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大王饒命 > 1274、奪旗(第一更)
    將虎營的主帥并不像李涼那樣身先士卒沖在前面,或者說兩方的戰略本身就不同,將虎營是傳統的打仗,而御龍班直則更像是一支特種部隊……

    就是這特種部隊的人數有點多了,實力還有點強。

    現在李涼已經判斷出這將虎營的命門所在,唯一需要做的事情便是奪旗,還有斬首!

    作為原先的政敵他簡直太了解將虎營了,那個剛愎自用的主帥肯定會將指揮權緊緊的握在手里,只要殺了這個主帥,將虎營立馬不攻自潰。

    “黑炭,待會兒你來掩護,我來奪旗!”李涼在通訊頻道里面吼道。

    “好!”李黑炭興高采烈的吼了一嗓子:“你來掩護,我來奪旗!”

    “……”李涼發現這么跟李黑炭交流是行不通的,他再重申了一遍:“李黑炭掩護,李涼奪旗!”

    “奧,”李黑炭的聲音稍微有點沮喪。

    李涼是真的有點看不懂李黑炭了,這是真耿直還是假耿直啊。

    如今內殿直在圍殺大宗師,陳祖安和成秋巧也在那邊,御龍班直里面剩下的一品高手就剩下李涼和李黑炭了,所以李涼還不能把李黑炭撇下,如果說現在的御龍班直是一柄劍,那么李涼和李黑炭便是這柄劍的兩個刃面,有他們在,御龍班直后面的人便能輕松太多!

    將虎營那邊雖然喜歡紙上談兵,并沒有什么實戰經驗,可當下里御龍班直的意圖實在是太明顯了,傻子都知道李涼等人想要斬首!

    鋪天蓋地的將虎營猶如蝗蟲一般朝著御龍班直撲來,可是御龍班直始終像一柄燒熱的劍,一劍便插進了一塊蠟燭之中,將虎營重來的士兵只能不停的變為尸體!

    雖然李涼對將虎營詬病已久,但他不得不承認,若是尋常軍隊被殺成這樣恐怕早就潰敗了,而將虎營現在仍然前仆后繼,悍不畏死!

    印象里將虎營沒有這么厲害啊,一直在西都里面養尊處優沒打過仗的將虎營怎么會有這樣的意志?忽然間李涼愣了一下,他隨手捉住一個將虎營士兵大聲問道:“你們吃了什么藥,竟然這么玩命?”

    只見那將虎營士兵被捉住了都還在努力想要把長刀砍在李涼身上:“我們的家人全被囚禁了,你們不死,他們就得死!”

    李涼沉默了一下然后一劍割斷了對方的脖頸:“戰場就是戰場,這就是你我的宿命!怨不得別人!”

    這一路上尸骸鋪路,李涼知道身后已經血流成河了,他很想回頭看看這一壯闊的場面,可是他還不能回頭!

    踏上這條路,就必須走到底!

    御龍班直就在李涼的身旁,他們忽然感覺李涼有點悲愴,李黑炭推了李涼一下:“想啥呢?”

    李涼沒防備背后冷不丁這么一推差點一個踞趔趴地上,他回頭怒目而視:“兔死狐悲不行嗎?”

    李黑炭眼睛一亮:“這我要跟你說說了,這個詞你用錯了,原意是兔子和狐貍結成聯盟共同對抗獵人,兔子死了狐貍因為失去盟友而悲傷。狐貍是真悲傷。表示對同盟的死亡或不幸而傷心,將虎營跟我們可不是同盟。”

    李涼被噎了半天:“我是讓你來給我普及知識點的嗎?趕緊殺人奪旗!”

    他忽然覺得大王讓李黑炭讀書到底是對還是錯啊……

    此時此刻御龍班直距離將虎營軍旗的位置已經非常靠近了,對方似乎有點慌張,因為軍旗方向的將虎營開始迅速后撤。

    這個最關鍵的時間便能看出將虎營的外強中干了,看似很強大,其實不堪一擊!

    當將虎營的軍旗開始隨著隊伍逃竄時,其余的將虎營士兵便開始迷茫了,因為他們不知道該做什么!

    只不過這時候李涼發現,終究還是李黑炭要更靠近將虎營令旗一些,他忽然改變的作戰計劃,在通訊頻道里面吼道:“黑炭你來奪旗,我掩護你!千萬不要硬敵,對方一品高手一定多于兩名!”

    剎那間李涼便帶人頂上了周圍的所有壓力,不讓李黑炭有任何的后顧之憂!

    李黑炭轟的一聲便飛到了軍旗附近將對方一群人給撞的人仰馬翻,這撼山鎧仿佛天生就是給李黑炭這種莽夫準備的一樣,如虎添翼!

    將虎營這邊不管是士兵還是主帥都慌了,生死當頭他們哪還有心思管軍旗啊?

    李涼看到這一幕便松了口氣,穩了!

    然而下一刻,李涼忽然看到李黑炭竟然硬生生將軍旗奪了過去,然后轉頭就跑。將虎營主帥愣了一下便意識到軍旗的重要性,這不行啊,讓這黑貨扛著旗亂跑下去整個將虎營的布局都亂了,因為大家都是看令旗行事的!

    這一想他就慌了趕緊帶人去追。

    李涼愣了半晌,奪旗通常來講只是一個形容詞,就是說要把對方的軍旗給奪過來毀掉,而不是像李黑炭這樣奪了趕緊跑……

    當然李黑炭肯定不認同李涼的觀點,他覺得字面上來講,他才是“真·奪旗”!

    可是你要人家軍旗干嘛使啊!!!

    于是場面忽然就混亂起來了,李黑炭一個人在前面扛旗跑著像是馬拉松運動員似的,而后面一大群人跟著跑,西都第一屆馬拉松運動會就這么毫無防備的開始了。

    呂樹看到這一幕的時候都氣笑了,不過他很快就發現,原本布局在西都城內還有大半的將虎營忽然開始亂了起來,這些人是埋伏著準備襲殺御龍班直的,結果他們也不知道軍旗被奪走了,現在軍旗一動,他們也跟著動了起來。

    有隱藏在屋舍頂上的將虎營觀察這外面,因為城中視野被房屋遮擋的緣故所以看不清狀況,只能看到巷子間一面高出屋頂的軍旗在快速移動著。

    有人小聲商量道:“這軍旗移動的方向太古怪了,不會是軍旗被奪了吧?”

    有人搖頭道:“誰奪旗了會把軍旗留著啊,不可能的,咱們別隱藏了趕緊跟上,這是沖鋒的旗令!”

    呂樹給呂小魚使了個眼色,既然埋伏的人都動了,那就正好把他們給一網打盡。

    說實話將虎營那些埋伏著的士兵真沒想到會有人奪旗之后到處亂跑的,一般情況下奪旗之后就會毀掉了啊!
彩票开奖结果