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大王饒命 > 1226、陳祖安的決定(第三更)
    陳祖安非常理解陳家的想法,如今陳家老一輩正在逐漸退出家族的舞臺,而他四叔則是新生代里最強勢的一個。

    靈氣復蘇時代所有人都已經意識到了修行界是多么的重要,尤其是在呂宙出現之后,大家都透過那些戰俘看到了一個完整的修行文明。

    那個文明里強者便是一切的主宰,尋常人根本毫無還手之力。

    以前雇傭兵執行斬首任務需要縝密的計劃,需要A計劃、B計劃,可是個體強大之后就不一樣了,只需要一路平推就好。

    所以所有家族都在思變,國內的家族都希望自己能在天羅地網中占有一席之地,可偏偏聶廷把持著天羅地網嚴防死守、滴水不漏,搞得大家根本沒有辦法。

    陳家有個最大的優勢是陳百里身為天羅,必然有著很大的主動權。

    可是偏偏陳百里不屑于玩這些勾心斗角爭名奪利的東西,到現在陳老爺子連處私人房產都沒有,這你能指望他有什么世俗欲望?

    陳祖安的四叔也去跟陳百里談過,希望陳百里能夠幫助陳家延續輝煌,但陳百里僅僅是幫家里獲得了一些資源后便不管不問了,在他看來給太多資源反而是在害年輕人。

    尤其是最近陳家出了兩個年輕人,也就是陳祖安的堂弟,竟然在能夠修行以后,在京都當起了大紈绔,天天不務正業。

    修行是他們炫耀的資本,而他們從未把能力當做責任。

    從此以后,陳百里便不怎么過問家里的事情了。

    現在四叔把目光轉向了陳祖安,因為家族里不少人已經意識到,如今的陳祖安,那個曾經被他們忽視的小胖子,其實已經有了在天羅地網內部與陳百里并駕齊驅的實力!

    全國才有幾個一品高手?十一個天羅里面都還有好幾個不是一品呢,現在陳祖安絕對有了競爭天羅席位的能力!

    這讓陳家有了新的野望,他們希望小胖子可以成為新的天羅,并且為陳家獲得一些新時代的籌碼!

    如果呂樹在這里就會發現,其實四叔跟呂宙那些王城豪門的主事人并沒有什么區別,可呂宙人知道,王城豪門里是很難出大宗師的,因為他們心思不夠純粹。

    此時陳祖安已經拒絕了四叔,甚至對方潛臺詞中威脅陳祖安要割裂家族關系都無所謂。

    這讓四叔也感到有些無力,以往很少有家族成員敢于脫離家族,因為他們的一切都得益于家族的供養與資源分配。

    可偏偏陳祖安和陳百里兩個人并沒有獲得太多的家族資源,陳祖安能有如今的成就,可以說更多的是依賴于那位第九天羅。

    第九天羅,其實這才是陳家覺得陳祖安最大的優勢。

    那位傳奇天羅在天羅地網內的地位超然,說是天羅地網的第三人也不為過,甚至外界都無法確認,到底是這位第九天羅更厲害,還是聶廷更厲害一些。

    大家族看問題,許多看問題的方式仍舊還保留著曾經的習慣,船大了不好調頭,他們關注更多的是人際關系,比如陳祖安和呂樹的關系如兄弟一般,陳祖安哪怕現在只是一個二品,也完全值得他們投資與支持。

    只不過沒想到的是陳祖安回絕的如此干脆,對于陳祖安來說他跟著呂樹混久了,便越發覺得過去的一切都像是虛假的繁華,只有自身強大才是真正的強大。

    家族成為了個體的樊籠,那么個體必然會從家族中超脫出來,追求自我。

    四叔慢慢平靜下來:“剛才四叔有點情緒化了,希望你不要介意。”

    陳祖安嘆息道:“四叔,我終于明白你為何能成為這一代的領軍人物了。”

    “我只當你是在夸我,”四叔笑了笑:“不過還是希望你認真考慮一下,家族并沒有給你什么限制,而是要給你提供更多的資源和更廣闊的舞臺,你沒必要拒絕。”

    陳祖安認真的想了許久說道:“四叔,我以前很希望家族認同我,可我現在覺得沒必要了,我自己認同自己就好,樹兄他們認同我就好,我有了新的朋友,新的戰友,在呂宙的空間通道打開時,我忽然覺得就算跟他們死在一起也很值得。”

    “你不必自己去冒險,”四叔拔高的聲調。

    “你可能還不明白我的話,”陳祖安誠懇道:“我愿意與他們并肩作戰,這才是我修行的意義,而不是為了給家族獲取資源而長命百歲。我會去呂宙,不是因為想獲得什么功勛,而是我如今的一切成長都得益于呂樹,他對我來說既像朋友又像老師,我必須去幫他,就像他以前幫我一樣。”

    四叔重新審視著陳祖安,他忽然有點疲憊,某一個時刻他忽然回憶起自己好像也有過這么一個熱血的年紀,那時候一切都很美好,他好像還會親手給女孩寫情書。

    陳祖安說道:“我也送您一句話吧,庸碌者身陷人際關系的囚牢,而清醒著只與自己賽跑。這頓飯我請,雖然工資不多,但是還夠養活自己。”

    說完陳祖安便轉身離去,只留下身后的四叔坐在那里沉思。

    陳祖安走的時候隨手拿了兩根香蕉,結果被服務員阻攔了下來:“先生,自助餐是不可以外帶食物的。”

    陳祖安愣了一下:“你確定嗎?”

    服務員茫然失措:“真的不能拿啊。”

    然后她便看到陳祖安又拐了回去,轉瞬間便吃了十個雞腿和十塊牛排……

    老板在柜臺后面都快氣炸了:“讓他拿著他的香蕉快滾……”

    四叔坐在那里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切,他剛才還在回味著“庸碌者身陷人際關系的囚牢,而清醒著只與自己賽跑”這句話呢,感覺這小胖子現在很有思想啊,話里的含義是那么的發人深省。

    結果轉瞬間過去,小胖子怎么就變成這樣了?!

    四叔莫名其妙的笑了起來,這特么今天過來的時候怎么也不會想到自己親自出馬,竟然會被一個晚輩給教訓了,而這個晚輩竟然還在跟一個小小的自助餐廳賭氣……

    ……

    求月票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