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大王饒命 > 1088、化腐朽為神奇(第三更)

呂樹這次是下血本了啊,直接拿出十顆洗髓果實來,給小兇許的鼠潮來提升實力。

原本呂樹還擔心小兇許的鼠潮有一天會不受小兇許的控制,可是修行這么久了呂樹也已經明白,小兇許也并不是什么普通的生靈。

而且只要小兇許的實力夠強,那么鼠潮就永遠無法脫離它的掌控。

旁邊的鐘玉堂看著這一幕忽然倒吸一口冷氣,說實話他們對于鼠潮是很憂慮的,因為那時候他們跟呂樹一樣很擔心鼠潮失控。

之前生靈開始變異的時候天羅地網就在密切關注著洛城這邊的鼠潮,因為那時候別的地方鬧的最兇的就是鼠潮,其次才是蟲患,因為老鼠是雜食性動物,對于生物其實是有攻擊性的。

結果全國都在鬧鼠災,只有洛城屁事沒有,而且洛城的老鼠還能幫忙清理蟲災,效率還高到令人發指。

這就是鼠潮的優勢了,它們數量極多,而且體積小,哪里都能鉆。

呂樹帶著小兇許它們回來之后,小兇許也是忙碌了兩天,因為它發現自己走了以后,洛城竟然出現了新的鼠群。

但是這些問題都不大,小兇許可以打服它們。

如今鼠潮已經形成了類似狼群一般的族群,而小兇許就是天然的族長,雖然它是一只松鼠……

這時候鐘玉堂忽然意識到,其實一直被他忽略的小兇許才是應對這次危機的殺手锏啊,鼠潮在那個城市里鋪出去,真的很難有誰能夠徹底的藏匿行蹤了!

有些屋子可能進不去,但是它們卻能實時的找到身上有奴隸印記的人,再迅速反查!

“鬧了半天,這次是天羅地網的編外人員要立功了啊,”鐘玉堂笑了起來,起碼暫時解了燃眉之急,有了應對之策。

小兇許不樂意了,掏出小本子:“你說誰編外人員呢?這都不給編制?”

鐘玉堂愣了半晌,小兇許找他要編制的事情實在忒玄幻了一點……

不過他轉瞬又笑了起來:“編內人員!你是編內人員了,我等會兒就讓人給你登記,”這時候他轉頭對呂樹感嘆道:“我忽然覺得,你總有化腐朽為神奇的能力……”

結果話沒說完,呂樹肩膀上的小兇許直接憤怒寫字道:“你說誰腐朽呢?”

鐘玉堂:“……”

“來自鐘玉堂的負面情緒值,+666!”

好吧,別的先不說,這一家子現在真的是一個尿性!

以前鐘玉堂覺得呂小魚身上總有股煞氣,殺氣也極重,現在他反倒覺得,這一家子里還是小魚最可愛!

相比呂樹和現在的小兇許而言,呂小魚簡直可愛的沒邊了好吧!

鐘玉堂覺得……話題為什么忽然就拐的這么偏了?神經病吧你們,情緒都不連貫了!

他重新捋了捋思路說道:“鼠潮過境肯定會引起百姓的恐慌,我這邊需要提前安排,或者規劃一下鼠潮行進的線路,而且鼠潮要去的昆城那邊也要提早向百姓們解釋,不然昆城街道上突然多了幾萬只老鼠,恐怕還是有大問題。”

結果小兇許寫字道:“不用,你這計劃不周密,如果你提前通知百姓了,對方也會知道要防備鼠潮,甚至還會直接轉移城市。”

鐘玉堂還是第一次被一只松鼠質疑了計劃,他看了看天空,是不是今天起床睜眼的方式不對?

不過他知道,小兇許說的……是對的……

“來自鐘玉堂的負面情緒值,+199!”

鐘玉堂調整了一下情緒問道:“那你有什么好辦法?”

呂樹想了想說道:“鼠潮過境的問題倒是不用擔心,小魚控制的安東尼可以帶著他們過去,不過在昆城里面就成問題了。”

這個時候安東尼已經晉升神藏境,搬運鼠潮到昆城簡直太輕松了,雖然很少有人會想用大宗師干這種事情……

但是對于呂樹和呂小魚來說,不管安東尼是神藏還是A級,都只是可用的手段而已,不會拘泥。

鐘玉堂無語了半天,這一家子確實手段太多了,他都覺得還好呂樹是天羅。

那么只剩下一個問題,以萬為計數單位的鼠潮,在昆城會不會引起老百姓恐慌?

小兇許寫字道:“被發現了算我輸!”

鐘玉堂嘴角抽了一下,你們一家子都這么能吹牛逼!他無力的揮揮手轉身就走,你們開心就好!

他現在最緊要的是把鼠潮要去昆城的信息傳遞給聶廷,因為聶廷在那邊也正在尋找破解的辦法!

如今小兇許的鼠潮起到了奇兵的效果,不得不說這是天羅地網值得慶幸的一件事情。

可是國內還可以依靠鼠潮來清理那些作祟者,海外呢,海外那些修行者還擋得住么。

端木皇啟那種頭鐵來剛正面的還可以明刀明槍打一架,這中專門在陰暗處放冷箭的就很可怕了,而且你還沒法判斷這行為背后還深藏著什么其他的計劃。

此時紐約曼哈頓的弗蘭克林地鐵站外,幽明羽哼著小調朝下面走去,準備坐地鐵回自己的住處。

他現在負責整個天羅地網的海外情報網絡,在第一次得知北美出現空間通道的時候就過來潛伏了,替換了某位海外的戰士回家。

最近他也發現了奴隸印記,正在追查可是線索總會莫名其妙的斷掉。

沒辦法,他只能繼續潛伏等待更好的時機出現,情報網絡系于他一身,他現在便是天羅地網在海外最有話語權的人。

富蘭克林地鐵站是個小站,到了夜晚已經沒什么人了,空蕩蕩的地鐵站里只有幽明羽哼歌的聲音,還有皮鞋跟與地面碰觸的柔軟聲響。

小小的地鐵站里有很多噴繪,但是幽明羽并沒有心情看他們畫的什么,而是站定了腳步。

就在他身前與身后,忽然出現了四名修行者,他們的手背上都有奴隸印記!

幽明羽無奈的笑了笑:“還真是倒霉啊……”

四名修行者向幽明羽包圍過去,小小的地鐵站里燈光開始明暗不定,幽明羽從袖中抽出了一柄紫色的刀。

刀很短,但是能殺人!

……

晚點還有一更補昨天的,應該在12點之前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