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大王饒命 > 1089、接受印記,或者死(第四更)
    原本幽明羽最近就在主要追查奴隸印記的事情,天羅地網的情報網絡本身是因為海外各大組織而存在,現在幽明羽卻必須要調整自己的部署和戰略,因為天羅地網的敵人已經變了!

    不是說地球上的各大組織可以相親相愛一家人不用防備了,而是以當下天羅地網的層次,這些組織就算處于敵對也不用太放在眼里了。

    如今天羅地網的真正大敵,就是那些從呂宙悄然而至的奴隸主,還有他們背后的那只黑手。

    只不過,幽明羽看到前后包抄過來的四名修行者時還是心里一緊,這些人已經如此猖狂了?自己又是什么時候被盯上的呢?

    看樣子,圍堵他的人都是已經成為奴隸的北美修行者,奴隸主并沒有現身,等等,其中一個奴隸幽明羽有些印象,好像是鳳凰社里的人!

    當呂宙那邊的勢力盯上地球后,就連鳳凰社這樣一流的組織都無法幸免,也很難保護自己的組織成員。

    一旦被強行打上奴隸印記,那就要徹底失去自由。

    幽明羽手持紫色的短刀與四名奴隸對峙,還沒等他想好應對方法時,忽然有一列地鐵轟隆隆的行使了過來,最終在富蘭克林小站停了下來。

    地鐵的門打開了,車里的白色燈光照破地鐵站原本明暗不定的光線,車里只有零星幾個剛下班的人,他們看到了幽明羽等人,然而大家的第一反應就是找地方躲避,然后才偷偷的觀望。

    這段時間里北美已經出現很多起奴隸殺人事件,這些被控制的奴隸殺人仿佛沒有目的性,就是臨時起意想殺誰就殺誰,殺完就走。

    這讓普通人看到新聞后有些恐慌,以往他們就在擔心覺醒者失去控制來傷害普通人,但是前段時間里好像還可以相安無事,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有些覺醒者跟瘋了一樣到處殺人。

    普通人和覺醒者的關系再次被放到了對立面上,新聞中大肆報道著這一切,然而很少有人知道,這一次才是真正的災難。

    因為這一次,他們要面對的是真正的惡魔。

    呂宙是個拿平民當螻蟻的世界,那林立的階級就像是牢籠,上層修行者從不把下層階級當真正的人看。

    地鐵門很快就關上了,地鐵即將駛向下一個地點,然而就在此時那四名奴隸動了起來,一名金系覺醒者奴隸只是剎那間便開始拉扯著地鐵站內的所有金屬朝幽明羽飛去,就連那列地鐵也不例外。

    地鐵上傳來乘客的恐懼呼喊,生怕這場修行者之間的戰斗波及到他們,地鐵在加速,他們只能祈求地鐵快一點離開!

    經過今晚這件事情,恐怕他們一輩子都不敢坐地鐵了!

    只見那列地鐵的門驟然飛了出來,就像是被人給硬生生拉扯了下來一樣,無數的金屬碎屑如同炮彈一般轟向幽明羽。

    然而意外發生了,幽明羽身子忽然柔軟起來,整個人仿佛脫離了地心的引力一般前沖的過程中竟是無數次以詭異的姿勢躲開了所有金屬風暴!

    如果呂樹在的話就能認出來,這是神集的身體術!

    當初神集的身體術呂樹領教了很多次,而幽明羽在那次回國前,正是潛伏在神集里面的,他一邊當著國際知名殺手,一邊潛伏在神集之中,一次情報人員被捕導致他必須撤退,最終換了呂樹出去。

    幽明羽在神集里面沒有白白浪費時間,而是瘋狂的接納著神集的一些修行法門,比如身體術。

    這次來的四名覺醒者奴隸統統都是c級,實力強悍。

    可是他們沒想到,幽明羽這一刻展現出來的速度分明已經達到了b級的水準,甚至還是b級較高水準的層次。

    一場圍獵來的突然,可是實力便是修行者面對一切危機的根本。

    四名c級,就算他們配合的再天衣無縫,也殺不掉b級!

    僅僅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幽明羽便沖到兩名覺醒者面前,手中的刀如同紫色的閃電一般劃過,硬生生從對方兩人脖頸上帶出一抹鮮血!

    秒殺!

    幽明羽身后的兩個人已經趕到,小小的地鐵站內溫度急劇升高,幽明羽甚至都聞到了自己頭發因為高溫而微微卷曲的焦糊味,有火系覺醒者!

    他將手中短刀投擲而出,竟是直接將那名火系覺醒者的脖頸從正面洞穿,對方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

    下一刻短刀竟然飛了回來,從第四名奴隸背后穿透而出!

    可是就在紫色短刀即將回到幽明羽手中時,忽然有人從頭頂的天花板上彈射下來,速度比幽明羽還要快!

    若說剛才幽明羽展現出來的已經是b級高階的實力了,那么這個人還要比幽明羽更快一線!

    那人竟先了幽明羽一步接住了那柄紫色短刀,然后下一刻便抵在了幽明羽的脖子上,來者是個中年男子,他笑道:“實力不錯,沒想到這么晚了還能碰到你這種大奴隸,接受印記,或者死。”

    這時候中年男子忽然將手指點在幽明羽的手背上,幽明羽像是察覺到什么似的,他感覺自己的意志中像是被加入了什么東西,而這東西可能會讓他失去自由!

    成了!中年男子的嘴角出現了笑意,雖然損失了四個奴隸,可是收獲幽明羽卻能讓人趕到驚喜!

    然而下一刻他忽然感覺自己胸口一涼,他難以置信的看著自己胸口上殷出的鮮血:“你為什么能對我動手?”

    中年男子看著面前的幽明羽面孔扭曲,仿佛正在承受著極大的痛苦,中年男子當然明白,這是用意志來解除奴隸印記的痛苦,而對方竟然能在接受奴隸印記后迅速解除!?

    他有點想不明白這是發生了什么,只知道自己似乎碰到了極不可思議的事情,他猜想過雙方可能有一場大戰,但是他身為呂宙人戰斗經驗遠比地球人豐富,也猜想過對方可能會直接放棄抵抗。

    但是唯獨沒想到對方能夠掙脫奴隸印記,太意外了!

    面目扭曲的幽明羽忽然咬牙切齒的說道:“好爽!”

    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卒。

    當幽明羽遇到這群人的時候,內心里就已經笑的合不攏腿了!

    他從來就不會怕什么奴隸印記帶來的痛苦!

    ……

    補昨天的一更,我去休息了,大家晚安!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