竟是直接將端木皇啟的兩匹烈火云駒給斬成了齏粉,連血肉都沒有剩下!

    這一次,端木皇啟竟然沒有替自己的烈火云駒擋劍!

    呂樹慢慢向后面退去,他覺得就端木皇啟那性子,搞不好大宗師之間的真正戰斗馬上就要打起來了。

    然而出乎呂樹的意料是,端木皇啟竟在行輦中哈哈大笑起來:“這烈火云駒早就看它們不順眼了,死了便死了吧,只是,你劍廬的人弟子出去可都要小心安全了。”

    咦,呂樹詫異的發現,這端木皇啟竟是選擇忍了!

    他可不認為這端木皇啟是忽然認慫,對方敢這么霸道的來劍廬挑釁怎么可能沒有后手?必然是有其他思量。

    不過這些都跟自己沒什么關系,劍廬那位大師兄斬的是馬而不是端木皇啟這個人,就說明其實雙方還是想留下一些回緩余地的。

    當然,如果這次是端木皇啟占了上風,那劍廬會不會忽然便的很暴躁就難說了。

    劍廬大典不只是劍道演化那么簡單而已,當劍道演化后劍廬弟子全部來到神王與劍廬之主的雕像面前,有劍廬的弟子抬著豬、牛、羊三牲,還有劍廬弟子端著谷、黍等五谷,虔誠地將它們擺在了祭祀臺上。

    發髻高挽的顧凌緋按照儀軌來行禮獻詞,這個時候四大天帝已然不知所蹤,而所有劍廬都聚集在那邊跪拜的時候,所有人都把呂樹忘了似的,誰也沒有搭理他……

    然而劍廬里好像所有人都沒把他算在里面,呂樹卻不能就這么走了,如今藏書草廬里的書籍他才只看了十分之一左右便花費了二十天,剩下十分之九有沒有回家的辦法還不知道呢。

    王城百姓們在后面的草坪再次自發的跪下叩拜,似乎真把神王與劍廬主人當做了神明。

    其實呂樹不知道,雖然老神王征戰那么多年,可王城建立后老百姓的日子是真真正正的好起來了,而且當年打仗的時候很多領主都喜歡將平民納為私有,只有神王是真的御下嚴明,不碰平民。

    所以呂宙百姓雖知神王酷烈,可問題是時間久了大部分百姓打內心底還是認可這位神王的,都知道換了其他人來做這主宰,老百姓日子一定沒現在好過。

    邊陲那邊的平民被大奴隸主和貴族壓迫的茍延殘喘,但過的再苦,心里想的也是“要是老神王還在就好了,一定會管管這群龜兒子的”。

    人群慢慢散去,劍廬弟子們跟著去了明堂草廬,那里是劍廬議事的地方。

    所有歸來的劍廬子弟要將匯報自己近一年所經歷的重大事情,還有聽到的消息。呂樹也在藏書草廬里見過有人匯總出來的歷年議事紀錄。

    而且今年不同以往,顧凌緋要交代更重要的事情:原本在西州的劍廬弟子先不要回去了,避免危險。

    不只是避免危險那么簡單,如今似乎大爭之世要再度降臨,劍廬也要開始收攏力量。

    以前的劍廬就像是一只張開的手掌,而現在,他要慢慢把手指收回來握成拳頭!

    “端木皇啟此次啟釁怕是與西州南州邊界屯兵之事有關,這次很奇怪,我劍廬的一個人都沒參與進去,完全不知道那邊發生了什么,”有劍廬弟子皺眉稟報道。

    “不僅如此,”一名劍廬弟子說道:“我的兩個斥候稍微靠近那邊一些就被殺掉了,我沒有輕舉妄動。”

    就在大家商量事情的時候一個聲音忽然傳來:“那個我想問一下,我們晚上住哪啊,能給安排個住處嗎?”

    所有人都停了下來,目光轉去明堂草廬門口,只見一個少年站在門外的光線里……

    “來自顧凌緋的負面情緒值,+748……”

    “來自……”

    顧凌緋冷聲道:“我們正在議事,你也有什么事情可以匯報的嗎?”

    呂樹有點尷尬的看著周圍所有人都在看他:“我也不知道該說點什么啊,要不我給大家拜個早年吧……”

    “來自顧凌緋的負面情緒值,+999!”

    “來自……”

    ……

    晚點還有兩更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